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的漫画王国:左拥情怀 右揽资本

2021-06-22 10:15:32作者:孙琳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从0到100万用户,你用了多久?”面对投资人这样尖刻又现实的问题,多数创业者都避之不及,而快看漫画的创始人陈安妮的答案却能让投资人立即掏出300万美元,因为她只用了“三天”。

图:快看漫画创始人陈安妮用自己擅长的插图绘画讲述了自己的创业经历,并勉励想要进入漫画行业的新人:“请坚持你的热爱” 

2000年初,去街角的漫画书店租一本日本漫画,还是少数学生们的“小众”爱好。如今,许多年轻人手机里都装着几个漫画APP,上班途中就能看完自己喜欢的国漫最新连载……被冠以“二次元”的动漫行业因其3亿多的受众、1500亿元(人民币)的产值,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主流”。中国动漫产业经历了十余年的发展,迎来公认的“黄金时代”。左拥情怀,右揽资本,创业公司和大型视频平台纷纷入局,以笔为剑在“二次元”界一争高下,陈安妮便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

挥袖辞锦玉 只身闯京华

陈安妮的22岁跟多数人不太一样。2014年广州阴冷的冬天里,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们都忙着到处投递简历,她却早早实现了财务自由、过上了人人艳羡的网红生活。这个当年因负担不起学费而不得不放弃美术专业的汕头姑娘,大二开始在微博上发表自己的漫画作品,如今已成了坐拥千万粉丝的漫画家。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安妮决定与眼前的锦衣玉食告别─去北京创业。

这个大胆的想法源于她的第一次北京之行。“汕头长大,广州上学,从没去过北京”的陈安妮,被邀请赴京参加李开复的聚会,“聚会内容我全忘了,但因为参观创新工场,我第一次接触到了风投、创业等概念”,安妮对大公报说,北京良好的互联网创业氛围让她萌生了来此创业的想法,“做一个原创平台,扶植像我这样的漫画作者。”

于是,安妮来到北京,在五道口的华清嘉园,租下120平米的房子,开始了创业,仅有的12个员工大多是慕名而来的粉丝。“如果不创业,我也可以继续当个微博网红,一年能赚不少钱,可以每天画漫画,日子也比较轻松。但创业之后,压力和挑战就变得很大,肩负一个团队的责任。”

遇阻再执笔 资本先震惊

事实上,安妮的创业也并非一帆风顺,“没经验、没资源、没人”成为她创业初期的拦路虎。“当时我们就是一群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有工作经验,也招不到有工作经验的人,投资人也不相信我们能做好一个漫画平台。”没有投资,安妮只能靠先前做网红的积蓄苦撑,在团队的努力下,2014年12月,“快看漫画”APP上线,却鲜有人问津。 

创业的经历和痛苦使安妮再次拿起画笔,当月,一篇名为《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的漫画在微博上激起千层浪,超过2亿的阅读量为快看漫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连续三天登上苹果应用商店App Store榜首。快看漫画这才开始获得认可,第一笔投资也终于入囊。

拿到投资,安妮启动了“30万元正版计划”,筛选优秀原创漫画,之后又举办了一系列扶持国漫的政策,如今快看漫画已经拥有了2000部正版漫画作品,近千位签约作者。2017年12月,快看漫画宣布获得1.77亿美元D轮融资。目前,快看漫画总用户数超过1.7亿,月活超过4000万,成为内地最大的漫画平台。

江湖仍风雨 赖有佳作生

2014年至2017年,不仅是快看漫画的黄金三年,也是内地漫画行业的黄金三年。在资本的驱动下,三年间内地共成立163家漫画创业公司,占目前总数的53%。腾讯、网易、爱奇艺、UC等互联网巨头都将触角伸向漫画领域,资源投入以及布局角逐将愈演愈烈。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动漫行业市场前景及投资机会研究报告》预计,2019年,中国动漫产业市场规模将进一步增长至1765.6亿元。正如安妮所说:“国漫正在迎来最好的时代。”

