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比特航空卢致辉:无人机将涉及未来各个领域

2021-06-18 09:54:45作者:毛丽娟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无人机的花式服务,降低了新冠肺炎社区交叉感染的可能性\中通社

“空中喊话、远程测温、消杀运输……”2020年的春节注定是特殊而难忘的,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给绝大多数行业按下了“暂停”键,而有一个行业却在春节前就加入到一线战疫中,这就是无人机行业。科比特航空创始人卢致辉对记者透露,疫情高峰时,公司有200多人的团队服务在抗疫一线,疫情不仅锻炼了团队快速响应市场需求的能力,也检验了行业应对突发事件的长处与短处,未来将攻克行业垂直应用领域的难题,为无人机拓展更多的应有场景。\大公报记者 毛丽娟

“戴口罩、勤洗手、少聚会……”──在广州花都区狮岭镇上空,一台5G防疫无人机来回盘旋,通过普通话、花都本地方言轮流进行高空喊话防疫宣传。

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无人机这一高科技产品出动到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通过此次疫情崭露头角。无人机消毒、无人机视频监控、住宅区域巡检喊话、社区宣传教育、医疗物资短程派送……无人机的花式服务降低了片区交叉感染的可能性。

巡查喊话 花式抗疫功能多

“从大年三十开始,科比特航空团队接到用户方的请求奔赴全国各地参与防疫工作,200多个同事放弃了春节休假。”卢致辉说,公司的无人机在疫情发展的不同阶段发挥了不同的功能,阶段不同,难点不同,需要为客户量身定制方案。

疫情发生的前期,防的主要是蔓延的压力,科比特航空派了几十架无人机到十多个城市进行空中喊话、系统宣讲疫情管控。疫情管控后期,无人机主要协助交警实现智能交通管控,在各个高速路口沿途做政策宣导、引导车流、辅助人员信息登记;同时在部分省市建立了抗疫指挥中心,快速响应当地防疫抗疫的无人机需求,全天候巡查特定区域有无人员聚集,对人群聚集区域进行测温排查。

卢致辉介绍,疫情出现之前,市场并无上述服务需求,好在很多企业的无人机都搭载有基础的硬件功能,只是人性化水平做得不够好,比如喊话的声响度不够、测体温的精度不够等。疫情发生后,科比特也是迅速调整了无人机的某些功能以更好地服务防控疫情。

深圳市科卫泰实业是一家从事通信和无人机科研生产的企业,该公司副总经理潘炯告诉记者,主要用户是政府机构,疫情发生后,公司迅速反应,自2月3日起,先后参加了江西省、重庆市、银川、哈尔滨等地方政府的无人机技术保障服务工作,共派出人员15名、3台车、动用无人机21台,保障了17个地市的防疫部门的无人机应用,目前仍有两个团队在重庆和哈尔滨指导无人机作业。

潘炯透露,这次无人机的一些应用,比如“巡查喊话”都是基层用户想出来的,效果好,影响大,无人机企业应该多和用户沟通。“通过这次疫情期间的应用发现,相比消费级无人机只能航拍,工业级无人机具有很大的优势,比如多用途、多功能,可以航拍,可以喊话,可以运输,滞空时间长,可以接入第三方无人机管控平台等,其优势在疫情防控方面发挥了很好的效果。”

他相信,疫情过后政府采购需求将大幅增长。他还透露,公司将以在无线通信和多旋翼无人机领域的优势,大力拓展在我国应急指挥和社会公共安全事业方面的发展机会。

需求大增 应急救援显身手

世界无人机联合会主席、深圳无人机行业协会会长杨金才认为,疫情让市场看到了无人机在应急救援领域的更多可能。他鼓励企业研发一个专门的应急响应平台,推动无人机融入区域应急协同体系,灵活高效完成任务,提升公共应急的响应层次和响应水平,这些将会是无人机在应急领域的重点发展方向。

