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胀格局裂变与新生

2022-01-07 09:59:34作者:程实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长期来看,中国一系列政策变化都围绕着“公平正义”的核心要义,兼顾所有人福利最大化、弱势群体最大化和机会均等。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2021年,世界进入新冠疫情常态化的新阶段,新供给冲击成为主导宏观经济演化的主线逻辑,“滞胀”风险逐渐显现。展望2022年,全球“滞胀”格局进一步固化,经济复苏有序推进但难以恢复疫前水平,通胀的延续性和破坏力不容小觑,全球供应链渐进恢复,数字经济加速进化,成为升维竞争的核心要义。尽管新供给冲击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宏观经济环境日益复杂与恶化,短期复苏路径更趋曲折与分化,但长期政策方向却更加清晰。

2021年过去,疫情还未消退,宏观经济形势复杂严峻,全球经济复苏来之不易。展望2022年,全球经济依然深陷新供给冲击引致的“滞胀”泥沼,通胀虽不是恶性的但也不是暂时的,后疫情时代数字经济加速进化,元宇宙将引领思想变革。

全球经济展望:复苏有序推进

我们用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进行测算,在全球191个有统计的经济体里,2020年有84%的经济体GDP总量低于疫情前(2019年),2021年这一数字降低至53%,2022年有望进一步降低至23%,表明复工复产持续在更大范围内获得成效,但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全球仅15个经济体的经济增速高于历史平均增速(1980-2019年),全球93%的经济体经济增长依旧弱于趋势水平。金砖五国2022年经济增速较2021年的下滑程度明显高于主要发达国家,中美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2022年的经济增速都有望达到5%左右。

新冠疫情仍是2022年全球经济面临的最大下行风险,同时也是最大的上行风险,复苏不确定性广泛存在。随着新型变种毒株蔓延,如果新冠疫情出现意料之外的剧烈反复,则新供给冲击可能会掀起第二轮高潮并将延续更长时间,则全球经济会再度陷入困顿。但疫情也有可能突然消失,或随着特效药的面世,全球经济解封,生产要素得以顺畅流动,供应链有望快速修复,将带来经济增长的上行空间。

通胀不是恶性的,但也不是暂时的。2022年全球物价形势依旧复杂且严峻,全球通胀虽非恶性,但也不是暂时的,原因有六:第一,新冠疫情并未根本性终结,全球要素流动依旧受到广泛抑制,供应链紧张对通胀形成的主要作用还将在较长时间内维系;第二,高通胀行业价格水平对全局商品及服务价格的外溢性影响持续存在并悄然增强;第三,前期价格高涨商品的价格并未出现市场预期中的快速回落,高通胀行业的价格刚性有所显现;第四,全球劳动力市场呈现出劳动参与率下降、结构性短缺和摩擦性失业并存的复杂格局,工资上升可能与物价上涨形成正反馈螺旋,进而持续推动通胀上行;第五,通胀预期已然形成并呈现出自我强化的微观特征;第六,全球保护主义、孤岛主义和民粹主义的盛行带来了广泛的不确定性,地缘政治动荡则加大了能源价格的波动性,通胀长期化可能性由此上升。

后疫情时代,掌握数字经济主导权已经成为升维竞争的核心要义,数字经济实体化与虚拟现实“双循环”的进化趋势在2022年将继续强化,全球数字经济的发展重心将聚焦于数字要素驱动业与数字化效率提升业。从供给侧看,数字经济的实体化将推动产业数字化进入从量变到质变的阶段,产业数字化向第一、二产业渗透,利好对农业、工业进行全方位、全链条改造的数字化效率提升业。从需求侧看,对数字商品的需求显着提升,利好涉及数字内容创建与确权的数字要素驱动业。

