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战持续 新兴市场引资急跌\牛津经济师:资本流动呈更广泛紧缩

2019-06-13 11:28:56作者:郑芸央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新兴市场外国直接投资呈缩减趋势
 
  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升级,影响发展中经济体增长出现放缓趋势,新兴市场外国直接投资(FDI)跌至20世纪90年代以来最低水平。经济学者预料,贸易战持续且未有停止迹象,今年外国直接投资流入新兴市场依然疲弱。高盛策略师报告认为,以色列、巴西和墨西哥可能面对逆风。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追踪跨境资本流动数据,包括兴建新设施及购买公司资产等的外国直接投资显著下滑,去年这方面投资只佔新兴经济体GDP比重2%,相对2007年的4.4%佔比显著下滑。这个趋势进一步影响原本增长已经放缓的新兴市场经济体。有新兴市场经济师估计,今年的外国直接投资将跌至仅为新兴经济体GDP的1.5%比重。
 
  与发达经济体增速差距收窄
 
  顾问公司Oxford Economic(牛津经济研究院)经济师认为,贸易政策不确定加剧,外商直接投资去年跌势尤其强劲,同时反映在风险逆转之下,所有类型的资本流动呈现更广泛紧缩,特别是在第四季度。与此同时,外商投资流动与经济增长存在相关性,新兴经济体与发达经济体的增速差距,由2009年的6.1%差距,跌至去年的仅2.3%差距。
 
  然而,在贸易战之下,也有部分亚洲地区的外资流入有增长,在截至4月20日,越南新外国直接投资按年增加81%至146亿美元。高盛策略师报告指出,目前紧张的贸易局势与20世纪80年代有若干相似之处,预示美元走势向下。以色列和巴西可能面对逆风,因为这些国家每年接受的外资直接投资相等於GDP的4%以上。如果贸易不确定继续存在,墨西哥的入境投资料会放缓。
 
  2019年外资直接投资料依然疲软,有新兴市场经济师估计,今年的外国直接投资将跌至仅为新兴经济体GDP的1.5%比重。贸易紧张升级,全球经济活动前景忧虑加深。国际金融协会经济学家表示,各种因素导致新兴市场的外资直接投资减少,其中包括商品价格早段时期的持续升势,刺激外资在矿产方面投资活动,但是随着商品价格下跌,外资在矿业的投资活动跟随缩减。
 
  其次是,发达市场的银行曾经看好新兴经济体,并且大笔投资在新兴市场的附属公司,不过对於银行业来说,如今的世界与之前已经大为不同。还有的是楼价问题,由於外国资金过去一段时间持续流入新兴经济体,2003年至2007年期间新兴市场楼价大幅上升。
 
  投资回报呈现下降
 
  据联合国的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7年新兴市场的外国直接投资回报,由10%降至8%。经济学家认为,新兴市场外资直接投资呈现自2008年以来显著下滑,这与新兴市场及发达市场之间增长形势不同有关,新兴经济体经济变得相对缺乏动力,外资投资减少是理所当然的。自上次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多年的量宽和低息环境鼓励热钱流向新兴市场,对外商直接投资有利,不过贸易战等多种因素很大程度导致地区资产价格出现调整。
责任编辑:吴洋洋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