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流量变现尚在等风来

2019-09-09 11:53:32大公报作者:大公报记者 夏微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电竞流量变现尚在等风来
 
从去年,电竞首次进入亚运会的表演项目,中国队勇夺两金一银;到今年,电竞赛事中奖金额最高的2019 DOTA2国际邀请赛(Ti9)首次在亚洲、在中国举办。随着中国电竞的用户总量及产业规模再创造新高,政策逐步开放,赛事呈现日趋白热化,一如腾讯公司高级副总裁马晓轶所言,“中国电竞的黄金时代已经到来”。然而,相较传统体育赛事,电竞的商业变现能力差。儘管如此,不少业内人士坦言,其可公认的巨大潜力,令众人甘愿不计成本投入和探索。\大公报记者 夏微(文、图)
 
Ti9票价被黄牛抬高十倍,决赛日票价上万元(人民币,下同)的消息上了微博热搜。但业内人士却普遍表示,Ti9係“另类”,对电竞行业来说,票房的收入可以忽略不计。新静安体育中心活动部杨希伟称:“这裏5527个座位,平时的上座率,以王者荣耀为例,周末可达到70%至80%。而节点性的赛事,例如周年庆等上座率基本可以达到90%左右。不过,由於电竞相比商演票价的定位比较亲民,目前还不是营收的重要部分。”
 
票房收入可忽略不计
 
上海视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周杰对此很赞同。他分析,从渠道来讲,电竞赛事与传统体育赛事的运营收入类似,无外乎版权售卖、赞助商、门票及周边售卖,其中门票和周边佔比非常小。“目前可以看到版权和赞助商这部分的收入每年增长非常快,但是离世界顶级传统体育赛事差距还很大,需要一些时间让大家意识到它的价值所在。而门票,我不觉得未来会卖得很贵,还是以让粉丝增加线下体验为主。周边产品虽有潜力,但有上限。”
 
完美世界控股集团、洪恩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池宇峰举例称:“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首次有六项电子竞技运动作为表演项目,国内所有视频网站加起来,这次亚运会正式项目有5.15亿次的观看量,而电竞表演项目有5亿次的播放量,说明中国观众对於整体电竞的关注度,已经和传统体育竞技相提并论了;在新浪微博上,#NBA西部对决#这个话题有2亿阅读量,5.7万讨论量,而#Ti9#这个话题有5.3亿阅读量,讨论量更是有23.3万,说明中国爱好者对头部电竞赛事的关注度已经超过了NBA季后赛中的重大赛事。”
 
然而,巨大的关注度和流量下,电竞赛事获得的商业赞助和版权费远不如传统体育赛事。一方面,比起已经5年15亿美元的NBA版权费,LPL(英雄联盟赛事)和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的赛事版权才刚刚迈过亿元门槛。另一方面,同为耐克品牌,赞助NBA的金额高达10亿美元,赞助LPL的金额仅为4年2亿元。
 
版权费缺乏定价标準
 
“赚钱的业务目前还谈不太上,也就是维持一个合理的利润,未来最能够产值爆发的商业赞助和版权售卖等现在还没有做起来,到目前为止都是在打基础準备起飞的阶段。如果这两块做不起来,电竞还是一个低利润的产业。”在量子体育VSPN首席运营官郑夺看来,现在的电竞行业仍在等风来,而这股风是社会对电竞的全年龄层的认可。
 
郑夺分析指出,一方面,电竞赛事的版权费缺乏定价标準,“如果把电竞作为一个传媒行业,主要的商业模式是电视广告仍然佔很大比重,收取广告费的标準是收视率,然而电竞还没有一个收视率的统计。如果电竞赛事能够全平台播放,那就能够搭上目前已有的商业模式。”另一方面,认可电竞商业价值的人多数尚不具备话语权,“现在电竞的用户基本还停留在35岁以下,这些人的社会地位基本还是中等偏下,等这些人到了45岁以上,他们在社会上会有绝对的影响力,那时不仅有新增的人口,既有用户拥有的资源也变了。如果有一个大的品牌,一个年轻的认可电竞商业价值的市场总监上位了,决意要赞助,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传统体育赛事(以NBA为例)和电竞赛事(以LPL、KPL为例)版权费及赞助对比
 
版权费:
 
.2015-2020年,腾讯作为NBA唯一的数字播出方,版权费是5年5亿美元;2020-2025年,腾讯续约NBA,版权费达到5年15亿美元
 
.2018全球电竞运动领袖峰会暨腾讯电竞年度发布会上,腾讯方面表示,LPL、KPL的赛事版权费迈过亿元门槛
 
商业赞助:
 
.2019年,耐克与NBA达成8年10亿美元赞助合同
 
.2019年,耐克与LPL达成的4年2亿元合作,已是目前已知的电子竞技联赛与运动品牌展开的最长期的合作
责任编辑:赵逸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