去美元化浪潮下的博弈

2022-08-02 09:23:23作者:梁海明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香港一直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最佳实验区,也是布局离岸人民币中心的最佳地点之一,肩负着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使命。
 
美联储近期频频加息,严重影响各国经济。为此,全球又掀起一波“去美元化”的潮流,更有不少国家呼吁,须加快国际金融体系重塑进程、打破美元霸权地位。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如何在本轮去美元化浪潮中免受冲击,乃至能够从中受益,值得各方关注和探讨。
 
俄乌冲突以来,全球又掀起了一波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规模的去美元化潮流。究其原因,除了众所周知的原因:包括俄罗斯带头去美元化、美国对俄金融制裁及冻结外汇,令很多国家开始对美国将美元武器化感到忧虑,笔者相信还有以下四个因素推动了当前的去美元化加速趋势:
 
霸权主义威信尽失
 
其一,美联储又开始激进加息,进一步引爆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危机。近期斯里兰卡、土耳其、埃及、突尼斯、衣索比亚、巴基斯坦、加纳和萨尔瓦多等债务沉重的国家,已经出现或即将出现债务危机,这并非是单独事件。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美联储的超预期加息就导致了拉美国家陷入债务危机,进而造成拉美国家经历了“失去的十年”。
 
当地时间7月27日,美联储宣布加息75个点子,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至2.25至2.5厘之间。随着美联储再次超预期、激进加息,有可能导致更多发展中国家经历“失去的十年”。也因此,不少国家未雨绸缪,加速了去美元化的进程。
 
其二,实力已不如前,美国仍以全球领导者自居,但逐渐被多国抛弃。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美国的外交力量和经济实力逐渐难以支撑其世界一哥地位,尤其是随着欧盟、俄罗斯、中国与新兴国家的崛起。在国际事务中,美国的影响力和决定性作用也同样在减弱,甚至是美国曾经引以为豪的经济也在每况愈下。美国综合实力已大不如前,对全球金融、经济的影响越来越力不从心了,美元对各国的吸引力也因此下降。
 
其三,美国逐渐不被各国信赖。一国货币要成为世界主导货币,归根到底是信任问题。过去,即使美元遭受大量批评,但多数国家仍相信这属于美国的一种“理性的疏忽”,如果最坏的情况发生了,世界上多数国家仍然相信美国政府必会解决难题、渡过难关,这种信任支撑、延续了美元作为世界主导货币很长一段时间。
 
如今,各国对美国的信赖逐渐下降。皆因在国际上,美国愈发横行霸道;而在国内问题上,美国政府愈发手足无措。这也令众多国家开始认识到,并非是美国“理性的疏忽”,而是美国“真正的疏忽”,且出现无力解决的迹象。在各国信赖感逐渐消失的背景下,去美元化的动作也就加速了。
 
其四,把中概股“请离”美国金融市场,也加速了去美元化进程。美国作为国际金融引领者,若能持续、大量汇集全球优质的公司前往美股上市融资,无疑可将国际金融这块饼做大,从而进一步增强美国在国际金融市场的影响力、号召力和领导力。然而,美国政府选择将金融市场武器化,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企业“请离”美股市场,中国企业被动减持美元后,既削弱了美国的国际金融领导地位,也削弱了美元的国际地位。
 
替代货币尚需时日
 
当然,在这波去美元化浪潮中,我们也必须清楚认识到:历史上各国去美元化的尝试有很多,但至今仍谈不上很成功。美元的地位暂时仍难以被彻底撼动,主要有以下因素:
 
其一,美国通过美元来控制世界。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说过一句话:“控制了货币,就能控制全世界的经济。美国不会坐等其他国家的货币威胁到美元的地位,无论是日圆还是欧元,一旦出现取代美元的苗头,都曾被美国狠狠地修理。”
 
