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企高成长背后的喜与忧

2021-06-18 17:26:37作者:宋伟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绝大多数科技型初创公司,在走向商业化的路上都遇到很大挑战
 
  伴随着科创板的开市,一批符合国家战略、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的科技创新企业步入资本市场,迎来高光时刻。但对内地绝大多数科技型初创公司而言,他们仍在梦想的道路上探索,或许有初获成功的喜悦,但更多的是遭遇市场资源、人才储备、技术壁垒、资金困境的忧愁。近日,大公报记者走进不同领域的多家科创企业,聆听创业者的故事,他们背后的喜与忧,正是千千万万科技型创业公司的真实缩影。
 
  核心成员80%以上具有博士、博士后教育背景,在人工智能技术领域拥有丰富的科研和技术开发经验……这样一支兵强马壮的科研队伍,却在走向市场的初期遇到了商业化挑战。灵伴天音市场合伙人陈彧婷直言,他们缺乏的是可依讬的行业背景和产业资源。作为源自北大的人工智能语音交互领域创业企业,技术产品化是迈向市场的第一步。她强调,灵伴天音始终拒绝“为人做嫁衣”式的单纯技术输出,虽然这一商业模式短期可行,但长期难以获得综合竞争优势。
 
  借外力破解资源匮乏
 
  经过一番争论,创业团队最终选择了人力密集型的传统产业──呼叫中心作为行业落地的破冰实践。在她看来,呼叫中心的核心业态就是对话和服务传递,这也恰恰是AI语音交互能力的研发目标,也能在高频的人机互动应用中快速实现算法优化、技术升级和产品迭代的多重目标。
 
  方向确定后,向行业资源优势企业“借力”成为灵伴天音的关键一步。得益于其研发的核心产品“睿思1.0”测试成功,BPO(业务流程外包)领域的领军企业泰盈科技向他们伸来了“橄榄枝”。
 
  相较于已经成熟的AI客服板块,王少莆负责的AI音乐板块则是刚刚起步,内地市场一片空白。作为首发技术,AI作曲和全景声到底能不能获得市场认可?身为产品总监的王少莆坦言压力很大。“事实上,全景声项目在国内的认可度没有我们想像中那么好,在不断得到一些正面和负面反馈的过程中,我们也在不断完善硬件和内容。但不容置疑的是,全景声未来将取代现有的立体声,这是一个大趋势。”
 
  整个夏天,王少莆在内地各大城市穿梭推介。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最终拿到一家三甲医院的声音空间升级改造项目。搞技术研发出身的王少莆直言,“全景声项目需要囤硬件,成本、效率都是问题,自己做合不来。所以市场推广上,我们现在也在和一些代理商合作。”
 
  受困产业链下游滞后
 
  与从“象牙塔”走出的灵伴天音不同,同样获得天使轮融资的内地首台全景相机研发商──泰科易,面临的则是产业链下游发展滞后所带来的难题。创始人王权(圆图)坦言,公司发展与很多新技术产品遇到的困难相似。“就像智能手机在2G时代的发展就很不顺利,但3G尤其是4G到来,让智能手机飞速崛起。目前的时代,产业链下游的VR一体机亟需完善和提升。”
 
  从1999年开始创业的王权,之所以选择研发国产全景相机,正是源于电力客户对现场场景的还原需要。“电力公司拥有漫长的电力线路、沿线的电力设备、大量的工程现场、分布广泛的重点用户等,这些现场的情况非常复杂,靠人工描述不靠谱,而普通的拍摄手段,很难将现场的情况展现清晰。”
 
  鲜为人知的是,泰科易的核心人才几乎全部来自于当时辽宁最大的民营电力信息化公司,从原公司的总经理、技术总监,到硬件设计、软件开发、测试负责人,这支核心团队积累的大量管理经验和用户解决方案设计、实施经验,都为泰科易的成功研发埋下了伏笔。
 
  “2005年Google街景技术出现后,我们就一直在研究将这个技术应用于电力现场的信息采集。从几十万美元的美国设备、加拿大设备到德国设备……直至2013年,我们发现国外最先进的设备还是无法满足用户对清晰度、拼接质量、操作便捷性等方面的要求。”王权总结道,在做了大量市场调研和技术可行性分析的基础上,企业最终决定全力投入研发国产首款全景相机。
 
  百万资金打水漂
 
  从最初对产品粗浅的理解,到真正动手研发,再到最后成功推出产品,泰科易可谓历经风雨。“就拿同步拍摄问题来说,全景相机要保证在微秒内同步拍摄,否则照片就无法做到点对点拼接。当时国际上还没有这项技术,我们花了100多万请富士通帮忙,但由于无法突破体系架构,这个项目最后做砸了,我们的钱也打了水漂。”王权说,这打破了自己一直以来认为外国技术先进的误区。“国外企业研发不出来,不代表中国企业也不行。”
 
  “为了突破技术壁垒,当时投入的人力财力,可以算得上是破釜沉舟。投资人给的500多万,加上这几年我们赚的钱,里里外外大概2000多万,全都投进去了。”王权感慨,幸好得益于核心团队先前积累的十年硬件和软件研发经验,先后克服了算法、硬件、光学等技术难题后,历时逾三年,终于在2014年8月推出国产首款产品。“我们领先国内第二名17个月,这为占领国产全景相机市场奠定了基础。”
 
