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释放政策纠偏信号

2021-11-19 09:19:46作者:清 和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分析指,拜登的激进政策加剧了美国供给与需求失衡,严重扭曲了进出口,问题集中在港口爆发。\美联社

在当前这个时期,两国最高领导人进行视频会晤,是中美关系转圜的重要契机。

拜登上任美国总统不到一年,国内支持率一直下滑。11月14日的一项新民调显示,拜登的支持率已降至新低,只有41%。近期美国不少州的州长、检察长和议员席位正在改选,共和党掀起了“翻红”浪潮。共和党夺取了民主党的铁盘弗吉尼亚州,赢得州长、检察长和议员席位。在新泽西州,民主党选情颇为被动,共和党的优势在扩大,并拿下了一个议员席位。

本轮州级别的改选,被视为对拜登执政近一年的检阅,也是明年中期选举的晴雨表。如果拜登不做出改变,任由当前的选情形势恶化,民主党大概率输掉明年的中期选举。如此,拜登将重走奥巴马的老路,成为“跛脚鸭”总统。

讨好党内建制势力

拜登的支持率为何快速下滑?从一些“叛变”的选民口中,可以提炼出一个重要的原因:“拜登太左了”。民主党分为激进派、进步派、温和派和建制派,拜登属于温和派,同时也代表建制派利益。2020年大选时,拜登实施了有效的竞选策略,并借助竞选搭档卡玛拉.哈里斯,提出了警察治理、收入保障、最低工资、气候变化、同性恋法案、保障人权等偏左议题,拉拢了进步派、激进派选民。

换言之,温和派和建制派是拜登的稳定票仓,激进派和进步派是边际选民,最后拜登靠边际选民的支持获胜。今年上台后,拜登首要任务是稳住激进派和进步派,采取偏左的激进政策,如大规模的家庭补贴,支持警察治理和同性恋法案,为非法移民争取权利,大搞气候政治和推行“绿色新政”。在国际上,拜登匆忙从阿富汗撤军,被共和党和美国人抨击为“西贡时刻”,这让他丢掉了不少选民;同时,拜登联合欧洲国家采取强硬的外交政策。

拜登偏左的激进政策,满足了进步派、激进派的胃口,但让传统票仓的温和派和建制派感到失望。在意识形态上,这部分选民认为,激进的观念、政策和运动正在毁掉美国的秩序,让国家陷入分裂和不安。在经济上,拜登执政以来通胀率持续攀升,削弱了民众的购买力和家庭收入,推高了资本市场的风险。美国联邦政府劳工部11月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10月份消费物价指数(CPI)同比增长6.2%,创下三十一年来新高。

通胀率的上升与拜登的激进政策有关:

在供给端,由于全球疫情泛滥,能源供应紧张,拜登还打击传统化石能源,停掉了页岩气补贴,限制新的油井开发,以气候变化为名大量补贴新能源势力。但新能源势力不堪大任,导致能源供应青黄不接,石油、天然气和电力价格飙升,进一步抬高了商品价格。

在需求端,拜登大规模扩张财政,给予家庭大量的补贴,在就业低迷的情况下人为地制造了旺盛的需求。全球供应链原本处于紧张状态,需求端的强刺激引发了美国供应链危机。在美国三大港口,无处安放的集装箱堵死了港口腹地,大量的货轮缓慢排队进港,出现了“大堵船”。换言之,源源不断的商品漂洋过海到了美国港口,但是卡在了“最后一公里”,美国超市甚至出现了一些商品短缺。

所以,拜登的激进政策加剧了美国供给与需求的失衡,严重扭曲了进出口,问题集中在港口爆发。2021年1月至5月,美国进口总额为11365.47亿美元,出口总额为6967.946亿美元,贸易赤字达到4397.524亿美元。由于中国实施“清零”政策,国内疫情控制得好,对美国出口量大增。今年上半年,中国在美国海运进口业务中所占份额达到42%左右。

