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学边玩叹世界 少年海外遊学忙

2019-08-19 11:11:36大公报作者:大公报特约记者 孙琳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边学边玩叹世界 少年海外遊学忙
图:李玥美璇是班上唯一的亚洲人
 
7月,法国南部小镇Charols正忍受着40°高温的炙烤,15岁的广州女孩李玥美璇一边擦汗一边收拾行李,“我终於要回到有冷气的地方了”。去年此时,通过内地一家教育机构,一句法语不会的她拖着箱子来到这个从未听说过的小镇,成为当地中学裏唯一的亚洲面孔。但她并不孤单,随着中国海外遊学市场的不断升温,据艾瑞谘询估计2018年有约105万人次走出国门,通过五花八门的遊学项目探索世界,其中57.1%都是像李玥美璇一样的中学生。\大公报特约记者 孙琳
 
十几岁出国旅遊对大多数80后来说是一种奢望,而如今许多00后却已将出国遊学视为“寒暑假标配”,初次体验海外遊学的年龄也不断走低。携程数据显示,2017至2018年,中国用户首次出境遊学的平均年龄在12.1岁,较上年减少0.8岁。同时随着国际幼儿园和双语课程的推广,3至6岁的幼儿日益增多,佔今夏出境遊学的近10%。
 
李玥美璇的第一次海外遊学是在2016年暑假,那时她只有12岁,小学六年级刚毕业。她身为大学老师的妈妈,通过朋友推荐的一家教育机构,为她选择了“治安好,离家近,文化相似”的新加坡遊学。
 
一个月的全英文课堂和生活让李玥美璇“看清了自己的英文水平有多差”,也激发了她学习外语的兴趣,回到广州后开始恶补英文。但她觉得更重要的是,这次遊学让自己实现了从“开不了口”到“与陌生人谈天说地”的交际能力的提升。这些“看得见的成长”都令她的父母相信,近2万元(人民币,下同)的遊学费“花的值得”,亦成为李玥美璇一年后赴英国遊学的动力。
 
项目丰富引“回头客”不断
 
艾瑞谘询发布的《中国泛遊学与营地教育行业白皮书》显示,2018年中国泛遊学与营地教育用户规模约在3121万人次水平,市场规模或在946亿元水平,且将会以20%以上的增长率逐年上升。2019年,这一市场规模将突破千亿元。如此诱人的蛋糕不仅吸引到了各个旅行社、教育机构的目光,许多中小学也跃跃欲试,凭藉自身独特的优势吸引顾客。李玥美璇的英国遊学项目便是由她的初中组织,“班裏一半的同学都参加了”。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李玥美璇在英国的一个月过得十分惬意,一边学英文一边把伦敦大大小小的景点玩了个遍。
 
像李玥美璇的父母一样,很多家长在孩子尝试过海外遊学后,会继续为孩子购买海外遊学产品。携程遊学低龄遊学业务部总监刘娟告诉大公报,在携程上购买过遊学产品的客户基本上都会成为“回头客”,除了良好的体验,不断丰富的遊学产品线也是吸引他们复购的关键。目前,从2000元的马来西亚插班遊学到73600元的瑞士夏令营,携程遊学平台上的海外遊学产品逾百项,产品系列包括优选高端夏校、海外K12插班、国际语言课堂等。上海、北京、广州、杭州、南京、成都、西安、重庆、昆明、武汉是最主要的遊学客源地。其中昆明海外遊学花费最高,人均达到33800元。
 
家庭寄宿的乐与忧
 
目前内地的海外遊学项目大致分为高校遊览式、纯学习的“插班式”、半遊半学的体验式、冬夏令营式四类。李玥美璇此次的法国遊学属於“插班式”,这是她的第三次遊学,也是最久最贵的一次,一共花了约20万元。为了参加一年的遊学,本应在华师大附中读高一的她索性休了一年学。“人人都问我为什麼来这裏,其实我也没料到。”李玥美璇说当初只是申请了法国,她以为自己会去巴黎、里昂等大城市,“可是没有寄宿家庭接受我”,於是她“被选择”到了Charols。谁知道这个曾热情欢迎她的寄宿家庭却在几个月后将她赶了出来,理由是“洗澡时间太长”。花了一番工夫跟机构负责人协商后,李玥美璇终於找到了第二个寄宿家庭,谁知好景不常,几个月后她又因为“家裏孩子不喜欢我”而被迫搬家。
 
事实上,内地遊学市场火爆的同时也暴露出诸多问题,只遊不学、价格虚高、走马观花、货不对办等等问题也屡见不鲜,住宿是其中之一。除了酒店、营地和宿舍,内地很多遊学项目都为学生提供了“帮助更好融入和体验当地生活”的家庭寄宿(homestay)。李玥美璇的新加坡遊学就被安排在了当地一名华人爷爷家,他们相处得非常融洽,通过接收国际遊学生,爷爷不仅能解闷,还能获得一笔额外的收入。而此次法国遊学,包吃包住的寄宿家庭却都是志愿者。李玥美璇在第三个寄宿家庭的日子终於“没了什麼坑”,“宿爸宿妈”待她同“家人一般”。
 
告别之际,李玥美璇开始对这个小镇有些不捨,每天跟法国学生一起上课下课,从“一个单词也不认识”开始,一年不到她已能跟法国人顺畅交流。这份收穫来之不易,於是她和妈妈商量,回国后转去国际学校的中法融合班继续读高中。至於下一次遊学,她希望明年去美国上个暑期学校,“欧洲其他国家也在考虑”。
 
责任编辑:赵逸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