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暴雨冲击秋粮生产

2021-07-27 11:09:24作者:梅新育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2013-2020年中国粮食产量分布

随着河南超级暴雨蔓延到邻近的河北等省份,用“河南暴雨”名称已经不足以准确表述这场雨灾,用“华北暴雨”一词表述更为精准。那么,这场超级暴雨对中国经济与民生的最大冲击会是什么呢?

整理2020年全国十三个粮食产量2000万吨以上的省份数据,从中可知,河南与邻近的山东、安徽、河北四省均为中国名列前茅的粮食生产大省,2020年粮食产量分别为6525.8万吨、5446.8万吨、4019.2万吨和3795.9万吨,在全国总产量中占比分别为9.7%、8.1%、6.0%和5.7%,粮食产量全国排名分别为第二、三、四、六名。与其他粮食生产与出口大国相比,四省粮食产量均可抵得上一个海外粮食生产与出口大国。也因此,河南与山东、河北、安徽四省粮食生产若有重大闪失,国际市场很难弥补由此产生的粮食供求缺口,甚至根本就不可能。

整理2021年九个夏粮产量400万吨以上的省份数据,可以看出,在夏粮生产中,河南、山东、安徽、河北四省地位更为重要,依次包揽全国夏粮产量前四名。仅河南一省,今年夏粮产量就占全国夏粮总产量的26.1%,相当于2020年全国粮食总产量的5.7%;四省今年夏粮产量合计9623万吨,占全国今年夏粮总产的66%,相当于2020年全国粮食总产量的14.4%。河南及山东、安徽、河北四省夏粮生产若因这场超级暴雨而“泡汤”,对全国今年夏粮供给堪称灭顶之灾。

幸运的是,这场超级雨灾发生在河南及山东、河北、安徽、湖北、陕西等邻近粮食生产大省夏粮收割基本完成之后,因此尚不至于直接冲击中国夏粮生产中对雨灾最脆弱的收割环节,但对夏粮生产、供给全局中的加工、储运等环节仍然有可能产生严重损害。

7月14日,国家统计局发布《国家统计局关于2021年夏粮产量数据的公告》,彼时全国夏粮只有甘肃、宁夏、新疆部分地区小麦收获尚未完成;7月17日,横扫河南全省、波及邻省的超级暴雨袭来,已是国家统计局发布夏粮产量数据后第三天。因此,这场暴雨对河南和山东、安徽、河北四省小麦收割应该没有直接影响,但收割之后的晒乾、收储等工序不可避免要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特别是农户自家储藏、尚未交售的粮食,他们的收储设施能否经得起这场超级暴雨的冲击,令人担忧。

因此,就当下而言,防范这场雨灾影响粮食安全,重点应该是收储等设施,特别是尚在农户自家收储之中的粮食。如有受潮等损失,需尽快补救。此外,华北及黄淮海平原雨季集中于每年“七下八上”,亦即还要延续近一个月,河南暴雨也向相邻其他产粮大省发出了警报。特别是山东、安徽、河北、江苏等省,它们迄今在这场暴雨中受灾较小,或者没有直接受灾,但在未来的一个月呢?

结合上半年全国降水及自然灾害总体情况,这场暴雨有可能从多个方面损害秋粮生产,特别是南方秋粮生产,对此需要给予足够警惕防范。

首当其冲的是灾区田间尚在生长期的秋粮作物,受损程度几何?由于暴雨区早已不限于河南,而是蔓延到了邻省部分地区,且雨季还要延续近一个月,秋粮作物遭受暴雨损害的灾区还会继续扩大。不仅如此,中国南北方降水往往存在“跷跷板效应”,一方涝则另一方旱;去年年底至今年上半年,南方偏旱而北方降水偏多,河南发生这场雨灾,是否意味着下半年南方旱情将进一步加重?如果是这样,对南方秋粮生产影响程度如何?

根据应急管理部发布的《2020年全国自然灾害基本情况》和《2021年上半年全国自然灾害情况》等报告来看,2020年底开始的南方局地旱情在今年上半年进一步发展。去年底以来,云南大部、江南南部、华南等地降水量比常年同期偏少二至五成,且南方大部气温较常年偏高。上半年全国共发生二十次强降水过程,面降水量253毫米,比常年同期偏少8%,华南前汛期比常年偏晚二十天,东北西北部和南部、西北部分地区、黄淮东部等地比常年偏多三至七成,华南南部及云南西部、四川西南部等地则比常年偏少三至五成。

总体而言,上半年干旱灾害累计造成云南、广东、浙江、江西等十四省区533.5万人受灾,121.4万人因旱需生活救助,农作物受灾面积43.13万公顷,直接经济损失26.2亿元。在此基础上,如果河南暴雨导致南方旱情进一步显着加重,那么对中国秋粮生产的影响就有可能上升到相当程度了。

责任编辑:宫锡曼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