高速发展也暴露出快看漫画的不足,安妮坦言目前团队成员太年轻还需要成长,亦缺乏国民级的IP(知识产权)作品,作品的质量和数量都需要不断提升。面对日益激烈的角逐,以付费阅读、广告和IP开发为主要营收来源的快看漫画,正在探索广告植入、付费阅读、衍生品、电商、游戏等新模式,“我们希望搭建起一个良性且多元的收入体系,将漫画打造成一个产业,为创作者谋取更多的福利”,安妮说。

在她看来,当下内地热门的影视剧大多改编自80、90后追捧的网络文学作品,而三五年后,中国最火的IP一定改编自95、00后所看的漫画。“漫画承载的使命不仅仅是漫画本身,还是中国年轻文化IP的未来。”

内容为王\“我的偶像不是人”


“爸爸,又更新啦!”听到儿子的欢呼声,同样作为香港热门IP《西行纪》粉丝的文娱投资人王晨宇也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来到了儿子把玩的手机前,只见屏幕中呈现的正是父子二人的偶像“唐三藏”。王晨宇告诉大公报,他在乾元资本研究各种IP的过程中,深深地被优质内容所吸引,追更唐三藏一晃就有好多年。“在偶像经济充斥的年代,我的偶像是人,却也不是人。”

在香港漫画家郑健和、邓志辉的创作下,这位唐三藏既不同于西游记里的呆板木讷,也与周星驰电影里罗嗦到令人爆炸的唐僧形成了极大反差。王晨宇介绍称,《西行纪》号称史上最具颠覆性的西游系列,唐三藏摇身一变成了取经小分队的核心力量,不仅武艺高强,性格也相当的接地气,精明、暴躁、不拘小节、玩世不恭成了他的代名词,且把拦路的妖怪、天神耍得团团转。听起来无比荒诞的人设却又让人觉得合情合理,试想西行之路凶险异常,没有过人的头脑与本领,哪能保得自身周全。“这个更加贴近生活的设定让唐三藏变得有血有肉、活灵活现地展现在读者面前,赢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不愧为腾讯S级佳作。”



作为一个父亲,王晨宇认为成功的教育需要趣味灵活性,目前漫画市场充斥着一些较为低俗的内容,不知不觉就为下一代带来了负能量,因此好的作品其实是最好的老师,对他们的思维方式都有很大促进作用。《西行纪》除了画风精良外,突破天际的脑洞也让人大开眼界,完全跳出了西游的框架,宏大的世界观、巧妙的人设都加分不少,跌宕起伏的情节让人欲罢不能。如今,唐三藏已经成为了不少年轻人的偶像,相信这个全新、搞笑、对理想坚持不懈的硬汉正在深深地影响着热爱他的读者。

成就念想\“靠画漫画来养活自己了”

图:漫画《双》的作者青枫静晚称,市场与自我风格之间的平衡是最大的挑战

“老臣得悉有奸佞之徒对世子心怀二心,意图不轨!”想要篡权的老臣正对着台下的人群编造太妃谋反的台词,满朝文武一片哗然……环环相扣的情节和流畅的线条笔触,都很难让人相信这部名为《双》的漫画作品,出自一个新人之手。辞去广告公司的高薪职位,85后的青枫静晚终于实现了多年的梦想─当一个漫画家,《双》便是她的首个作品。 

“画漫画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啊!”打开青枫静晚的个人主页,这样一句话被她用来当作自我介绍。从小就喜欢看漫画的她,像大多数孩子一样按部就班地读书升学,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广告公司工作,“薪水不错、压力很大”的几年里,青枫静晚心里总有放不下的念想─画自己喜欢的漫画,当一个全职漫画家。 

