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定制”:中国制造业的“惊险一跃”

2021-06-22 10:57:35作者: 丁春丽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酷特智能个性化西装生产车间,每个工位都安装了一个MES终端 

坐标一:山东济南,世纪开元的全球最大的照片冲印车间,数百台印刷设备组成的流水线上,每天冲印个人定制照片200万张,全年超5亿张。 

坐标二:青岛即墨,酷特智能生产车间,工业化的流水线上每天生产出70余万套个性化定制服装,却找不到两件一模一样的西装。 

前者是中国冲印行业的“独角兽”,照片冲印领域的全球第一;后者则是全球最大的个性化服装智能制造企业。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两家企业都是从传统行业转型,通过多年的实践,探索出了一条适合各自发展的“互联网+定制”模式,世纪开元实现了一张起印,酷特智能实现了一件起订。

省去中间环节成本大降

这种新的电子商务模式亦被称为C2M【Customer(客户) to Manufactory(工厂)】定制模式,客户需求直接对接工厂,省去所有中间渠道。该商业模式亦颠覆了大规模制造的传统方式,在工业流水线上实现了生产大规模个性化产品。

相比C2M模式,C2B(Customer to Business)更为大众所知。早在2012年,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曾鸣就预测,未来电子商务的商业模式核心是C2B,即企业按消费者的需求提供个性化产品和服务。

世纪开元董事长郭志强认为,相比C2B模式,C2M中的“M”已经可以直接描述为“Machine”(机器)了。以照片书为例,客户通过互联网在线进行自我个性设计,下单后可直接传到世纪开元的机器上。 

因为去掉过多的中间环节和费用,大规模定制有效降低了成本,提高了工作效率。在世纪开元,两盒名片只要5元(人民币,下同),1000个定制的一次性水杯99元,一本照片书25元还可以包邮。 

同样,在酷特智能,顾客定制一套服装的费用仅为传统定制价格的三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从订单到成衣,酷特智能只需要七个工作日,而传统企业需要一个月。 

IT撑起大规模定制模式

图:酷特智能总裁张兰兰

但客户的个性化需求也给“M”端带来了巨大挑战。郭志强说,公司现在每天约5万单业务,但每个单子中会有多种个性需求,碎片化后可能会分成50万单。

 “即使能获取海量流量、转化成订单,但若不能将每天涌入的数万个一件起订的小批量订单高效率、低成本的按时交付,这个商业模式也是不成立的。”郭志强分析指出,互联网的发展给了C2M新的契机,高效率智能化的柔性生产能力必须依靠后端的IT技术做支撑。 

作为印刷企业,却拥有百余人的IT技术团队。郭志强坦言,因为没有“前车可鉴”,公司每年投入数千万元的IT技术研发,无论ERP(企业资源计划)、管理系统均为自主研发,但这也恰恰成了核心竞争力。

工业大数据、物联网、数据库……这也是酷特智能总裁张兰兰采访中给记者讲述最多的词汇。为了适应“C”端的个性化需求,也为了支撑这种新的商业模式,酷特智能建设了服装版型数据库、款式数据库、工艺数据库和BOM数据库共四个数据库,累计投入已超过数亿元。 

张兰兰告诉记者,酷特智能选择定制模式和其父亲张代理董事长有关。张代理早年在国外考察时就认定:个性定制将是服装行业未来的发展大势。那时候,酷特智能的前身还是一家传统的制衣企业。 

消费者主权时代崛起

2012年至2018年,在服装行业遭遇寒冬时,大规模的个性化定制给酷特智能带来连续七年的高速增长,北美、欧洲、澳洲的海外订单纷纷涌来。



在张兰兰看来,随着90后以及00后的崛起,消费者主权时代的到来,中国的制造业将迎来一个巨大的个性化市场,必须要实现“惊险一跃”。随着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的突破,这种商业模式还会添加更多的内容,譬如“智能化”。

