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自习室兴起 共享经济新风口?

2019-12-02 17:23:21大公报作者:大公报记者宋伟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付费自习室兴起 共享经济新风口?
图:近期全国各地的付费自习室数量如雨后春笋般崛起/网络图片
 
看到有关开设付费自习室的负面反馈,90后海归创业者娄庆潇瞬间就慌了。“我们的固定投入已经投出去了,在这种情况下说不慌,那是不实在的。但我们也知道,任何市场都需要去开拓,尤其是一个比较新兴、看起来像蓝海的垂直细分领域。”娄庆潇最终选择了继续坚持。
 
“图书馆抢不到座位,咖啡馆太吵,在家或者宿舍学不下去,学生和白领选择付费自习室学习,买的就是一种环境、一种氛围。”面对高校考研群体、白领考证大军的“刚需”,以付费自习室为代表的新一轮共享经济日渐兴起。今年下半年,内地一、二线城市付费自习室的数量如雨后春笋般猛增。然而,低门槛、同质化也使得竞争进入白热化。
 
集齐创业失败各种因素
 
作为北京第一家付费自习室“心流造物”的创始人,毕业於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曾在华尔街供职的娄庆潇(圆图),俨然是“别人家的孩子”。但他却吐槽,别人眼中的“投行男”,实际上是整天累得吐血的“金融狗”。
 
身为一名理想主义者,学生时代的娄庆潇就幻想着有一个专注提供舒适、便利、浓厚氛围的学习空间,能长期沉浸其中、不用担心被杂念所扰的“心流”状态。2017年10月,在一群志同道合好友的鼓励下,当时身处美国的娄庆潇决定把梦想变成现实。“我知道不可能只凭着一个点子就拿到融资。”於是他自掏腰包,不仅拿出了工作几年的积蓄,还边工作边兼职创业,用在华尔街的工资维持着国内项目的艰难起步,前后投入近百万元。
 
“决定创业前,无数的亲朋好友、创业行家都在提醒我,这种线下实体店的重资产模式要面临高昂成本,并建议我转做轻资产模式的纯线上知识分享交流。”但娄庆潇认为,学习是要付诸於实际行动的,靠心灵鸡汤无法解决。线下实体空间是无论如何绕不开的。
 
这名90后的小伙笑言,那时自己是白天上班,晚上创业。兼职、时差、远隔重洋、没钱、年轻没经验、不懂国情……娄庆潇几乎“集齐”了所有创业注定要失败的因素。这个理想主义者为自己本该富足安逸的人生选择了一个“困难模式”。
 
项目几乎全是负面反馈
 
开始筹备第一家门店时,创始团队的几位合夥人都认为自己有自习需求,但市场会认同吗?“我们发动了周围的亲戚朋友,向各种我们认为的目标人群询问,也在线上收集学生和在职白领的反馈。”但信息收集上来后,所有人都傻眼了。“这个项目得到的几乎全是负面反馈,其中只有一两成的人认为有可能会考虑,但觉得我们的定价太高。”
 
娄庆潇坦言,看到这些负面反馈,我们瞬间就慌了。但那时资金已投入到装修裏,没有回头路,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事实也证明,开业三个月后,“心流造物”的上座率依然门可罗雀。
 
直到开业500天后,第一家门店终於积累了2600多位会员。“付费自习室从财务模型上来说不算一个暴利行业,但至少这大半年以来它已经支撑着企业活了下来,甚至还有了一些现金盈余去打造更好的用户体验。”
 
行业中短期或经历洗牌
 
今年十月,娄庆潇在大连开设了第二家门店。“就在最近这两个月,全国各地的付费自习室遍地开花,不仅是一线城市,像大连这样的二线城市也已经有29家之多,甚至在一些三线城市也有了类似的业态,付费自习室俨然成了一个产业。”
 
“如果在汽车发明出来之前,你去问人们,你需要一个什麼样的交通工具?他的回答肯定是我想要一批更快的马。”面对此前的市场负面调查结果,娄庆潇很坦然。“当你从光线、声音、嗅觉、符合人体工程学设计的桌椅等各个方面做到极致的时候,当你把自习室的每一个细节都用工匠精神做到精益求精的时候,当你把自习空间像一个系统工程呈现给用户的时候,用户才会真正意识到你的产品价值。用户用真金白银给你带来的市场反馈,要比空洞描述的问卷调查强上一万倍。”
 
娄庆潇认为,儘管中短期可能会经历一次洗牌,但自习空间未来若做成平台,以空间为线下流量入口,整合教育资源,无疑会创造出一个教育行业裏的“美团”。付费自习室究竟是共享经济的下一个风口,还是浪潮过后的又一次泡沫?仍需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赵逸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