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自白:创业路上无捷径

2021-06-21 13:37:48作者:熊君慧 胡永爱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为什么把自己逼得这么狠?”面对员工这样的问题,锺薛高创始人林盛只能苦笑:“我们舒服了,用户就不舒服了。”锺薛高、三顿半咖啡、茶颜悦色……消费者看到的是这些小众消费品牌所擅长的产品营销─这是“冰山一角”,海水底下的“冰山”是团队对产品、供应链、服务等经营管理每一个环节的极致创新和严苛要求。\大公报记者 熊君慧 胡永爱

消费者的认可让这些初创企业迅速地站上了“专业拳台”,与百年老店、国际品牌一较高下。相比赚更多的钱、拿到更多投资,他们更愿意活得久一些,再久一些。创业团队接受采访时不约而同表达了同一个观点:创业路上不走捷径,不凑合。正如林盛所说:“输不丢人,怕才丢人。大家一起加油,在这个舞台上站得更久一些!”

连续创业 一步一个脚印

“我立了一堵墙,现在要自己翻过去。”林盛这句话说的是他过去13年在上海经营广告谘询公司的经历。他不仅提供谘询意见,甚至参与到企业运营管理,是冰淇淋行业几个着名案例的幕后推手。协议到期后,林盛意识到,可以干些实业。稍加考虑,他选择了熟悉的冰淇淋行业,这也意味着他要与“过去的自己”竞争。

在林盛给自己“垒墙”的时候,吴骏也在为自己“搬砖”──他和团队在长沙经营一家精品咖啡馆,这7年的经验积累不仅是他2015年创立三顿半咖啡的“基石”,更让团队磨合得极为默契,达成了共同的目标和理念,甚至到了“一个眼神就能交流”的地步。

在林、吴二位稳紮稳打的积累期,长沙人吕良还在屡次创业的阶段。正是屡败屡战的经历,让他习惯放低身段,可以淡然看着90后、95后团队研发的一杯杯奶茶成为长沙的特色小吃,一手创立的茶颜悦色100多家门店成为城市的地标。他说,创立5年的茶颜,名气是有了,基本功还不到位。老板在学着做一个老板,店长在学着做一个店长。

“投项目首先是投团队。”天图投资管理合伙人潘攀说,天图分别投了这三家公司,创始人都是连续创业者,既有一定相关领域的经验积累,又有不断创新和学习能力,完成从0到1的蜕变后,他们都面临从1到10的飞跃。

挑战自我 远离舒适区

快速获得市场认可的锺薛高,没有走普通创业公司代工、贴牌的捷径。公司创立不久,林盛和管理层曾经开过一个茶话会,讨论的主题就是:我们的舒适区在哪里?短板在哪里?大家讨论之后得出结论,营销是锺薛高的舒适区,团队成员精于此道;供应链很可能是软肋。林盛下决心,锺薛高必须重资产──就重在供应链、重在人才培养。

雪糕生产设备引进、组建,原材料采购到生产,都由锺薛高的员工亲自掌控,“每一个工厂我们都有6个人的驻厂团队,两套生产线、两套生产班子。”林盛介绍,在供应链方面,重金从大型企业高薪聘请了专业人才加盟。今年开始锺薛高跟顺丰、圆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锺薛高有优先配送权,让冷链配送更快捷、安全。如今,锺薛高的供应链团队在同行中可算是“顶配”。

很多创业公司先是解决量的问题,销量上去了再考虑完善供应链,做品牌。可是在林盛看来,这不是一二三的关系。“如果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是可以计划的,那就不存在创业失败。”他说,当做完A再做B时,你会发现市场没有给你时间和机会。所以很多新型企业和网红品牌会发生断崖式下跌,会走不下去,肯定是某条腿太短了。“我担心市场不给我们时间。所以,我们希望尽量做一个综合发展的公司。”

自我“找茬” 时刻保持危机感

吴骏也是一个极有危机感的人。他经常对员工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不自己找问题,别人就会来找你的问题。”他也把这套“自我找茬”的做事方法用在了产品研发中。2018年,三顿半研发了两年的冷萃即溶咖啡上线。除了冻乾速溶技术的升级版,技术上实现了3秒钟溶于任何温度的任何液体(热水、凉水、牛奶等),另一个创新体现在包装形式上,没有用传统的无纺布、塑料袋,而是用百分百可回收材料制成的迷你杯装,外观看起来很酷。

就是这款很酷的小杯子造型,吴骏推翻了无数次。最开始是个圆形,最后都已经下单开模具了,吴骏又改了,因为“忽然被什么拍了一下脑袋似的”,有个声音告诉他:“还不够好。”圆形好方形好都只是造型,最终的杯子变成了三顿半独有的专属造型符号。

在增加用户黏性方面,吴骏也是煞费苦心。他介绍,下月将推出回收小空杯计划,消费者用小空杯兑换新的咖啡和主题周边产品,回收后的小空杯将制作成有趣的主题产品,比如文具或者手办等等。

屡败屡战 在失败中反思

如果说吴骏的危机感来自自律,那么吕良的危机感则来自过去的失败。做广告出身,做过盖码饭,开过卤味店,加盟过奶茶店……全部以失败告终。吕良没有怨天尤人或者自暴自弃。“我感恩失败。失败让我知道哪些是死路,更加沉下来心来思考细节。”他说,“普通一家奶茶店3个月开张,而茶颜光策划和筹备就足足花了一年多,比十月怀胎还要长,差点成了行业笑话。”