“在国外汽车都可以实现定制,还有什么不可以定制吗?”郭志强告诉记者,个性化定制将成为商业模式的大趋势,也将会给中国制造业带来巨大改变,越早进入就会获得更大的利益。 

在这一模式下,世纪开元的业绩连续多年实现100%增长,从“夕阳产业”快速发展为印刷电商的“独角兽”,目前占据了中国线上影像冲印行业逾七成份额,照片书业务占据线上四成份额。

C2M模式亦被资本所青睐。2015年,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飞到青岛,战略投资了酷特智能。郭广昌说,C2M才是全球产业链的未来,其投资的酷特智能、阳光印网、构家网等都是C2M的代表。 

目前,深度定制最成熟的行业当属服装类、鞋类、家具定制。马云也指出,未来的制造业不是标准化和规模化,而是个性化、定制化、智能化。而且未来90%的制造业将在互联网上,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去实现按需定制,这是中国制造业改变的关键一步。

效益喜人\外资专程取经 探寻借鉴路径

图:酷特智能流水线上的版型、款式、颜色各异的个性化定制西装

3月20日,施华洛世奇(SWAROVSKI)CEO带领高管团队,不远万里专程来酷特智能参观学习,希望能与酷特智能进行长期战略合作。过去几年,酷特智能已接待了来自美国、德国、法国、意大利、日本、韩国、泰国及中国企业的数万人次参观学习,所有人都试图在此寻找可借鉴的路径:在工业流水线上以工业化的手段、效率及成本生产个性化的定制产品。

“酷特智能已将工业定制转型解决方案‘复制’到其他行业,目前正在跨界帮助服饰、家居、建材等多个行业的近百家企业进行转型升级的谘询、辅导和改造。”张兰兰直言,这个解决方案凝结了酷特智能十几年的探索经验和教训,可以帮助更多的企业以更低的成本和代价实现转型升级与新旧动能转换。

对于64岁的张代理而言,酷特智能以及服装定制只是他的“试验田”。“要运用工业互联网的解决方案,服务于整个制造业转型。”张代理要在中国复制千千万万个酷特智能,他看到了一个全新的定制市场。于是,酷特智能新动能治理工程研究院在2018年应运而生。 

该研究院执行院长李金柱告诉记者,酷特智能的解决方案备受欢迎,很多客户主动要求帮其转型。改造的企业不但有服装、鞋帽企业,还有电子产品、机械、食品、化妆品等企业。“经过我们测算,企业改造转型后的效益是转型前的数倍。”李金柱说,C2M商业模式适合所有的行业,直接消费品行业和时尚行业最需要这个模式来解决问题和痛点。 

自我革命\在传统行业中“突围”

图:世纪开元为客户定制的各种印刷品

选择“互联网+定制”商业模式,对于世纪开元和酷特智能两家企业来说都绝非偶然。

2001年,喜欢摄影的郭志强与两个朋友合伙开了一个街边冲印彩扩小店。但随着数码时代的来临,传统的胶片时代被颠覆。2007年底,两位朋友去意已定,冲印店面临关门。郭志强不甘心,他辞掉了IT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个“夕阳产业”中。

眼看着就要被时代大潮吞没,郭志强利用自身的IT优势,在2003年就自主研发了影像网站。2008年,关闭线下实体店,专门经营网上冲印平台。正是这次转型,世纪开元迅速走出低谷,打开了照片线上冲印更广阔的天地。仅仅不到三年时间,世纪开元就发展成为中国照片冲印领域体量最大的公司。

把摄影当爱好到将冲印、印刷当作事业,郭志强的事业也并非一帆风顺。曾经试图将名片印刷打造成流量入口,营销费用和推广费用花了上百万元。但名片客单价低、复购率低,他最后砍掉了这一业务止损。

同一条赛道上,因为资金链断裂、用户认知不成熟等原因,主打将互联网上的内容变成纸质书的涂书网已停运;曾被视为印刷电商“先锋”的龙樱网也成了先烈,惠普也出售了喀嚓鱼。郭志强说,世纪开元能挺过来主要是因为踩对了点,也是因为运气。

“董事长是个疯子!”

