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明星合伙开店 让电影照亮创业梦

2021-06-21 17:35:11作者:陈旻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与明星合伙,让梦想开花”。以掘金影视IP衍生产业为新业态的“电影+”燃梦计划日前在江苏无锡宣布启动。和乐悠悠文化产业集团执行总裁赵欣介绍,承载燃梦计划的一档全新的与明星联合开店的实战综艺节目《我想开个店》,已在江苏卫视进入前期制作,预计于今年11月开播,而全国开店招商海选正在抖音视频火热展开。中金资本总裁单俊葆认为,电影加新零售形成的衍生市场,使得投资电影本身更像是项目型风险投资,“可能会进到一个万亿的市场。”/大公报记者  陈旻(文、图)
 
  5月30日,在“2019太湖影视文化产业投资峰会”开幕式上,和乐悠悠文化集团、江苏华莱坞联合中金资本等共同设立规模15亿元(人民币,下同)的和乐电影衍生产业开发基金,标志着为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开辟了一条全新道路。
 
  基金重点打造的项目由和乐悠悠影业发起,联手人民网、抖音、中国电影美术学会、北京大学创业训练营等,与北京文化、真乐道、拾谷影业等影视圈20余家电影公司,计划依讬《我想开个店》,开发影视衍生品市场。
 
挣脱票房依赖 为电影IP赋能
 
  在娱乐多元化的当下,文化产业的“泛娱乐”已成为市场热点,影视IP热在中国电影市场一直呈现升温趋势。单俊葆分析,在美国,电影的盈利,30%来自于票房,70%来自于后市场。而中国却相反,电影盈利90%靠票房,仅10%来自于电影衍生品。“所以我们一直希望能够看到在围绕电影IP或者是后电影的衍生开发,能够产生更多的价值。”
 
  据介绍,这个中国首档明星与素人合伙实战创业的综艺节目,以电影场景+新消费,电影与科技、时尚、亲子、美食、运动等生活要素的融合,将放大影视IP的商业价值与市场效应。
 
  把完整的一条产业链融合起来,赵欣足足筹备了两年半。他带着自己的想法找业内各大电影公司谈版权,跟演员明星们谈合作,跑电视台和各平台谈综艺沟通。所幸,他的设想在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得到“一拍即合”,无锡华莱坞将时尚街区更名“和乐梦工厂”,成为燃梦计划落地的第一个园区。园区内除了商铺、住宅、办公楼,还将建会展中心,联合电影美术协会、人民网每年举办颁奖典礼,让优秀创业者获得更多资源嫁接的机会。
 
  赵欣充满激情地描述燃梦计划,“整个园区是个免费开放的创业基地,是个电影+新消费,电影+农业,电影+科技,电影+各种各样的内容,我们陪同创业者共同成长。”
 
图:电影《超时空同居》场景充满梦幻(受访者供图)
 
  记者在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的电影时尚街区内见到,复原了2018年电影《超时空同居》中重叠了1999年和2018年两个时空的房间,屋内中间隆起的地板意味着时空的分隔,一边是1999年的老式吊扇、枱灯、电视机,一边是2018年的壁挂式空调、豪华水晶吊灯。置身其中,令人梦幻般进入既能“回到过去”、又能“去往未来”的电影场景。这样的电影场景商铺内销售的饼干等产品,吸引着被电影打动的年轻粉丝。
 
  据介绍,占地5万多平方米的第二个“和乐梦工厂”建造已在昆山进入前期设计、改造。赵欣表示,他们不会做太多创业基地,“只做3到4个园区就够了。”
 
用电影场景复建一个店
 
  关于项目盈利,赵欣表示,“我们陪伴小店共同成长,我们在每家品牌中保留一部分未来可兑现的股权”,“未来能赚多少钱?我们都不知道。但我相信,我们帮创业者嫁接了最可能成功的因素,成功率会是高的。只要有1个或10个品牌做得很好,能均衡我们的成本,我们就可以了。”
 
  和乐悠悠首席董事、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夏陈安介绍道,“电影+”燃梦计划的第一步,是用真人骚综艺节目,将电影与明星、实体店融合,用电影场景复建一个店,将电影美学向生活美学延伸和覆盖。
 
  夏陈安概括地说,“电影+”燃梦计划其实落到最后就是要开一个店、开若干的连锁店。“但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店,是带着梦想的翅膀,它是我们电影、综艺、多种艺术的结晶,它是带着美学和智慧的折射。这样一间间店能够从无锡出发,从昆山出发,走向全国,甚至走向全球。”
 
资本退潮 影视市场回归商业
 
  “电影+”燃梦计划能得到各方支持,赵欣认为是因为一直处在非理性状态的市场“刚刚冷静下来”,“以资本见长、以投资见长的公司正在退出,真正在做内容的创作者们开始占领整个影视行业和市场。”“整个市场冷静了、安静了,影视衍生产业巨大的市场开始显现。‘电影+’燃梦计划目的是使影视行业回归商业本质。”
 
  2018年9月30日,内地艺人范冰冰偷漏税遭处罚,引发内地整个影视行业税收政策收紧。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表示,2018年中国的电影产业迎来了新一轮调整,这里面既有国家对电影规范化发展的管理、要求,也有行业转变发展方式的自身需要,是行业快速增长到一定规模后的必然经历。
 
