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妆自有品牌打开南美市场 义乌商家:现在该我们亮相了

2019-06-04 10:05:05香港文汇报作者:俞昼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义乌市化妆品行业协会会长何光明。香港文汇报记者俞昼 摄

由美国挑起的中美贸易摩擦持续一年之久,近期更是升温,在“世界小商品之都”浙江义乌,做彩妆生意的何光明已经不再神经紧绷。 给国外化妆品代工了二十多年,何光明如今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自己的彩妆品牌“USHAS”上,这次南美的商家来谈,他主推自己的品牌彩妆。“自主品牌的利润率比给别人代工高出不少,在价格谈判上也更有话语权。”何光明感慨道:“给他人做嫁衣裳那么多年,也该自己走上台亮亮相了。”

粉底、口红、眼影、胭脂、睫毛膏......在义乌彩妆每年30亿元人民币的出口额里,何光明的企业能占到1/10。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后,彩妆行业出口美国的税率从10%上升到了25%,已经超过了企业的利润率,在何光明的仓库里,仍有3,000万人民币输美商品长按“停止键”。

摩擦若持续 美小品牌必死

“亏本生意我肯定是不会做的。”接受香港文汇报记者采访前,身为义乌市化妆品行业协会会长的何光明刚刚从东南亚考察了一圈回来,打算拓展那里的新市场。“美国老客户这里还没谈如何分摊税费的事情,先把货发过去,因为说真的,我的品牌在那里,他也不得不从我这里进货。但是长期下去,商品最终涨价是必然的,吃亏的还不是美国老百姓?”

美国客户向何光明诉苦,生意变得越来越难做。贸易摩擦开始以后,FDA(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隔三差五就到码头封箱验货,而且还不当场验,要放半个月到一个月再开箱。“化妆品是有市场周期的,而且长时间的码头暴晒对产品质量和保质期都有影响。”何光明说,他的客户做了30年化妆品,从未被查那么严。“由此产生的经济损失还是蛮大的。”

“我这里代工的美国品牌,在美国彩妆市场走的是物美价廉的路线,现在凭空增加了25%的关税,一支口红的售价就跟美宝莲等国际品牌持平,市场竞争力一下子就弱掉了。“正因如此,何光明判断说,经贸摩擦如果持续下去,只有十几个利润点的美国小品牌可能会死掉,大品牌因为“10块钱卖到200块”的品牌附加值,不会有太大影响。

南美商家弃美转赴中国采购

“最兴奋的是南美洲的客户。”何光明笑着告诉香港文汇报记者,贸易摩擦升级后,南美的客户直接找到了他的工厂,要求工厂帮他们代加工,或者就直接进口何光明自己的品牌。他们之前是从洛杉矶进货的,由于我们这里被征税,他们的进货价格也水涨船高,所以他们觉得还不如进我们的货得了。”

“做生意就是这样,哪里的人工物廉价美,就去哪里做,我之前也有去越南看厂,那边的工人一个月的工资才1,500元人民币,但是我一看做出来的货,我们这里一个工人能顶他们五个!”何光明竖起五根手指跟记者讲,“所以,现在除了从中国进口,美国商家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令人欣慰的是,如今,“USHAS”在拉美市场已经站稳脚跟,在墨西哥、智利、巴西等国都有了自己的专柜,今年他准备大力开发东南亚市场。“我们去泰国旅游,数了数屈臣氏商店里的洋牌子彩妆。货架上从上到下,全是我们代工生产的。”何光明说。

商家抱团抗风险

“各企业,为更好地提高企业应对外贸风险能力,6月3日下午,我局将召开2019年度对外贸易法律服务月活动,主要内容为涉外纠纷解决及中美贸易摩擦应对,本次活动全程免费,想参加的企业请报名。”在义乌外贸工作群里,一则由义乌商务局发布的消息引起了一片点赞。

文具贸易商许广平之前一直做非洲市场,去年才刚打开了美国市场,没想到就遇到了贸易摩擦的升温。她告诉香港文汇报记者,今年她有一批货发往美国,就在货物到达美国港口时,美方临时要求出具签字笔中墨水的化学有毒物质检测证明,由于事先没有准备,她只能回过头找到厂家,再送样品去检测,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拿到证明。

“最终,这批文具百货在美国港口的仓库中存放了两个月,我的美国客户蒙受了巨大损失,到现在还没再跟我下过订单。”在这个群里,像许广平这样的中小企业主们,超过1,300人,大家时不时地@群里的工作人员,提问有关报关报税的问题,总能得到及时的回应。