美国一直在千方百计维护美元的长久霸权地位。早在2008年环球金融海啸期间,美联储、欧洲、加拿大、英国、瑞士和日本等央行曾经达成一项临时的美元互换协议。当时这项协议的动机,只是为解决外国银行短期内的美元短缺问题、应付金融海啸的袭击,但其后美国将临时协议落实成为永久性协议。根据这份协议,美联储可以随时为上述指定优待的五间外国央行提供美元,此举形同承认美元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具有独一无二的地位。由于国际银行大都倾向以美元借贷,因此只要把这份互换协议永久化,多数外国央行在非常时期也能够提供美元给自己国内的银行。美国就凭此将国际间的“最后贷款人”功能国家化。
 
简而言之,国际间唯一能紧急供应美元流动的来源,唯有美国,唯有美联储,别无分号。对其他国家而言,只有美国想给你美元,你才有美元,美国不给,你抢不了。
 
其二,美元不吃香,各国也同样受损。若各国真有办法去美元化,导致美元失去国际货币的领导地位,即使会令美国政府、金融机构遭遇灾难级的损失,但美元在国际上不再吃香,也会令外国央行及国际投资者急着脱手美元和美元资产,导致美元大幅贬值,大家也会因此蒙受严重亏损。
 
与此同时,外国央行与国际投资者转而疯狂买入欧元、日圆乃至人民币等资产,以取代美元资产,作为自身外汇储备和新的投资目标。这也将造成上述货币汇率大幅升值,出口贸易必遭重挫。届时,相关国家别无选择,很可能会实施严格的资本管制,限制外资购买本国货币和资产。一旦爆发这种金融乱象,全球各国都是受害者。
 
其三,各国愿意大量使用其他货币的诱因暂未出现。要发展为一个可与美元分庭抗礼的全球储备货币,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一是非美货币要思考如何建立足够强大的信用支撑,以提高使用量和流动性;二是既然美国依靠美元推行其金融霸权,那么,其他国家的货币一旦取代美元,未来会否也采取美国的霸权做法,成为另一个“美国”?在新不如旧的心态影响下,愿意改变的国家不多。
 
因此,从目前情况来看,在这一波的去美元化浪潮下,全球货币体系的多元化趋势会更加明确,但若有一种货币在未来能够取代美元在国际上的地位,笔者相信,这种货币应该是超越国家、超越经济联盟、超越政治联盟的体制下,被世界大多数国家认可和使用,才可能长期占据国际市场的主导地位。
 
拓人币产品增港优势
 
对于香港而言,去美元化程度愈严重,对自身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冲击就愈大。在国际金融市场秩序、规则由美国制定及维护的今天,香港既然要享受国际资本、金融市场自由化所带来的好处,也意味着要承受金融自由化所带来的后果。对此,香港特区政府未来需要通过更加关注国际社会去美元化的进展,以此建立并巩固金融“堤防”,且行且珍惜。
 
与此同时,香港需考虑更积极开辟新领域,在维护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同时,发展成为规模更大、业务更多元化的离岸人民币中心,把握各国加快去美元化的契机,向中央政府争取更多的政策。例如,香港可申请在港股通内引入人民币计价,并实施更多互联互通措施。自沪深港通开始,基金互认、深港通、债券通、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等政策相继落地,香港与内地金融的互联互通持续深化。
 
香港一直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最佳实验区,也是布局离岸人民币中心的最佳地点之一,肩负着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使命。当前,香港拥有中国内地以外最庞大的人民币资金池,随着更多的人民币资金沉淀,也有望强化并巩固香港作为离岸人民币理财中心的地位。
 
此外,更多联通两地市场的举措,也能对去美元化浪潮可能导致的潜在地缘政治风险形成对冲。例如,在当前依然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的国际和地缘局势,以及香港金融体系外部政策的不确定性,都可能会对港元和以港元计价的股票产生冲击,而推动人民币计价则有望在一定程度上稳定港股的价格。
 
期待香港能在中央政府支持下,发展成为“华洋兼收并蓄,存贷外汇齐飞,债券股市一色”的国际金融中心。
责任编辑:宫锡曼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