无奈,吕良还是做了一件头脑发热的事情,创立了茶颜的副品牌知乎茶也,开始做茶叶零售后转型做奶盖茶,结果“生意跟不上颜值”。“它就是在我头脑发热的时候,及时地来泼了一盆冷水,让我意识到脱离原来的时间和环境,成功的经验是不能复制的。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能力没那么强,只是因为所有成功的因素都聚齐了,才导致了茶颜的成功。”他说,朴实的目标就是希望茶颜“活久一点”。

创始人速写\“福尔摩斯”林盛


林盛每天刷评论,评论从最初一天几百条到现在几千条。“评论太多,快刷不动了!”他有句口头禅:创始人如何离消费者越来越远,公司肯定好不了。管理上遇到一些跷蹊的难题,他总是立刻着手查找原因。

采访中,记者向他反映,购买的一箱锺薛高中有两支玫瑰酒酿雪糕不成型,拍照发给客服后立刻获赔了一箱新的产品。听到这一情况,林盛立刻来了兴趣,他进一步追问收到雪糕的细节,然后逐一分析:首先两个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快递公司分拣站和运输到家可以排除,因为收货及时,且乾冰未化,同一箱中的其他雪糕也没有融化迹象。

思考片刻,林盛得出一个推论:有可能是冷链车厢内温度不均造成。“在门边的箱子有一侧温度可能会稍微高一些。具体原因还要进一步排查。”他边说边笑着对大公报记者感慨,“每天把自己弄得像福尔摩斯一样,一有蛛丝马迹就顺藤摸瓜,希望把问题扼杀在源头。”

“咖啡上瘾者”吴骏


经营精品咖啡馆时,为自己和客人冲泡一杯香浓的手工咖啡,对吴骏来说是一种享受。

创立三顿半咖啡之后,咖啡不只是杯中饮品,而是渗透到生活方方面面、嵌入脑中牵动他的每一根神经。“生活里看到的所有东西都让我能联想到咖啡。”吴骏这样形容他的生活:看电视、看电影,有灵感就记下来;出去旅行、开会,看到酒店、街上很多东西都会联想到咖啡;接受采访,记者有什么好的建议他也随手记下……他说,已经形成了惯性思维,任何事情都能跟咖啡、跟三顿半联系起来。

都说“咖啡是一种生活方式”。爱喝咖啡的吴骏,将咖啡融入了他的血液之中。

佛系老板吕良


采访吕良,经常是问题比答案长。他给记者留下的印象是:惜字如金。茶颜成功最大的因素是什么?吕良毫不犹豫回答:天时。再三追问,他才说:“生在这个时代,撞上了风口。早几年、晚几年都没我什么事。”

吕良网名“小葱”,人如其名,性情温和,很多人评价他是“看起来一点也不像老板的老板”。从来不引经据典、长篇大论,水瓶座的吕良在工作上却有颗处女座的心,对细节无比挑剔苛刻。看到店面服务懈怠,他会和运营人员拍桌子;设计配色构图太敷衍,他会和品牌负责人拍桌子;客人投诉没有第一时间处理,他会跟客服人员拍桌子……在具体的工作面前,他近乎任性和湖南人特有的霸蛮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然而,谈及茶颜未来的发展,他又似乎很佛系──专注于事情发生的过程,尽人事听天命。

他说,茶颜的团队经常用很笨拙的方式和很纯粹的心态做事,常会有犯傻的地方。对于茶颜被称为“长沙小骄傲”,吕良觉得忐忑大于惊喜,“毕竟一个奶茶被当做地方特产还是会觉得德不配位。”

记者观察\消费者王朝已经来临

图:网红店舖外常常大排长龙,尤其受年轻人喜爱

花费月余时间,采写林盛、吴骏、吕良的创业故事,上下两篇,只是一鳞半爪,笔者最强烈的感受就是,他们的创新已经超越了固有的思维方法,他们对产品、对团队甚至对自己都极为严苛,为的是能够给消费者提供更有性价比的产品,这是因为今天的商业面对的是越来越内行的消费者。

商家和消费者比内行

无论是对咖啡、红酒,还是服装、家居……消费者的审美越来越高,脑袋里的知识、资讯越来越多,低价、不掉价的好产品挤掉了许多传统意义上的知名品牌,赢得消费者的心,这也让锺薛高、三顿半咖啡、茶颜悦色迅速在行业中不仅站稳了脚跟,还有了跟“老大哥”一较高下的可能。

移动互联网正在给消费者赋能。商家过去吃信息不对称的红利,现在移动物联网让这些红利在消失,市场透明度在增加,消费者之间可以形成联合。商家和消费者之间的博弈越来越变得内行之间的博弈。这样的环境下,创业者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内行。

产品拿得起放不下

面临高房价、经济环境不景气的现状,每个人在压缩大宗消费的同时,还是需要在生活当中为自己找一点小确幸。于是,对高品质、低价格的消费需求显得极为迫切。面对正在升级的消费者,越来越内行的买家,只有价格打折、价值不打折的商品才能成功。最好的产品体验就是让人拿得起、放不下,这样的产品才能悄悄大卖。

毕竟,靠信息不对称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真正的消费者王朝已经来临。

责任编辑:宫锡曼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