虚拟现实的“双循环”将打开数字商品的增长空间,虽然数字商品并非首次出现,但NFT(非同质化代币)与元宇宙分别对应数字世界生产关系与生产力的升级,赋予了数字商品新的价值源泉:一方面,NFT通过确认数字商品的产权与所有权,让原本支持无限覆制的数字商品具备了稀缺性;另一方面,元宇宙在传承了人类在现实世界中的认知规律与情感变化的同时超脱于现实世界,通过再造一个虚拟平行世界,孕育出商业线上重做的广阔市场,以此释放数字经济新的生命力,市场潜力不容忽视。

全球政策展望:政策搭配发力

对于全球宏观政策制定者和执行者而言,新供给冲击既带来了贯彻“传统智慧”的两难,也产生了破局意义的倒逼效应,敦促全球宏观政策跳出菲利普斯曲线的束缚,从一个更高的层次和更广的维度去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巨大挑战。

面对百年一遇的公共卫生危机和已有前车之鉴的新供给冲击,全球政策调控的方向反而变得更加明确,注重政策搭配发力。第一,应对新冠疫情的直接纾困政策与应对大宗商品价格非理性上涨的管控政策具有较高的短期优先级。第二,全球财政政策从政策指派看将更注重于呵护经济复苏动能,整体更注重刺激力度与可持续性的长期平衡。第三,全球货币政策从政策指派看将更趋关注长期物价稳定,非常规政策的退出是确定性的政策方向,一旦新冠疫情防控取得决定性的成果,货币政策的正常化节奏将显着加快。第四,全球需求侧政策的重心将继续从宏观向微观倾斜,而供给侧政策的长期重要性正逐步超出需求侧政策。第五,长期政策将更加聚焦于提升全要素生产率,从凯恩斯主义转向长期实用主义。

短期内,美国经济压力重心在“胀”,美联储宏观政策的核心特点是“政策方向不容置疑,变盘时点相机抉择,政策搭配环环相扣,前瞻指引相对模糊,政策变频逐步加快”。首先,美联储渐次收紧的政策方向毫无疑问,通胀的非临时性使得美联储加快缩减资产购买的步伐,随后将迅速开启加息政策,2022年预计加息三次。其次,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时序安排井然有序,政策变盘的具体选择都已在计划之中,美联储未来需要进一步讨论并明确的是每一步展开的时点,而时点选择将受到复苏进程和全球局势不确定性的干扰。

从前瞻指引的角度看,美联储采取了一种更趋温和的形势,以避免政策变盘造成较大市场波动和经济预期变化,针对加息的预期管理仍将是谨慎且相机性的。值得注意的是,美联储政策变盘虽然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变化的频率可能会逐步加快,变化的力度可能也会逐步加大,新供给冲击之下,美联储的行动将比言语更为坚决和高效。长期来看,“拜登经济学”将注重通过税收调整和激励变化改善美国两极分化问题、缓解民粹主义,进而激发美国微观创造力并保持美国霸权优势。

当前,中国经济“滞”的紧迫性相对更高,宏观调控将以“积极财政政策+灵活货币政策+高效结构性政策”为主要内容。财政政策有望加力,通过刺激基建投资增长来帮助经济增长动能的自然转换,进而为守住增长底线创造条件;灵活的货币政策则将“以我为主、稳字当头”,保持“松紧适度”,基准利率和流动性总闸口不松,防止通胀压力持续自我强化,降准政策和普惠金融政策不紧,继续为受供给冲击影响较大的中小微企业有效输血;结构性政策则通过乡村振兴、反垄断、税收优化、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等不同路径促进效率和公平的协同,夯实经济复苏的产业基础、行业基础、环境基础和民生基础。此外,中国将更重视跨周期框架下宏观政策对经济运行的影响,考虑释放中长期政策空间和维护经济长期的稳定性,这意味着在跨周期政策框架下传统宏观政策放松时不会过松,收紧时不会过紧。

长期来看,中国一系列政策变化都围绕着“公平正义”的核心要义,公平兼顾所有人福利最大化、弱势群体最大化和机会均等,正义则包含人民标尺、科技至上和人类大同三重内涵,在共同富裕、双循环、碳达峰、碳中和等新理念的引导下,中国经济有望于减速增质的过程中行稳致远。

责任编辑:宫锡曼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