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口罩厂的“疯狂”

2021-06-18 10:49:14作者:俞昼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正在赶制口罩的工人

“我们现在也没空去想后续的产能过剩问题,先甩开膀子干,尽可能多生产一些,给医护人员多一份保护。”浙江建德朝美日化总经理林焰峰在电话里掷地有声,“我们是国家应急储备单位,利润已经不是首要考虑因素,国家利益才要摆在首位。”

一场新冠肺炎疫情,将内地的口罩工厂推到战斗前线。作为全球最大的口罩产能国,中国口罩的总体产能是每天2000多万只,即使在医疗物资生产企业与物流系统春节放假的情况下,每天口罩产能也已恢复到了60%,日产口罩超过1000万只。不过,这样的数据,在疫情防控的持续压力下,缺口依然巨大。

用三倍工资召回当地员工

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的朝美日化,是目前浙江省内三家拥有生产GB19083医用口罩资质的企业之一。为了抗击疫情,这个春节长假,朝美日化没有放假一天,用三倍工资唤回了住在周边地区的130多位员工,50名政府志愿者也全部到岗。“工厂已舍弃了普通口罩和工业口罩的生产,主攻医用口罩和N95口罩,日产20万只。”

“口罩的需求,一线医护人员是第一位的,其次还有公安、环卫工人等等。现在来看,政府只能先保证一线医务人员,其他人员很难,缺口实在是太大了。”据了解,一线的医护人员必须佩戴N95口罩隔断病毒,并且需四小时更换,因此医院的口罩消耗量极大。到今天,仍有大量医院的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处于短缺状态。

1月28日,林焰峰把经销商和电商渠道的货都停了,全部货源交由浙江省经信厅统一调配。“目前,各电商平台的正规货源已非常稀缺,几乎所有正规的口罩厂都被政府统一征用,并被要求优先满足当地的口罩需求。”他坦言,对于线上而言,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面临无货可发的情况。

为了节约人力,朝美日化的天猫店很早就挂出了“即日起所有生产的口罩必须支援武汉灾区,所有的天猫销售暂停发放”的牌子,有些消费者下单后迟迟不见发货,便在天猫后台投诉。“我们也顾不过来了,现在连客服都上前线做口罩,只有等这一阵子过了再向消费者慢慢解释了。”

30多条生产线满负荷运转

在此之前,受原材料成本与人工成本的双重上涨,朝美日化的口罩几乎是贴钱在生产,而且原材料──滤纸也面临着即将缺货的状态。据了解,中国的口罩行业长期都是薄利,代工企业利润则更薄。江苏省江阴某口罩工厂曾对外表示,工厂一年给日本代工口罩3亿只,每只出厂价两分钱,每只赚不到半分钱。面对厂家的疑虑,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表示,在口罩的生产上还将增加供应,疫情过后富余的产量,政府将进行收储。

“紧缺的状态在政府力量加入之后有所缓解。”林焰峰透露,当地政府给企业留出了至少20%的利润空间,政府人员已在厂里驻紮,外面也派了公安保护。“之前受到制约的物流问题也好了很多。”在多地封路的情况下,朝美日化用专车将口罩运往一线医院。

朝美日化目前在浙江有三个工厂,30多条生产线均满负荷运转,几台机器都已出现故障。“现在高等级的口罩都采用超声波机器,无论是KN95口罩、医用防护口罩,还是普通民用口罩,都是用全自动和半自动超声波机器做的。”朝美日化的另一位总经理林焰民认为,如果要从根本上解决口罩的量的问题,关键是在机器上。

“如果能生产大量的全自动口罩冲片机,就能解决很大一部分的产能问题。”不过林焰民感叹道,现在制作口罩设备非常缓慢,最快要一个月时间才能出来一台成型的机器。而一个尴尬的现实是,口罩设备厂集中在湖北仙桃和广东,这两个地方目前都遭遇了严重的疫情。

“各种条件都限制你不可能爆发式增长。”林焰民指出,做口罩不是把原材料和机器买到,马上就能生产的,员工需要至少一个月的培训期。“尽管朝美日化的口罩流水线生产的智能化程度相当高,但一个‘绕松紧带’环节却是全手工制作的,需要大量人力,人力不足导致环环相扣的口罩生产流水线出现了‘瓶颈’。”

公务员参与生产 补人力不足

建德市委组织部于1月31日会同相关单位,招募了50名机关党员干部赴建德市朝美日化有限公司,全力支援口罩生产。据了解,这50名志愿者被分配到绕松紧带、贴棉、套袋三个岗位。“2月3日这一天,分别完成24000个、19200个和7200个,这个产量与厂里工作了5年的熟练工相当,很了不起。”朝美日化生产负责人胡庆辉说,等人工这个缺口补上了,每日产量还能再提升5万至10万个。

随着疫情的持续发酵,口罩在全国各地都变得异常紧缺,林焰峰每天要接几百个电话,几乎都是供应商向他“讨”口罩的。最近,他乾脆把微信头像换成了两个字:“无货”。

前车之鉴\资本盲目涌入 或会血本无归


事实上,经历过“非典”、“甲流”等公共卫生事件的林焰峰,对现在的“口罩热”现象保留了自己的看法。“口罩市场,不会一直在高位。”他直言:“如果这时候带着资本埋头冲进去,也有可能会血本无归。”

