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自提柜夹缝求生 高校成蓝海

2020-01-06 15:27:33大公报作者:“创业特别难,不要轻易去尝试。”回忆起创业初期,主攻智能外卖自提柜的“爽提”创始人段跃江不禁感慨,第一批自提柜成型后,公司将其投放到了医院、写字楼,并在每个柜子前安排工作人员来指引外卖人员投递使用。然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外卖自提柜夹缝求生 高校成蓝海
图:学生只需要拿出手机扫描柜子上的二维码,便可以开箱取餐
 
“创业特别难,不要轻易去尝试。”回忆起创业初期,主攻智能外卖自提柜的“爽提”创始人段跃江不禁感慨,第一批自提柜成型后,公司将其投放到了医院、写字楼,并在每个柜子前安排工作人员来指引外卖人员投递使用。然而现实却给了“爽提”重重一击:外卖员不愿尝试、客户不愿下楼取餐、投放在写字楼的产品使用率极低。
 
“一千万元(人民币,下同)的投入就打水漂了?你很难想像我们当时内心是多麼惶恐和複杂。”段跃江露出苦笑,停顿了会儿说:“对於送外卖的人来说,上下楼送餐和等待客户取餐无疑会浪费很多时间,所以他们很愿意使用外卖柜。但客户就不乐意了,他们会投诉外卖员不送上楼,认为下楼开柜子更麻烦。”
 
深圳大学找到突破口
 
就在他苦於难以找到突破口之际,一位员工为他带来了好消息。“人有时候真的要看运气!公司有个深圳大学毕业的员工,他观察到母校宿舍楼外堆积着许多外卖,学生需要一个个去找,於是他去询问深大后勤是否需要试用一下外卖柜。”说到兴起,他两手一拍,“后勤表示学校刚好需要这个东西,正好在市面上找不到。”
 
之后,深圳大学和“爽提”迅速展开了合作。段跃江也因此认识到,高校是一个密集人群学习生活的地方,它的管理秩序比其他地方要求高,是目前最适合投放外卖柜的场景。於是决定转变策略,整合资源,瞄準高校。
 
“现在的趋势是人口红利减少,人力成本会越来越高,信息的成本越来越低。”段跃江据此判断,无人装备一定是未来最有前景的东西,智能自提柜也将会成为社区基础设施。
 
获投资者青睐 估值过亿
 
从快递柜到外卖柜,“爽提”团队有着多年的智能交付终端的设计、开发、运营经验,是一隻完整的连续创业团队。2017年,作为深圳中集集团战略发展部经理的段跃江,在中集内部联合创办的智能快递柜企业,被丰巢科技以8.1亿元全资收购。他告诉记者,e栈快递柜只是中集内部创业孵化的尝试,并不是主战略。之后,一向看好无人装备应用的他带着团队创立了“爽提”,并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外卖消费模式的盲点,打造了“爽提”原创类产品──智能外卖自提柜。
 
该项目引起了投资者的兴趣,在完成近千万元Pre-A轮融资后,於天使投资阶段的一年内已累计融资1200余万元,估值过亿元。凯盈资本创始人成晓华对记者分析称,十分看好“爽提”的理念和方向。基於“爽提”创始团队的管理经验和已经跑通的推广模式,成晓华发现“爽提”的成长潜力较大。与此同时,对於一个初创项目来看,创始团队愿意承担风险,自己出资一千万元也是不可忽视的一点。
 
经过两年时间的探索与升级,愈加成熟的外卖自提柜成为了打通高校外卖市场的秘密武器。然而,只有一个柜子是无法长久的,高校更需要的是一个集线上点餐和线下配送的闭环体系。於是,“爽提”加大力度开通线上平台,结合线下产品给高校提供一个最佳的外卖服务。
 
设“校园CEO”助学生创业
 
在团队的拓展和运营上,“爽提”创建了“校园CEO”,给那些有创业想法和能力的学生提供勤工俭学的机会。段跃江表示,很看好现在的年轻人,并放心将学校整个项目交给“校园CEO”运作。
 
“你别小看这个柜子,它未来可能会成为一个标配。”谈及智能自提柜的未来发展,段跃江十分自信。他介绍,独家专利研发的“爽提外卖自提柜”,因具有支持保温、消毒、多人同存同取等功能受到高校的欢迎。目前,“爽提”已入驻包括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大学、南京审计大学、长沙理工大学等高校,地域涵盖广东、湖南、辽宁、江苏等多个省份。
 
不过,市场开发与维护的成本支出也是一个压力。该公司运营CEO王奕超表示,一套外卖自提柜的研发成本数万元,除硬件设备成本外,网络费、云服务费及电费等成本也不少。在这背后,同样存在着客服、柜子清洁费、柜子硬件维修保养费、人员招募管理考勤、商家维护培训,以及商家软件管理开发等多种隐性成本。
 
“即便短期盈利模式是收取微利,稳紮稳打覆盖更多高校才是目前更需要做的。”作为一个创业者,段跃江更希望自己的公司能够细水长流。
 
责任编辑:赵逸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