更重要的是,从去年10月以来,从产业和资本市场等各层面,全方位地助力民营企业的政策相继出台,这也给义乌商人们带来了新的前景。义乌市化妆品行业协会会长何光明告诉香港文汇报记者,从去年11月1日开始,出口退税额度从13%增长到16%,3%的退税增长对他来说帮助很大。“如果没有汇率波动和退税,情况就要严峻很多。”

此外,抱团参加国内外的展会,也是义乌商家们的应对方法,无论是义乌本土的义博会、电博会,还是广交会、世博会,义乌商家都会组团参展,而义乌商务局也会提供包括展会报名、流程介绍等服务,甚至还会去帮商家争取更好的展位,这也让商家们感到十分温暖。

美国垄断基础颜色 中国盯紧印度原料

何光明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自己的彩妆品牌“USHAS”上。香港文汇报记者俞昼 摄

现在最让何光明头疼的是原料。彩妆的核心是色彩。成千上万种颜色中,有十几种颜色属于配出其他颜色必须用到的基础色。像今年闹得沸沸扬扬的芯片一样,恰恰就这不可或缺的少量颜色被一家美国公司垄断。“出口化妆品加征关税,进口色粉也加征关税。”夹在经贸摩擦中的中国彩妆行业两头受气。

“其实以前原料的行业老大是美国公司,老二是英国公司,老三老四都是印度公司,结果前几年老大把老二收购了,导致有几种关键的颜色必须找他们进货。”何光明说,现在中国的彩妆行业都盯着印度的两家公司,希望他们能尽快研制出好的色彩,这样我们就不用受制于美国公司了。

“特朗普常常喊要把制造业搬回到美国去,这在我们化妆品行业是不太现实的。”何光明告诉香港文汇报记者,彩妆所用的塑料包装,目前主要在中国生产,短期内很难被替代。这间接将彩妆生产也留在了中国。“我认识一个韩国商人,在美国开工厂,实际接了单放上海做。很多小品牌一次下10万支订单就顶天了,美国那边的成本肯定做不了,还得我们这样的企业做。”

东南亚电商兴起 义乌出口大增

西方不亮东方亮,在中美贸易摩擦的阴影下,义乌小商品商家们转战电商市场,在东南亚赚得盆满钵满。香港文汇报记者在义乌国际商贸城的走访中发现,有关东南亚跨境电商或物流外贸的传单无处不在,不少商家正在注册,也有已经喝到头啖汤的商家,大赞东南亚市场活力旺盛。

15元手表三月销售500万元

“我们从去年开始就与东南亚客商接触过,但以前一般走线下,今年开始登陆电商平台,没想到效果还不错,这对工厂转型至关重要。”义乌文具商孙文告诉香港文汇报记者,“与欧美不同,东南亚的文化背景与中国更为相似,这里的流行元素在东南亚也很容易流行,所以我们的商品几乎不需要进行任何改造,就可以直接销往东南亚市场。”

吸引商户的除了对新兴市场的期待,各类提供客服、打包、发货的中介公司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义乌星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刚刚参加了四月举行的义乌电商博览会,向商户们进行了一波营销和普及。“在东南亚几家主要的跨境电商平台Lazada、Shopee上,我们都能提供帮你注册、店铺装修和商品展示等一条龙的服务,你只要负责接单发货,其他都由我们干,很方便的。”

在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上,一只均价15元的中国手表,3个月在马来西亚竟然大卖500多万元,成为了马来西亚的爆款,这让义乌手表制造商来永智大感意外。据了解,他之前配合Lazada搞了一次促销活动,其中一款手表就卖了1,688只。而此前在国内,一个店铺的月销量也就2,000只到2,500只左右。

义乌商家东南亚找到出路

日前,谷歌和淡马锡联合发布的《东南亚电子商务报告》显示,东南亚是全球互联网发展最快的地区,未来10年,电商复合年均增长率约32%,东南亚地区的互联网经济规模预计在未来7年内增加7倍,达2,400亿美元。包括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菲律宾、印尼、越南等国在内的人口超过6亿的东南亚,正成为继中国、印度之后亚洲第三大极具诱惑力的电商市场。

正是看中了义乌小商品的销售潜力,东南亚电商平台Shopee日前也与义乌市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平台专区、跨境电商人才、跨境物流集货仓等方面进行全面合作。东南亚电商市场,恍若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给贸易摩擦下的义乌商家们指出了另一个方向。

责任编辑:juxin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