  中影股份总裁江平则坦言,2003年以后,电影改革门槛降低,大门敞开,各种资金涌入。而今,电影市场洗牌,“那些想混一把钱,挣一点所谓的票房投机者就离开了这个圈子,对电影界来说这是一桩好事。”圣世互娱董事长贾佳认为,内地对影视市场的严格规范,为了衍生品市场后续的发展奠定了很重要的基础,而好的影视IP,必须以优质内容形成品牌化,其衍生品才能有市场基础,“不形成品牌化的话,影视衍生品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燃梦计划合作方人民网副总裁宋丽云表示,在“互联网+”的语境下,高新技术被不断引入影视生产领域,为产业创新提供了强大的科技支撑,互联网思维渗入产业肌理,“大数据”“众筹”“网生代”“IP”等都成为市场新的生长点,推动影视产业呈现蓬勃发展的态势,进入增长新常态。
 
“我们是电影人,不是地产商”
 
  只因为自己曾深陷创业艰难的泥淖,所以要为创业者铺路。“电影+”燃梦计划主要发起人赵欣感慨道,萌生此计划实质为电影行业发展的降位思考,“我们也是创业者,我们太难了!实在太难了!没有人帮助,从0开始到0.5,都得靠自己。要每天去求人、找人,不光是资金,还有想法理念被认可,太难了!”
 
  赵欣设想,提供一个创业空间,吸引来自全国各种各样的创业品牌,“我们不收房租、还包装修,将创业成本降到最低。只要你有兴趣跟演员合作,演员也有兴趣把自己曾经出演的电影场景和在电影场景中展现的美术素养呈现,这就是个好的品牌。”
 
  “大家在这儿开店,实际是尝试你的想法。做得好的,有团队帮你品牌化管理,全国输出,不好的物竞天择,淘汰。”赵欣强调:“我们的初衷是成就和帮助别人,同时再成就自己。”
 
  三年前,公司前辈退休,给公司留下位于昆山市中心的一间酒店,“项目出发点从这开始。”赵欣说:“是一个破酒店,特别破,荒了七年。”“七年前,我就动脑筋,能不能把它做成文化创意产业园,但在今天已不符合时代的需求。我就找地产公司,想用房租继续做电影。”
 
  “但我们的标签是电影人,不是地产商”,赵欣转念拓展电影衍生产业,“既然有这样的契机和机会,到底有没有可能与本行业关联上?能不能把这些地方装修好,给那些有本事、有能力的、有想法的人去开店、创业?我们搞个基金去支持,你在这儿的创业成本最低。”
 
  赵欣找到好朋友演员郭京飞,问他“你有没有其他特殊才能,你喜欢干什么事?”郭京飞对儿童戏剧培训和教育特别感兴趣,他回覆赵欣,“我能不能在这个方面去尝试。”
 
  “我就不断地与演员们沟通,发现他们都有一些在表演之外其他的技能”,赵欣语速很快,他说,项目所做的是去明星化,不是带着明星的光环来给店铺赋能,而是明星用自己演艺外的技能,与普通人共同创业,“明星也是创业者”。
 
宁静:“电影+”重组我的梦
 
  从一个剧组到另一个剧组,分分合合、星离雨散是影视演员们的常态。内地著名演员宁静表示:“电影真的就是一个梦,我们把它很辉煌的建立起来,瞬间给它恢复到什么都没有。这对演员来说,我们不断面对一个相聚,又面对一个离别,心是被撕扯的。”
 
  憧憬着“电影+”燃梦计划的前景,宁静说:“这个计划我认为它真的是很燃的计划,对于我是各种翅膀展开很多丰富的想像。我会看到我当年曾经演过的某一部戏,被梦幻般再现,这对于演员来说是另外一种激动人心的时刻,是再把我的梦组建起来的时刻。”说到这些,她的双眸闪动着特别的光亮,“我觉得这不仅是我们参与开一个店,也有助于演员的心理建设。”
 
  宁静希望这个真正的计划可以把大家凝聚在一起,“我们可以经常见面,偶尔串门,大家都来走动一下。”
 
  赵欣介绍道,“电影+”燃梦计划是借助平台的流量,为明星与艺人在演艺之外展现才华的另外一个空间,让观众看到演员们在银幕形象之外更具人格魅力的那一面。项目在演员们中间产生较大反响,“有些人很有兴趣,有些人想看一下除了演艺外有没有其他的发展机会。”
 
内容优质 版权才有价值
 
       记者了解到,“电影+燃梦版权库”已拥有200部影视版权和400部着作版权。
 
  天工影业董事长常洪松强调,影视行业最值钱的是版权,“我们跟国外投资者做金融讨论的时候,他们投资一家公司最看重的是这家公司的片单库。我们国内很多投资人却是看这家公司历年的报表。”
 
  常洪松认为:“一家影视公司真正值钱的是手里的版权,版权是激励行业的人去把作品做到更好,做到长远能够留在行业里,让未来的观众也愿意去看。现在有很多的90后、00后,他们一定还会去看豆瓣推荐的全世界最好的100部电影。”
 
  “这个逻辑才是这个行业真正存在的逻辑”,常洪松强调:“你要制作更好的内容,这个内容可以永久流传,在流传的过程中获得版权收益。我在美国跟一个编剧聊天,他一生只写过一部电影剧本。因为他是参与电影分帐的,一辈子一部电影的版权收入便可以过一生很舒服的生活。”
 
  “电影+”燃梦计划联合电影里的场景、电影里的演员,还有连锁店经营的成熟机构,按常洪松的理解,“大家坐到一起,帮一部电影开发电影里跟场景有关的店面,可能是咖啡馆,也可能是其他店面。使得这些店面能够进入到老百姓的生活里,这也是一种版权的衍生。”在他看来,做影视行业就是做文化,“我们做出优质内容,才能够影响更长远,版权才会越来越有价值,我们才能够分享里面更长远的价值。”
责任编辑:张晨阳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