美国对中国大规模的贸易逆差最终导致进出口集装箱吞吐量严重失衡。从2020年下半年到今年7月,休斯敦港、弗吉尼亚港、长滩港的进口集装箱吞吐总量持续大于出口集装箱吞吐总量。如今,这一差额已接近三倍。这直接导致全球航运和集装箱的效率下降,大量货船抵达美国三大港口卸货后空船返航,大量集装箱堆积滞留在美国。按照美国当地法律,集装箱不能堆高,加上卡车和卸货工人不足,港口腹地被集装箱堵死。货船和集装箱周转率下降,导致航运价格和集装箱租赁价格大涨,进一步推高了终端商品价格。

缓解国内通胀压力

拜登激进的政策讨好了进步派、激进派,但是正在制造经济灾难。弗吉尼亚州改选失利警示他必须做出改变──政策从左向温和转变,以挽回温和派和建制派的支持。

内政方面,此前众议院通过价值3.5万亿美元的预算案,民主党内部就出现严重分歧。这项涵盖大量涉及社会福利与气候变化支出的法案,是由民主党进步派的重要人物伯尼.桑德斯撰写,是进步派的主要诉求之一。但是,乔什.戈特海默为首的九名温和派众议员公开反对。他们认为,该法案过度庞大,应该考虑共和党的支持,循序渐进,先通过基建法案。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不得不妥协,承诺基建法案将于9月27日之前完成投票。近期,两党通过了基建法案,更大规模的社会支出法案被推后。这是拜登为了团结党内温和派的一种妥协。

外交方面,拜登意识到需要改善与中国的关系。拜登政府对中国外交政策是“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拜登左手发对抗牌,满足激进派、进步派在政治、军事及意识形态上的诉求;右手发竞争与合作牌,满足温和派、建制派在国际经贸上的诉求。上半年,拜登急于巩固政治权力,讨好激进派、进步派,对中国出的是政治对抗牌,在涉台、涉港、涉疆及疫情溯源上“斗狠”。但如果中美外交僵局迟迟不破,甚至日渐恶化,那么温和派、建制派的铁杆票仓定然对拜登政府不满。

如今,美国通胀持续上升、供应链紧张,进一步促使拜登对中国的外交向右转变。就在“习拜会”前,美国二十四家商会和行业协会,联名致信美国政府高级别贸易官员,敦促拜登政府降低对中国商品的关税,扩大进口关税豁免范围。美国商会是美国建制派的核心力量,是中美关系的重要桥梁。今年9月,美国华尔街重要人物、前高盛亚洲区总裁桑顿在中国进行了为期六周的访问。他作为美国建制派的代表,在中国会见了中方高层。桑顿访华之旅被外界称为中美关系破冰之旅,因此也被称为新版“基辛格访华”。

接下来,“晚舟归来”是中美关系转变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与此同时,中国与美国在国际气候议题上达成了更多的共识。11月10日,中国和美国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COP26)期间发布《中美关于在21世纪20年代强化气候行动的格拉斯哥联合宣言》。中美格拉斯哥联合宣言是一次久违的“联手”,进一步推动了中美关系的转变。

近期,中美议题回归到更加务实、稳定、分歧更小的贸易谈判上。美国贸易代表与中国贸易代表进行了多次对话,双方也都在采取有效的行动。中国石化与美国维吉液化天然气公司(Venture Global LNG)共同签署了一项为期二十年,每年供应400万吨液化天然气的(LNG)长期采购协议。受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中美之间长期没有新增的天然气贸易。这份协议是中美贸易缓和的信号,也帮助中国加速完成中美此前签署的第一份贸易协议的采购份额,以进一步推动第二轮贸易谈判。美国财政部长耶伦也表示,美国愿意审议并考虑降低特朗普此前针对中国实施的关税。虽然耶伦认为美国当前的通胀是暂时的,但是她也认同“调整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有助于缓解通胀压力”。

事实上,如今是中美关系转圜的重要契机。与中国改善关系,拜登可以尽可能地挽回建制派的信任,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供应链紧张、商品短缺和通胀压力。拜登对中国政策的调整是否会遭到激进派和温和派的反对?这是必然的,但是拜登需要平衡。对中国,拜登前期务虚,打政治牌,后期务实,打经济牌;经济上合作与政治上对抗将长期并存、且相互影响。此次“习拜会”可能为接下来的贸易谈判铺平道路。

责任编辑:宫锡曼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