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港金融服務在“一帶一路”中的定位

2020-01-21 14:34:50文匯網作者:李炳涛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李炳涛 光大新鸿基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
 
今年4月,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在北京举行。两年前,第一届高峰论坛举行前夕,我曾浅析过“一带一路”战略中香港的角色与定位。暌违两年再谈此题,尤其是聚焦香港金融服务在“一带一路”的定位,最大的感触是“一变一不变”。不变的是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变的是由於粤港澳大湾区规划而带来的全新格局。
 
习主席在“一带一路”建设5周年座谈会上曾提出,“一带一路”建设要从谋篇布局的“大写意”转入精耕细作的“工笔画”。2019年《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下称“大湾区发展纲要”)正式出台,其中明确了“发挥香港在金融领域的引领带动作用,巩固和提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打造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投融资平台”的表述。作为长居香港又投身金融的一分子,下面我从自身所见所感来谈谈所谓的“一变一不变”。
 
港具考量国别风险功能
 
香港始终是全球重要金融中心之一,香港交易所也在今年公布的战略规划中表示港交所的新愿景是成为国际领先的亚洲时区交易所,连接内地与世界。尽管近期香港经济和时局有所震荡,但是香港交易所仍然在12月19日发布公告,2019年港交所预计将再登全球首次公开集资排名榜首,为10年来第六度夺冠,充分彰显了香港的国际公信力和良好的金融大环境。
 
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尤其在金融领域,香港作为国别风险控制阀、信息交汇集中地和资源配置调拨器的功能是不变的。
 
“一带一路”建设转眼已过六年,沿线国家超过66个,截至2019年3月底,中国政府已与125个国家和29个国际组织签署173份合作文件。多样化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等情况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在对“一带一路”地区投资过程中的国别风险。香港作为多元文化融通的中心,也汇集了各类不同背景的金融机构。香港地近东南亚,又有三文两语的文化优势做桥梁,相对其他境内金融机构而言,积累了更多与“一带一路”地区政府和企业打交道的经验,更有机会熟悉当地风土,积累风险数据和有市场针对性的人才,香港的声音与意见应当成为考量国别风险的重要依据。
 
香港具有高度发达、自由的信息网络,同时也是金融科技(Fintech)所青睐的土壤。在金融服务中,信息撮合是一个重要的环节,在港金融企业应当充分利用自身优势,收集整合“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的经济发展需求,关注中国境内的产业结构调整和供给,实现信息交互和配对。
 
就在上个月,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国资委及香港中企协合办的“一带一路:由香港进──金融服务及营商交流会”顺利举行,会上提出香港不仅可为“一带一路”基建项目拓展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更有能力建立创新的金融基建平台连结内地以至全球市场,以多元模式满足“一带一路”建设的资金需要。此前,香港证监会也针对“一带一路”等基建工程项目在港上市发出过相关指引,为沿线国家企业上市增强信心,为意向投资资本消减顾虑。由於“一带一路”上许多国家金融市场还不尽完善,如果能吸引更多“一带一路”沿线企业来港上市,香港将成为中国真正意义上的国际板市场。
 
绿色金融有望带领湾区
 
再来看“大湾区”规划。“大湾区”和“一带一路”并不是两个平行的概念,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香港从来都不是以自身一城之力,面向整个“一带一路”,它背后的中国力量,才是当代香港的底层资产。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对於香港来说正是一个更好地协同利用香港和内地资源的机遇,有助於支持香港融入国家大局,傲立於世界。
 
在“大湾区”范围内,香港在金融领域无疑具有引领带动作用。除了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外,香港计划打造大湾区绿色金融中心,建设国际认可的绿色债券认证机构,发展特色金融。大湾区发展纲要还明确提出支持香港成为解决“一带一路”建设项目投资和商业争议的服务中心,支持香港、澳门举办与“一带一路”建设主题相关的各类论坛或博览会,支持香港在亚投行运作中发挥积极作用,支持丝路基金及相关金融机构在香港、澳门设立分支机构,打造港澳共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平台。
 
其次,广东、浙江等地人民长期以来就是内地出海创业的先锋,在“一带一路”地区亦分布着大量的华人华侨、归侨侨眷。吸引海外侨胞,增强与“一带一路”地区更微观的金融交流,提供完善的跨境金融服务,香港承担着重要的纽带作用。
 
最后,作为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逐步扩大大湾区内人民币跨境使用规模和范围是香港金融服务下一步的发展重点之一,也是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一大助力。有人提出人民币国际化将沿着“一带一路”突破前行、互相促进,余以为香港的金融业必将成为二者的结合剂和推进剂。
 
背靠湾区,迈进“一带一路”。香港应抓住这难得的机遇,“带路”湾区,与时代共成长。■题为编者所拟。本文章,为作者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
责任编辑:吴洋洋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