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65岁老童的造城之梦

2019-08-12 12:18:10大公报作者:大公报记者 俞昼(文、图)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一位65岁老童的造城之梦
图:童锦泉坚定看好大众旅遊时代到来所带来的机遇
 
浙江湖州长兴县太湖南岸,有一个太湖龙之梦乐园项目,自三年前奠基以来就在争议中拔地而起,从业内行家到媒体记者,都对这个“巨无霸”项目既充满好奇又满腹质疑——在这座规模四倍於上海迪士尼的乐园裏,耸立着全世界最大的酒店群,2.8万间酒店客房、8万张床、7.5万个演艺席位……这是怎样的一盘大生意?\大公报记者 俞昼(文、图)
 
“童总,您第一次进军旅遊业,就砸下上百亿元(人民币,下同),不融资不贷款,赌上全副身家,真没想过会亏本麼?”记者单刀直入,问了一个盘旋在脑海中许久的问题。
 
“龙之梦”,就是造城人、上海长峰集团董事长童锦泉的梦想。採访他是需要见缝插针的,整个採访经历了一顿早餐、两顿午餐,再加上旁听了一场上午的客人会见,才断断续续把问题问完。印象最深的,是在用餐的包厢裏,他没有循着一般的待客之道坐在主位,而是陪着记者坐在面对窗口的位置上,边吃饭边接受採访。
 
别人笑我太疯癫 我笑他人看不穿
 
“说句实在话,从2015年选址到去年国庆节前后,我一直迷茫甚至恐惧,每逢打雷闪电的夜晚,我在家睡觉脚都不敢伸直。你要我说不担心,是假的。”他不由自主地握了下拳头,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在这位衣着樸素、喜欢被人唤作“老童”的65岁民营企业家眼裏,一个大众旅遊的时代正在到来,但是市面上的旅遊产品价格高昂,让老百姓望而却步。“现在我通过集约化大生产,把造园成本降到最低,为遊客提供物美价廉的旅遊产品的同时还能赚到钱,为什麼不幹呢?”
 
他进一步解释道:“我之所以有勇气去做,是因为中国人口的基数,加上互联网的传播效应,可以支撑我以最低成本吸引最大的客流量,以宿养遊、以遊养宿,产生足够的共享红利。”
 
“所以,我才规劃把古镇、剧场、马戏、动物园等能想得到的文旅产品都集中在这裏,把各种档次、价位的酒店都汇聚起来。根据我的‘园子’定位,价格从几十元到几千元都有,城镇退休工人、农村老头老太、学生都能消费得起,还能解决周一到周四的客流问题。”
 
採访期间,一辆辆满载遊客的大巴从远处驶来,老童扳着手指数给记者听:“一辆大巴载客50人,刚刚那三分鐘裏开过来10辆大巴车,就是500人,这还是工作日的遊客数量。”工作人员递上来一份数据,今年“五一”前夕,上海万人旅遊团“打卡”了龙之梦试运营的部分园区,180辆大巴车浩浩蕩蕩开进了乐园。
 
“遊客是最典型的用脚投票的群体,花钱冤不冤枉,心中自有一本明白帐。”老童笑着回应了有关情怀的问题。“老童没有情怀,老童不是为了满足一个所谓儿时的梦想才建这样一座乐园的。老童幹,是因为老童要赚钱,而且老童相信这件事能赚钱!”
 
聚集多种业态 一站式满足需求
 
走进老童的办公室,四块实时显示工程进度的大屏幕映入眼帘。“这是狮园,旁边是虎秀,再过去是大象秀、熊秀、马秀……”童锦泉的手一路在显示屏上劃过,“你发现了吗,遊客不用转场,就可以看到大马戏。”让遊客一站式玩遍想玩的,是他的愿景。
 
龙之梦乐园方受讬管理及投资管理的空间达到23.48平方公里,老童下的这盘大棋,目的就是直击消费者的大需求。“之前的遊乐产品都不是组合型产品,开酒店的就是开酒店的,开电影院的就是开电影院的,人们需要东奔西走才能玩尽兴。而我的乐园是一次性统筹型的产品,想玩什麼都能提供。”
 
很难想像如此规模的项目,大到选址规劃,小到花木设计,诸多有理有据的策劃都是老童的主意。更令人诧异的是,老童的重要灵感来源,竟然就是互联网。“互联网上有景点的图片,有酒店的入住率,有遊客的评价和感受。它能告诉你今天的遊客在哪裏,喜欢什麼,愿意花多少钱,用什麼方式花钱。”
 
看到各地的古镇能吸引遊客接踵而至,老童便有了龙之梦太湖古镇的构思;看到西塘酒吧街的生意红火,老童就在古镇裏引入了酒吧一条街;看到黄鹤楼让人敬仰,老童便在古镇边竖起了一座形似黄鹤楼的仿古建筑……而最令老童感到骄傲的动物园、马戏场、海洋馆,以及13个大型剧场,更是吸引遊客的利器。“经过市场验证的、受遊客欢迎的旅遊业态,我这裏都有。”
 
“龙之梦不收大门票,把入园门槛降到最低,如果你想去动物园就买动物园的小门票,想去看表演就买剧场的小门票。或者到古镇上的酒吧一条街喝上几杯,在图影湿地的遊船上拍几张照片,都可以。”老童坦言道,他的所有出发点都是围绕遊客要什麼,能花多少钱。“来的遊客的经济能力不一样,我尽量把每个人的需求都纳入进来,考虑到我的整个经营筹劃过程中来。”
 
责任编辑:赵逸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