  王权坦言,全景相机的市场规模现在还很小。“全景采集、制作传输、全景展现、广告效益共同形成全景应用产业链的闭环。虽然国内的全景采集和5G传输已经比较成熟,但以VR为代表的全景展现还有很大差距。闭环无法形成,自然也没有商家愿意买单。而这些问题远不是一个全景相机企业能解决的。”王权无奈地说。
 
  “成者王侯败者寇”是科技型初创企业的真实写照。无论是灵伴天音还是泰科易,无论是自身发展问题还是外部环境制约,高成长性和不确定性始终伴随左右。内地数以万计的科技型初创企业前行之路,依然任重道远。
 
创业旅程\三起两落 忍孤独初尝甜头
 
  从中航工业到航天科工,王宇和团队打破国外流场测试算法的技术封锁,研发的内地唯一一款三维流场测试系统(风洞),已经应用于中国航天领域的最高殿堂。硕士在读期间,年仅23岁的王宇和导师合作创办凌海华威。在此之前,四年间两次创业均以失败告终的他,自嘲经历了“三起两落”。
 
  “我从大一就开始创业,刚开始做的是三维全景,当时感觉特别先进,但互联网时代技术飞速更新,几乎就在一夜间,三维全景被VR、AR取代,项目宣告破产。首次创业失败后,我们团队又选择了做网上影楼,事实上盈利也还不错,但在面临毕业选择时,团队成员却各奔东西。”最后,只有王宇自己坚持下来,与导师陆华伟合作,第三次创业成立凌海华威。
 
  来自山西的王宇,骨子里或许生来就带有“晋商”的基因。“如果我不创业,毕业回老家的话,可以找到一份很不错的工作。但创业是我的梦想,我相信会在这里开花结果。”
 
  “对我来说最大的困难就是孤独。”王宇说,当年一起创业的伙伴都出国深造,就剩他一个人坚持在路上,很多时候遇到困难或者选择,听不到别人的参考意见,只能靠直觉。
 
  回忆起创业初期,他笑言,公司就两个人,导师给予技术指导平时很少来,自己既是总经理,又是技术员,还是客服。独自工作,独自加班。“晚上十点多下班回家的时候,写字楼经常只剩下我和保安大叔,很多时候赶不上地铁就得走着回家。”
 
  正所谓“十年磨一剑”,在经历了那段苦日子后,凌海华威渐渐步入正轨。与哈尔滨工业大学、大连海事大学教授合作研发生产了专业测绘流场流动状况的设备──“华威风影”,已协助多家科研院所完成国家重大科研项目和企业新产品的流场测试任务。
 
  “我们当前的小目标是,融资建一个超跨音速风洞,制定国内探针标定标准,积累航空发动机研发测试数据。我还有一个大梦想,未来想研发航空发动机。有人或许会觉得我是在吹牛,但这就是我坚持的方向。”王宇坚定地说。
 
专家之见\智库吁政府优化营商环境
 
  科技型小微企业在产业群体中占比高、数量大,对区域的创新创业活跃度起到很大支撑作用,但也普遍存在抵御风险能力弱、融资难、招人难、市场开拓难等共性问题。对此,大连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董莉认为,政府应在营造良好创新创业环境,如完善基础设施与创业生态环境,提供顺畅高效低成本的政府服务,构建创新创业服务体系,制定调控有度、精准有效、稳定适配的扶持政策等方面提供针对性帮助。
 
  董莉表示,首先要构建“众创空间─孵化器─加速器─产业园”创新创业孵化体系,通过政府政策引导,改变小微企业松散、低水平的创业形态。其次,构建科技金融服务体系。建立政府引导基金,设计鼓励金融机构和社会资金投入的风险补偿机制。搭建科技金融服务平台和信用服务体系,对接企业与金融机构,提供金融增值服务。最后,政府还要不断优化营商环境,在政策上加大对科技型小微企业扶持力度,支持小微科企的项目研发。
 
投资者说\三要素判断科创企投资价值
图:为初创科技型企业提供“一站式”创业孵化服务的创业工坊
 
  在东北首家“国家级科技创新型企业孵化器”、天使投资机构创业工坊总经理戴敬涛看来,除了产业环境,投资人还会从技术水平、产品化、团队能力等三方面判断科创企业的投资价值。
 
  戴敬涛表示,从投资的角度,我们首先看重科创企业又高又新的技术研发能力。“八年来,我们接待的项目统计数据显示,科技创业项目的年增长率超过20%,而且很多项目的技术能力达到了国际水平,部分项目的创新性填补了国内空白。高新区对产业的集聚度高,将大大节省投资机构去找项目的时间,大有‘一夜看尽长安花’的感觉。”
 
  另外,投资人同样看重创业项目的产业化程度。“创业工坊每年接触的科技项目大概2000多个,其中产品小试、中试、量产的项目比例为4:3:3,处于产品中试阶段和量产化的项目可以降低一定的投资风险,缩短研发时间,节省支出。”
 
  戴敬涛表示,有技术研发能力又有较强的市场运营推广能力的团队会受到资本青睐。
责任编辑:张晨阳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