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粮价易涨难跌

2022-05-12 11:46:56作者: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梁中华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国外谷物期货价格指数
 
今年以来,尤其是俄乌问题爆发后,除了油价飙升引发关注以外,全球的农产品价格大涨同样可能产生影响。由于有广阔的黑土地资源,俄罗斯和乌克兰在全球的多种农产品供给中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谷物方面,两国的小麦、大麦年出口总量占到全世界的四分之一,乌克兰还是全球第四大玉米出口国,占比接近15%。食用油方面,俄乌的葵花籽油出口要占到全球的60%以上,菜籽油的出口份额也超过10%。
 
2月下旬以来,供给收紧的预期迅速推动相关农产品价格,而且在低库存、紧供给的背景下,价格波动进一步被放大。谷物中,小麦和玉米价格快速冲高。作为世界四大油脂之一,若俄乌葵油供给出现中断,替代效应下,对豆油和棕榈油的需求也将明显增长。因而植物油价格也出现全面的上涨,尤其是兼具食用油和工业用油属性的棕榈油,最高涨幅在30%左右。
 
在全球粮价上涨的带动下,中国的农产品也出现了一定的涨价压力。3月进口农产品,包括棕榈油、高粱、大豆的价格都比1月的时候出现明显的上涨,除了棕榈油涨幅超20%外,大麦、大豆的进口价涨幅也分别达7.4%、5.1%。国内的农产品现货价也普遍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上涨,今年以来国内大豆和小麦价格涨幅接近10%和15%,豆油(23.3%)和棕榈油(64.3%)的价格涨幅则更加显着。
 
再加上国内疫情对春耕的扰动仍在,中国粮价也将易涨难跌。通常中国的春耕时间在3月-5月,正值本轮疫情的扩散期。而且疫情比较严重的地区主要有吉林和上海,吉林是重要的农业生产地,粮食产量占到全国的接近6%,需要持续关注疫情对农业生产的扰动。
 
从实际情况看,吉林在4月中旬完成了社会面清零,而后全力确保春耕生产序时推进。截至5月2日,吉林全省粮食作物完成播种1416.99万亩,整体播种进度同比快3.82个百分点,势头向好。但从全国货运数据看,主要粮食生产区依然会受到物流、劳动力流动阻滞等的影响,尤其是吉林地区的货运同比虽然降幅达七成,但仍可能抬升生产和运输成本。
 
另外,受去年秋汛影响中国冬小麦大面积晚播,当前整体长势不及上年及常年同期水平,今年冬小麦面临减产压力,市场惜售情绪也推升小麦价格。
 
中国粮食库存充裕,储备粮政策稳价能力仍强。除了较高的自给率外,现阶段中国三大主粮的库存消费比均远高于联合国粮农组织提出的17%-18%安全水平,尤其是两大口粮,小麦和稻谷库存基本相当于一年的国内消费量。配合较强的粮食收储调控能力,主粮价格超预期上涨的可能性很小。
 
所以,考虑到海外通胀的输入以及国内疫情的扰动,中国农产品价格或将易涨难跌,但有储备粮政策的调节,整体涨价压力可控。
 
金融市场面临挑战
 
至于对整体通胀的影响,粮食价格向CPI(消费者物价指数)的传导有两种途径:首先,粮食价格可以直接拉动CPI,但CPI粮食项的权重较低(2022年约占2%),因而粮价上涨对CPI产生的直接扰动较小;其次,作为饲料,粮价上涨会推升生猪养殖成本,进而影响猪肉价格,这将会对CPI产生更明显的作用。
 
猪饲料中的常用粮食成分有玉米、大豆、高粱等,受进口价格上涨的影响,猪粮的价格可能仍将上行,增加养殖户亏损。在持续亏损的影响下,3月能繁母猪加速去化(环比-1.9%),行业产能出清有所提速。节奏上,短期猪价的快速上涨主要是由于部分地区出栏受阻叠加终端消费囤货需求拉动所致,持续性不强,后期或仍将有所回落。不过,笔者预计到三季度生猪供应或有明显下降,届时或有可能看到猪价上行周期的开启,拉动CPI企稳回升。
 
尽管中国受到的影响相对可控,但需要关注粮食涨价可能导致的其他新兴市场风险。全球粮价上涨,像埃及、土耳其、利比亚、黎巴嫩等这些严重依赖从俄乌进口粮食的国家,首当其冲受到影响。一方面这些国家将面临的通胀压力将进一步加剧,3月黎巴嫩CPI同比已经升至200%以上,土耳其也达到70%(4月);另一方面,进口大增也将影响国际收支情况。而且这些新兴市场国家,本就面临着美欧收紧、货币贬值的冲击,外债偿付负担趋于上升。再加上进口支付增加,经济金融市场稳定无疑面对更大挑战。
 
斯里兰卡就是一个先例。截至3月底,斯里兰卡外汇储备仅剩19.3亿美元,无力偿还外债(2021年底短期外债约84亿美元),也无法应对不断涨价的燃料、食品进口支付。今年4月斯里兰卡总统曾一度宣布全国进入公共紧急状态,目前当地也依然处在能源短缺、供电紧张、物资紧张的困境中,民众抗议活动持续发生。
 
责任编辑:宫锡曼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