时光追溯回2003年非典。当时的情况,林焰峰用“疯狂”两字形容也不为过。非典前,朝美日化每天的口罩销量还不足1万只,但非典爆发后,各地雪片般飞来的订单让公司有些措手不及,生产线24小时开工,日销量达到8万只,也无法满足市场需求。

“当时的口罩还是全纱布型,民众完全没有N95的概念标准,也就是从这次事件后,内地口罩开始细分市场和种类。”林焰峰指出,这是敏感度最高、注意力最广的一次公共卫生事件,民众的防护意识也是从那时开始催生的。但很多人高估了非典的持续影响力,仅仅几个月后,非典得到控制直至消亡,不少还未来得及出货的口罩经销商就被“深套”。

此外,2009年的“甲流”由于持续时间长,也引发了商家囤货倒卖。“到了当年的七、八月,甲流形势依旧比较严峻,资本开始蠢蠢欲动,很多风投出资购买了口罩生产线,准备轰轰烈烈干一番。到了十月,不包括小作坊,内地大大小小的口罩厂数量超过了2000家,比‘甲流’之前翻了近一倍。”

“但十月一过,甲流病情得到控制,需求量大跌,整个市场迅速萎缩。很多厂家倒闭前低价抛售库存产品,扰乱了整个市场行情,正规厂家的产品价格也被迫压低,这种混乱状况一直持续到2010年下半年,之后才慢慢恢复平稳。”

千金难买\口罩荒?口罩慌?

“你这里有买口罩的渠道么?”自从记者连续几日追访浙江的口罩生产企业后,常收到这样的私信问候,不少朋友抱怨道:“家中的口罩几乎没存货了,现在门都不敢出,生怕口罩用一个就少一个。”与之相对应的,则是朋友圈的另一批卖口罩的微商们,正在用言之凿凿的语言,营造着“手快有,手慢无”的紧张气氛。

如今,登录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从物廉价美的一次性口罩到昂贵的带有新风系统的口罩,均挂出了“售罄”的牌子,不少商家注明“可以预订”,但发货期预计在三月份左右,让人望洋兴叹。“现在线上真的没口罩卖了。”一位微商私信记者道,由于各大电商平台都严厉打击加价倒卖口罩的行为,现在手握珍贵口罩资源的商家都纷纷转到了线下。

“今天出门买口罩,找了六家店没买着,还损失一只口罩。”这样的段子在朋友圈盛行,也反映出“买罩难”的现实情况。于是,特殊时期,包括厦门、杭州、上海等多个城市开启了口罩限量购买、预约购买,甚至摇号购买的方式。为避免人员聚集,部分城市还安排快递以及社区配送口罩上门。

从“口罩荒”到“口罩慌”。一边是商家惜售,一边是恐慌抢购,一片薄薄的口罩几乎引发了“挤兑”效应。对此,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2月3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会从增加供给和使用两个方面解决问题:供给方面,已经按需求一倍以上规模组织产能,启动增产增工;使用方面,要按需使用、按功能使用,避免过度使用,特别是一般防护不要挤占宝贵的医药资源。

深恶痛绝\骗子藉捐赠要货 高价倒卖发国难财

图:海外留学生跑商超购买口罩捐赠给国内的医院

“朝美员工现在每天工作量近20个小时,一天几千个电话,我们所有人真的很疲倦,但还是解决不了一线医护人员、公安武警等方面的物资需求,你们拿着捐赠的名义来‘捣货’,卖五倍至十几倍的价格,你们还有点人性吗!”1月28日凌晨一时,朝美日化的另一位总经理林焰民在微信朋友圈怒斥商家对朝美口罩加价倒卖。

据了解,朝美日化所生产的最高等级的KN95口罩,出厂价普遍在4元人民币左右,最多不会超过6元人民币。但朋友和经销商经常发截图给他看,现在这些口罩在市面上卖几十元钱一只。“我们做了几十年的口罩,不可能去发国难财,大部分是这些经销商在倒卖。”随后,林焰民开始协助工商和公安,打击恶意涨价和假冒伪劣的行为。

“在利益的驱使下,我看到了太多的人性之恶。”林焰民透露,比如有人会藉着捐赠的名义,到厂里拿货;也有人盖假章,撒谎要把口罩用到医院里;甚至一些工业领域的老客户都找上门,跟他说工厂里急需口罩,但实际上现在很多工厂都没有开工。后来林焰民发现,很多人都没有把口罩捐赠出去或者卖到医院,最后都是五倍甚至十几倍的价格在外面倒卖。

“各种人想尽办法,跑到我工厂门口来,两三天不走,骗到一批货马上高价卖,这样子的人太多太多了。”林焰民说起这事,非常痛心。除此之外,多地均发现了假冒伪劣的朝美口罩。“有些假口罩里连滤纸都没有,或滤纸就是A4纸材质。这群人难道没有想过,假口罩是可以害死人的吗!”

附:四类口罩特点

普通纱布口罩

防寒保暖,透气性好,但无防尘防菌效果

医用口罩

普通医用口罩:用于普通环境下的一次性卫生护理,对致病性微生物的防护作用有限

医用外科口罩:用于手术室、室验室,安全系数相对较高

医用防护口罩:用于有呼吸道传染病的环境里,可过滤空气中的微粒

日用防护型口罩

防尘口罩:阻隔灰尘或废气,无防菌效果

防毒口罩:防隔毒剂生物战剂及放射灰尘,但价格高,且须经常消毒

工业防尘口罩

职业防护,无防菌效果

(资料来源:赛迪顾问)

责任编辑:宫锡曼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