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价低迷 咖啡第一村转攻乡村旅游

2019-05-30 10:03:54香港文汇报作者:丁树勇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新寨村被誉为“中国咖啡第一村”。

云南保山潞江坝是小粒咖啡主产区,所种植的小粒咖啡是中国乃至全球品质最好的咖啡之一,可与享誉世界的蓝山咖啡媲美。然而,2012年以来国际咖啡市场收购价格一路走低,严重影响了咖农的收入,有咖农砍掉咖啡树改种蔬菜水果,令保山产区的咖啡种植面积由26万亩萎缩到19万亩,潞江地区的咖啡种植面积也由16万亩缩减至13万亩。不过,有“中国咖啡第一村”之称的保山潞江镇新寨村,则通过营造咖啡文化,开辟“第二战场”应对行业低潮。

由公路进入新寨村,翠绿尽染,由怒江畔延绵至高黎贡山半山腰的咖啡林郁郁葱葱,或有几棵高出咖啡树不少的龙眼、坚果、芒果树挺立其中。由于正是咖啡收获季节,偶见咖农腰挎竹篓在咖啡林间采摘,娴熟的双手上下翻飞,鲜红饱满的成熟咖啡鲜果如玉珠次第落入竹篓,俨然一幅靓丽的风景。

走近新寨村中心,一幢簇新的三层小楼格外引人注目,这是新寨的咖啡体验中心。而在万亩咖啡林中的观景台上,今年春节后又新建了一座咖啡体验中心,让来到新寨的游客品嚐咖啡、了解咖啡、亲近咖啡。

设体验中心 开辟新客源

头顶“中国咖啡第一村”的光环,新寨把咖啡主题乡村旅游作为“第二战场”,发展集咖啡加工体验、咖啡文化展示、咖啡旅游观光、咖啡产品销售和食宿服务一体的咖啡主题旅游;开发徒步穿越咖啡林、自行车环万亩咖啡林等旅游项目。2016年,新寨遴选农户开办农家乐、农家旅馆等示范项目,村民邵恩泽、赵华英等6户村民被选中,分别开办了家庭旅馆和以饮食业为主的农家乐项目,虽然接待量仍然有限,却并未影响他们开办咖啡旅游项目的积极性。赵华英准备围绕咖啡元素开发如咖啡花蒸鸡蛋、咖啡鸡等菜肴以及咖啡果茶等饮品;邵恩泽则计划在自己的庭院开辟农家咖啡屋,以此消费自己所生产的一部分咖啡。

据新寨村总支书记王加维介绍,由于独特的地理和自然条件,包括新寨在内的潞江地区所产咖啡曾在英国伦敦市场上被评为一等品、在全国咖啡会议上被公认为“全国咖啡之冠”、曾获中国农博会银奖和世界咖啡大会“尤里卡”金奖。

然而,始于2012年的新一轮咖啡收购价格震荡下行,使咖啡豆收购价格由每公斤40元(人民币,下同)下滑至12元左右,今年更低于12元,潞江地区有咖啡农为维持生计索性砍伐咖啡树,腾出土地改种蔬菜、水果。

注资增产量 抱团抗风险

王加维坦言,咖啡豆收购价格低迷,也曾令新寨部分村民困惑与彷徨。村干部进家入户,提振村民发展咖啡产业的信心,动员村民扩大咖啡种植面积。面对周边逐渐缩减的咖啡种植规模,新寨村咖啡种植面积不但未减,还扩大种植规模至13,600亩。

面对咖啡收购价格持续低迷,新寨积极争取项目、筹措资金,农业综合开发项目资金持续投入,机耕路由窄变宽,土路变成水泥路,喷灌、水沟、太阳能杀虫灯等设施逐步修建起来,随着生产条件逐步改善,咖啡产值产量提升。“公司+合作社+农户”的模式被应用于咖啡生产中,统一品种、种植技术、生产资料、收购产品、加工销售等,使咖啡生产规模化、规范化,抱团抵御市场风险。

开班授技能 添农民收入

与此同时,为增强村民抗风险能力,保证在咖啡收购价格持续低迷的情况下,农户收入不至于大幅下滑,新寨一方面开办了职业技能培训班,请来专业师资,向村民传授电焊、厨师等技能,并对考核合格者颁发从业资格证书,鼓励和支持富余劳力外出打工以增加收入;另一方面,积极推广咖啡林套种澳洲坚果、龙眼、芒果等作物,以抵御咖啡收购价格下滑带来的收入下降风险。