对于酷特智能而言,选择定制模式与张代理的性格和坚持有关。“我父亲不擅长社交,一生都在找一条不求人、靠市场来吃饭的路。”张兰兰如是说。

从上个世纪末,张代理就开始总结欧洲、日本等先进的个性化定制工厂模式。但当企业做转型大规模定制时,除了张代理之外,全公司的人都成了阻力。

“董事长是个疯子,是个神经病!”张兰兰说,从开始转型到转型成功,张代理被骂了十年“神经病”。

张代理把三条生产线中的一条做了改造和创新,还给出了到定制生产线工作的优惠政策:不加班,高工资。

张兰兰坦言,这条定制生产线从一件订单开始,但前十年订单并不满,这对企业、对张代理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张代理是一个执行力特别强的人,他在每天的晨会上都向管理层灌输“定制”的理念,十几年如一日。

战胜了诸多困难,突破了诸多瓶颈,张兰兰感慨地说,没有标杆企业做参考,没有经验可借鉴,当时信息手段还不够完善,企业转型升级难度之大,有些甚至难以逾越。比如,在实践过程中,采集数据、研发、设计、制版、工艺、面料、辅料、裁剪以及个性化与工业化的矛盾需要同步解决。又比如款式、工艺、标准、面料、辅料等等之间互相影响、牵一发而动全身,为系统的完善增添了很多的不确定性。

张代理也曾感慨,如果内心意志不够强大,不能坚持下来,是做不到现在的成功的。

当一位服装企业总经理曾向张兰兰请教酷特智能成功的“秘诀”时,她直接说:“请让你们公司老板来,老板不来这事儿做不成。”她告诉记者,在中小型企业的转型过程中,需要企业一把手自上而下全力推动,更需要长期的坚持和探索。

科技助力\投资数亿建四大数据库

图:酷特智能生产的个性化定制服装

定制服装位于服饰行业的“金字塔”塔尖,通常需要靠裁缝手工完成量体裁衣。张兰兰介绍,为了让量体裁衣数据化、标准化,公司特意聘请了一位有40多年量体经验、年薪百万元(人民币,下同)的量体师,但最终徒劳无功。最后,还是本身就会量体打版的张代理,琢磨出了一套三点一线坐标量体法,量体师只需要五分钟就能掌握合格人体的22个数据。

在酷特智能定制体验店,记者看到,顾客只需通过手机自主设计、选料、下单,量体师现场测量采集19个部位的22个尺寸,一笔私人定制服装的订单就能轻松完成。

相比量体法,打版是对酷特智能个性化定制更大的瓶颈。

“个性化定制是一人一版、一人一款,而一个打版师每天最多打两个版。按照目前70余万件个性化定制服装需求,仅打版师就需要2000个,但没有哪个公司能养得起这么多打版师!”张兰兰认为,只有用智能系统代替人工打版,才能用工业化生产的效率去组织个性化定制。

她透露,目前的版型数据库是第四次升级后的成果,而每一次升级基本都是要推倒重来,每一次都眼睁睁的看着千万元又打了水漂。

“目前服装版型数据库里已有上百万亿个版型,远远超过人类的总和。”她表示,酷特智能累计投入数亿多元建设了四大数据库,分别是服装版型数据库、款式数据库、工艺数据库和BOM数据库,实现了简单快速的采集顾客信息,实现了一个人一个款,一个人一个版。

据她介绍,在酷特智能“C2M”平台,客户可以自主决定工艺、款式、价格、交期、服务方式,自己设计蓝图,可满足99.9%的个性化需求。最大的变化还不止于此。过去,库存是服装企业最大的“痛点”。而通过先付款后生产的定制模式,酷特智能可以实现精准供给、有效供给,产品库存接近于零。

责任编辑:宫锡曼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