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医遇见人工智能

2019-03-06 15:56:32大公报作者:宋伟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人工智能+医疗新领域的出现,创造了与医疗相关的产业链新模式

中医的望闻问切和AI会擦出怎样的火花?这对赵杰来说可能是一个巨大难题。“中医作为一门经验科学,不像西医留下大量临床数据。中医‘数字化’首先要让专家的问诊形成规则,只有把问诊过程的数据保存,才能逐渐与人工智能相结合。”

在困难面前,赵杰选择迎难而上。去年初,诺道医学与河北省中医院脾胃科合作,部署内地首个与院内His互通的中医四诊量化採集系统,计劃在三年内採集10万例数据,形成浊毒证致胃癌前病变智能辅助诊断系统。此外,诺道医学还开发一款基於大数据人工智能的中医脉诊仪,集合新一代柔性阵列传感器、机器学习算法、大数据平台,并联合北京中医藥大学东直门医院等五家大型中医院进行5万例以上临床验证。

赵杰认为,中医AI产品相较西医可以更容易在基层医疗机构落地。“西医的诊断需要各种检查设备,而複杂检查设备很难落地基层医疗机构,中医脉诊仪这种设备就很简单,这是得天独厚的优势。”

公司变大 管理短板要补上                                               

“创始成员之前都没有创业经历,在团队管理技能上有缺失。”谈及公司发展困惑时,赵杰直言不讳。“从原来只负责部分工作,到现在执掌企业全面发展,挑战确实不小。”赵杰说,公司初期只有二三十人时,问题还没有显现,因为每个人在做什麼都一清二楚,事业发展也稳定顺利。但当员工增长到百人规模后,如何让这个组织高效运转?这时就越来越感觉到管理能力的缺乏。

事实上,对於初创企业而言,赵杰面临的是个共性问题。正应了那句老话:队伍大了不好带。“我们团队很年轻,很多员工都是‘90后’。”赵杰也在积极想办法,比如引入具有经验的中层管理团队、事业合夥人,补足管理的短板。“这是像我们一样的初创企业一定会经历的阶段,必须补上这一课。”

自有算法提高疾病检出能力                                               

早年谷歌(Google)开源了TensorFlow AI深度学习平台,随后百度也开源了深度学习平台PaddlePaddle。这些通用的AI深度学习平台,可以帮助开发者快速应用深度学习模型来解决医疗、金融等实际问题。

不过在赵杰看来,通用的开源深度学习平台存在不够专注、不够灵活开放的劣势。未来各行业将会出现针对行业需求的平台。“诺道医学的核心优势,在於拥有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深度学习平台DORA,并且自今年年初,已和多家国家疾病临床研究中心、国家临床重点专科达成合作,通过建立人工智能联合实验室或是科研项目合作。”

DORA平台上现在主要运行三类自有的算法─大数据挖掘算法、图形图像算法和辨证推理类算法。赵杰认为,DORA平台的优势在於两点,其一是可以自主掌握机器学习算法的优化升级,其二是可以保障数据安全。“我们的解决方案聚焦在像高血压、慢阻肺、糖尿病等慢性疾病上,希望基层医生能利用这套设备提高疾病的检出能力,实现多疾病合併用藥指导。”今年初,内地知名科技智库甲子光年,发布史上首个机器评出的AI公司榜─“2018即将影响商业重力场的100家AI公司(甲子智库2018 AI100 公司榜),诺道医学在该榜单医疗领域企业中排名第六。

拓医疗资源 求落地变现

图:广州首个智慧医院AI(人工智能)为医生提供患者病情信息,协助医生明确诊断

目前中国有上百家企业在人工智能+医疗领域发展,大概有八成企业都在做影像,而诺道医学不局限於影像,是从临床整体诊断角度考虑问题。赵杰说,我们更强调落地能力,有合理的商业模式,产品推出后能快速变现,而不是融资“烧钱”。

他直言,现在人工智能的门槛越来越低,算法都是公开的,但难点在於如何将算法和你从事的行业完美结合,并保证你拥有该行业最优秀的资源。“人工智能+医疗行业的壁垒从来都不在於技术,而在於医疗资源。”

从发展路径上,诺道医学就注定和其他同行走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像Doctor X产品,我们选择和政府合作,在基层推广整体解决方案,拿到部分资金支持,并在该平台上商业化运营。iPharma产品则通过销售给医院盈利,以此反哺研发费用。”

赵杰反对用互联网思维去做医疗,“医疗和教育行业,都是对人依赖性非常大的行业。除非你能说服所有老百姓,机器看病就是比人强,我相信有那麼一天,但至少不是现在。”

责任编辑:juxin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