另辟蹊径,不仅使新寨村抵御了咖啡收购价格低迷带来的收入下滑风险,还保持了咖啡种植规模和咖啡品质。目前新寨村13,600亩咖啡不但没有减少,而且增长势态良好。

提升咖农积极性 “仅需一杯咖啡价”

咖啡鲜果次第成熟,采摘也需分批。

咖啡是一种极其“娇贵”的作物,无论是种植施肥还是采摘晾晒加工,都要求精心细致的管理,任何一个环节的不足,都会影响产品的品质。

新寨村村民段绍华从事咖啡种植生产20余年,在他看来,咖啡收购价格的低迷,也影响了咖啡品质的提升。潞江坝地区咖啡种植以农户为主,农机化程度较低,种植管理过程主要依靠人力,如采摘环节全靠人工,而咖啡鲜果次第分批成熟,因咖啡豆容易串味变质,最忌讳生果与熟果混杂,采摘也应分批。但因咖啡价格低迷,为降低用工成本,咖农只好等成熟鲜果达到一定数量,再雇工一次性采摘,导致过度成熟的鲜果与不够成熟的鲜果混杂其中。如此一来,形成咖啡在树上品质很好,但采摘后却降低了品质的怪象,没有合理收购价格的支撑,很难跳出低收益─低投入─低品质的怪圈。

咖农每斤咖啡米蚀5元

从事咖啡加工的新寨咖啡有限公司总经理谢显文从业逾18年,种过咖啡也做过加工,他认为当前咖啡生产的许多困局都与咖啡收购价格低迷有关,只要收购价能够达到一杯咖啡的价格,许多困局便能迎刃而解。

谢显文测算,咖农每种植一公斤咖啡米,需要投入成本17.5元(人民币,下同),而近几年的咖啡豆收购价格每公斤仅12.5元,意味着咖农每种植一公斤咖啡米亏损5元。

合理收益保证咖啡品质

“内地市场每杯咖啡价格至少在38元以上,而每公斤咖啡豆可冲泡咖啡80杯,售价可达3,040元,原料与成品价值之差高达243倍。只要咖啡豆的收购价格能够达到40元以上,就能很好地调动咖农的生产积极性。”他说,有了合理收益,咖农在生产环节才有更多投入,才能认真精细管养,咖啡品质才有更好的保证;而于加工厂家而言,原料的品质提升后,产品的附加值也更高,形成良性循环,有利咖啡产业健康发展。

培育独有品牌 主攻内地市场

谢显文认为未来咖啡消费最大的还是内地市场。

谢显文认为,保山小粒咖啡虽有良好的品质却没有应有的收益。其叫好不叫座的原因,在于一直处于原料供应“为他人做嫁衣”的尴尬,没有品牌效应,缺乏话语权。“保山小粒咖啡产业要走出困局,须提升品质、培育品牌,主攻内地市场。”

咖啡消费虽非内地消费市场主流,但经多年的培育,内地咖啡市场已渐成气候,谢显文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内地每年出口咖啡12万吨,进口却达17万吨;而内地大中城市咖啡店如雨后春笋、门庭若市,深受年轻一族青睐。他预测,“咖啡未来最大的消费市场在内地。”而要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必须提升咖啡品质、培育中国人自己的咖啡品牌。

在品质提升上,谢显文提倡咖农种植“铁毕卡”咖啡。当地是全球为数不多的适宜“铁毕卡”生长的地区之一,也是当地种植的老品种,浓而不苦、香而不烈、略带果味,被世界名人梁厚甫誉为“世界上第一流的咖啡”,虽抗病率弱、产量低、难管理,但因其天生的优质基因而品质优良。

远销德日加拿大等地

目前,谢显文的公司已通过土地流转种下了735亩“铁毕卡”,“目的是做出示范,带动周边咖农种植。”略感遗憾的是,目前仅带动周边农户230多户种植,与潞江坝3万户以上的种植户相比仅是一个很小的数字。

而在品牌培育上,谢显文注册了自己的商标,建立了加工厂和销售渠道,其产品已销往加拿大、日本、德国,内地市场则直销北、上、广、深、杭等城市,产值已达3,200多万元人民币。

责任编辑:juxin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