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如何打破外交僵局?

2021-07-28 09:51:08作者:清和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后疫情时代,重启经贸谈判,重拾经贸压舱石,中美外交僵局才能真正破局。

2021年7月25日至26日期间,美国副国务卿舍曼访华,在天津与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会谈。26日下午,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会见了舍曼,向美方明确了“三条底线”。舍曼此行备受外界关注,被认为是为两国元首在两个月后的二十国集团峰会铺路。但是,双方天津会谈上呈现的分歧巨大,中方提出两份清单,美方则特别提到香港、新疆等敏感问题,两国尚未打破外交僵局。

新冠疫情爆发后,全球思潮极速左转,大大增加了中美两国在诸多敏感问题上的对立。政治与军事上的冲突,动摇了两国过去几十年共同构建的经贸压舱石。

拜登在2020年大选中获胜,受益于美国左转思潮。作为民主党建制派代表,拜登的传统票仓是华尔街、跨国公司、美国商会、硅谷科技企业以及互联网社交媒体。民主党建制派的铁盘州,在金融及跨国巨头云集的纽约州,以及互联网及科技巨头集中的加利福尼亚州。本轮大选,截至2020年9月份的数据显示,华尔街券商给拜登的募捐金额高达5110万美元,向特朗普只捐了1050万美元,相差五倍。不过,民主党进步派的传统票仓主要是黑人、少数裔、中低收入者,以及高校左派知识分子,主要在摇摆州。

全球思潮左转 中美破局难

2008年金融危机后,民主党的建制派与进步派分歧严重。2016年,一些进步派选民抛弃建制派的希拉里,导致民主党丢掉了当年的总统大选。

不过,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全球思潮迅速左转,给了建制派团结进步派的机会。特朗普政府对疫情控制不力,疫情迅速冲击了美国的社会秩序,很多人失去了生命、家人和工作。这触发了一种不安定的社会情绪,求生欲望、生活保障以及公平需求推动社会思潮迅速左转。

拜登趁机拉拢进步派,提出抗击疫情、保障就业、消除不平等等保障性措施。他提名卡玛拉.哈里斯为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哈里斯,是一名拥有黑人和亚裔血统的女性参议员,其身上包含了种族、少数裔和女性,三大左派思潮的核心标签。最后,拜登依靠摇摆州选民的支持,击败了特朗普。所以,拜登上任后的首要目标是巩固政治权力。拜登,不担心建制派的铁盘,关键是要安抚好进步派选民。本轮大选,拜登还深陷“邮寄选票欺诈门”,发生地主要在摇摆州。拜登亟需安抚凌乱的人心、堵住悠悠之口。对内,推出了1.9万亿美元刺激方案,向多数美国家庭及失业家庭发放现金补贴。对外,打破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外交,重塑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力,同时联合西方国家共同遏制中国。

拜登政府的前期外交政策,定然受到进步派及左派思潮的干扰。在对中国的外交上,拜登政府会更加对立与对抗,重点在政治、军事以及意识形态上的分歧与冲突,经贸问题被弱化、边缘化。为什么?

美国进步派选民在中美经贸合作乃至经济全球化中的利益较少,他们不关注经贸关系,倾向于政治、军事及意识形态关系。但是,美国进步派及左派思潮,坚持的政治立场及价值观,与中国出现严重对立。

不管是上次阿拉斯加会谈,还是这次天津会谈,美方都直接提出诸多敏感的政治、军事及意识形态问题,如香港、新疆、西藏、新冠溯源、媒体和新闻自由。美国副国务卿舍曼在天津提出,美国对北京在网络空间、台湾海峡、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行为表达关切。

在天津会谈上,中方的立场强硬且明确。外长王毅向美方明确了三条底线:“美国不得挑战、诋毁甚至试图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制度”,“美国不得试图阻挠甚至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美国不得侵犯中国国家主权,更不能破坏中国领土完整”。同时,谢锋提出了两份清单:一份是要求美方纠正其错误对华政策和言行的清单,一份是中方关切的重点个案清单。第一份清单所列举的16项,如中方敦促美方无条件撤销对中共党员及家属的签证限制,第二份清单所列举的10项,如中国部分留学生赴美签证遭拒,基本属于政治、外交范畴。

这两次会谈,中美双方都努力守住军事冲突的底线,但政治、军事及意识形态上的分歧与对立,成为外交的核心主题,也是成为难解之题。在天津会谈后,舍曼推特上写道:“美国和我们的盟友及伙伴将永远扞卫我们的价值观。”经贸曾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但如今在两国的外交框架中被严重边缘化。

宜借后疫情之机 重启贸谈

此前,美国财政部长耶伦似乎给中美贸易“吹风”,她表示,特朗普政府达成的中美贸易协定未能解决两国之间的根本问题,而仍然存在的关税“伤害了美国消费者”。市场猜测,中美双方有没有可能率先在经贸上破局?有没有可能在年内重启中美经贸谈判,甚至取消此前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阿拉斯加会谈和天津会谈,双方都未能找到实质性突破口。但是,谈总比不谈好。其实,中美两国政府均有接触、谈判的需求,均有降低对立、重启经贸合作的需求。为什么?

美国方面,拜登政府上台仅半年,其内政外交的目的均在巩固政治权力。在中国外交上的政治、军事及意识形态分歧,主要受制于进步派选民及左转思潮。但是,民主党建制派的铁杆票仓,即华尔街、跨国公司、美国商会、硅谷科技企业以及互联网社交媒体,他们在中美经贸关系上的利益重大。如果中美外交僵局迟迟不破,甚至日渐恶化,那么建制派的铁杆票仓定然对拜登政府不满。

拜登政府在对中国的外交问题上试图统筹建制派与进步派的矛盾,提出“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对抗满足进步派在政治、军事及意识形态上的诉求,竞争与合作满足建制派在经贸上国际合作与竞争的诉求。

不过,中方对此不买账,谢锋指出,拜登政府的“三分法”就是遏制打压中国的“障眼法”。对抗遏制是本质,合作是权宜之计,竞争是话语陷阱。有求于中方时就要求合作,在自以为有优势的领域就脱鈎断供、封锁制裁,为了遏制中国,冲突对抗也在所不惜。

双方如此僵持下去,拜登政府来自建制派铁杆票仓的压力越来越大。另外,今年美国经济不均衡复苏,通胀率迅速上涨,但就业提振不足。重启中美贸易谈判,解除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可以降低缓解美国的通胀压力,同时还可以粉碎特朗普的政治遗产。

经贸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是两国分歧最少、共识最多、了解最深的领域。在过去几十年,双方在外贸与投资的合作有着广泛、持久、深厚的基础。九十年代,中美陷入外交困局,美国商会促使美国政府改善与中方的关系。破局的关键,在中美及全球对新冠疫情的有效控制。尽快控制全球疫情,经济逐渐复苏,各国打开国门,资讯、人员、资本流通,才能遏制全球左转思潮。尽管民主党作为左派政党,但是社会思潮极左化,对建制派不利。控制疫情和提振经济,作为拜登政府的政绩,可巩固政治权力,稳住进步派势力。

后疫情时代,国门重开,清风徐来,外交转盘才能东移。下半年,拜登政府应该借此机会逐步调整对华外交政策,适度降低政治、军事以及意识形态上的权重,给贸易谈判腾出空间。重启经贸谈判,重拾经贸压舱石,中美外交僵局才能真正破局。

责任编辑:宫锡曼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