漫画《双》的作者青枫静晚称,市场与自我风格之间的平衡是最大的挑战 

对于她的决定,开明的父母并未阻拦,但来自社会的压力却始终挑战着她的勇气。“漫画一直被认为是幼稚的,是小孩看的”,青枫静晚曾以为自己这一代人长大了之后漫画就会繁荣,但是现实却有些“骨感”─依然很多人对漫画有着刻板印象,看漫画等于不成熟,喜欢二次元等于怪咖。“虽然现在喜欢漫画的人确实变多了,但年龄段依然偏小,漫画的地位和所占的读者比例还远远不够。”

首个作品一举打响

每天12个小时与画笔为伴─青枫静晚的漫画家生活丝毫不比广告公司轻松,但她却乐在其中。从2017年6月开始连载,这部融合了古风、宫斗、武侠等元素的漫画《双》已在快看漫画平台上获得5.63亿的人气值,30万人关注。

她告诉大公报,虽然收入不及广告公司,但她已经能够“靠画漫画来养活自己了”。眼下对于她来说,市场与自我风格之间的平衡是最大的挑战,“漫画毕竟是商业艺术,必须要让读者喜欢,但也不能完全的迎合市场,相信每个漫画作者都是有自己在作品上的追求……”青枫静晚正在努力寻找着两者的平衡点。

她相信,决定一部作品幼稚与否的应该是内容而不是表现形式─“希望能够有更多人能够放下成见,喜欢漫画这种艺术。”

投资者说\投资人:国漫前景可期

图:去年暑期上映的《快把我哥带走》,用极小的制作成本取得了3.5亿票房\网络图片

专注文娱投资的乾元资本创始合伙人王晨宇指出,中国动漫产业的前景非常可期,包括平台、内容和衍生品是目前三大投资热点。

王晨宇表示,随着内容行业的复苏,平台结合当下年轻人的消费需求,迅速聚合优质内容,产生了大量的流量效应,是投资的首选。中国动漫产业的第二投资热点是内容端,“它经历了很长的复苏阶段,2014年前基本一潭死水,之后一些行业人开始回归,内容质量有了很大提升,无论制作能力还是策划能力都有了很明显的飞跃。”

而衍生品则是中国动漫产业的第三个投资热点,中国市场几乎是从零开始。由于此前盗版泛滥,所以很多东西做不起来,但现在的制作水平提高、做工精良,加上版权意识越来越强,因此,王晨宇认为衍生品的将来会有较好的发展前景。

在王晨宇看来,国漫的前景非常可期。首先,90后对“二次元”较为热衷,而且他们对“民族化的东西反倒很有情结”,多数B站的年轻观众都对《我在故宫修文物》等带有传统文化、带有中国特色、带有民族情结的内容“比较买帐”,所以国漫这几年开始盛行,大量的人才开始回归。“而在此之前,日漫的作品都是80后在看。”

坦言盈利模式存在问题

不过,他坦言,不可否认,国漫的盈利模式仍有较大的问题。“漫画的制作周期非常长,形成IP更是需要培养,像日本的多啦A梦、七龙珠等都是经过了几十年的沉淀后,才形成了强大的IP效应,而国漫才刚刚兴起,IP积累厚度不够,存在变现上的问题。”

对于创业者,王晨宇建议,首先应思考如何让公司持续的运转下去。“很多公司都在做To B(面向企业客户)的生意养自己,从而支持较长周期的IP创作。”

此外,他强调,“一定要定位好作品,切精准的人群,做比较轻的体量反倒变现比较容易。”他举例称,去年暑期上映的《快把我哥带走》,这就是“快看漫画”上很经典的IP。“它内容做得比较轻,讲述的是兄妹生活的点点滴滴,每幅画是生活中的小段子,切入的人群是暑期学生,比较容易打动人心,用极小的制作成本却取得了3.57亿票房─这是典型的靠讨巧的作品获得可观变现的例子。”

责任编辑:宫锡曼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