卢致辉看好工业无人机未来在各行业垂直应用的机遇。他认为,未来,工业无人机的竞争不再停留在简单的巡检、拍照等功能上,而是看谁能提供融合了大数据、云计算、AI等多个技术平台的深度应用、傻瓜式解决方案。以无人机在风力发电巡检领域的应用为例,不再需要无人机去简单地飞一遍、拍拍照,而是需要无人机去自动拍照、做拍照识别、寻找故障、自动形成分析报告。“这需要整套作业流程的设计,不是单个功能所能胜任的。”

工业无人机市场规模

2023年:580亿元人民币

2022年:527亿元人民币

2021年:319亿元人民币

2020年:193亿元人民币

2019年:117亿元人民币

(资料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企业愿景\无人机调度中心 助建智慧城市

“数千家无人机企业同台竞技,你要如何胜出?”这是科比特航空创始人卢致辉经常问自己的问题。“让用户呼叫无人机像呼叫‘嘀嘀打车’一样简单。”卢致辉透露,公司开发的云端无人机调度系统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目前,科比特已在广东、浙江、山东、江西等多个省市建立了无人机调度中心,科比特的目标是建立1000个这样的无人机调度中心。

这样的调度运营中心综合实景三维、云服务、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等技术,通过统一调度管理,实现分布式部署无人机、规划预设作业路径、定时自动作业任务、远程应急监控指挥等功能。无人机搭载不同设备进行协同作业、实现无人机云调度、云指挥、云处理的功能,支持嵌入各种应用平台,打造“数字政府、智慧城市”项目,可节省大量的人工成本,提高作业效率,优化资源配置。

在这些调度中心,由一个总指挥中心和每个部门的分调度系统组成。政府部门通过各自部门的分系统直接呼叫无人机,并按照飞行服务次数来付费,通过调度中心的AI智能分析,直接得到无人机巡检分析报告。

卢致辉介绍,以城管部门对辖区内违章建筑情况进行巡查为例,只需要在分调度系统中呼叫无人机,下达巡查任务,科比特的调度中心就会根据用户需要匹配无人机,并自动规划飞行航线进行作业区域巡查。巡查数据到达调度中心后,在数据分析的基础上自动识别违章建筑,并通过AI智能分析,不仅把违章建筑全部框选出来,甚至违章建筑的详细经纬度坐标、面积也能够精确计算出来。

“这样的无人机运营服务系统,可将无人机硬件、大数据与VR技术结合,解决城市运营管理过程中数据不全、数据时延、交互感弱的问题。”卢致辉表示,紧急疫情为公司产品提供了难得的演练机会,亦引发对当下业务的审视,一方面要优化无人机服务信息化系统的建设,另一方面则是加大对无人机调度队伍的培训,建立一支可快速、高效响应市场需求的人才队伍。

供不应求\跨学科专业人才紧缺

短短几年迅猛发展的无人机市场,催生了旺盛的无人机人才需求,尤其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当下,跨学科融合成为趋势,能够集成跨学科技术的人才成为香饽饽。据全国无人机协会估计,全国的无人机人才缺口到2025年或达50万。

无人机人才紧缺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无人机用户层面,他们的操作技能有待提高,另一个是无人机企业层面。

科卫泰副总经理潘炯介绍,为帮助用户更好地掌握无人机飞行技能,公司会对用户在不同应用场景使用无人机进行针对性培训,比如如何在林区发现火点,如何指示火点目标,如何计算火点的影响范围,如何观察火势和气流变化等等,结合用户的专业进行综合技能培训,让用户真正把无人机用起来而不是简单地飞起来。

“在无人机企业内部人才需求上,则根据实际需要培养,强调创新和动手能力。”潘炯表示,公司和国内多所大学及研究机构建立了研发中心和实验室,培养了一批精通专业知识的人才。

产学研结合 培养高层次人才

科比特航空创始人卢致辉则表示,此前公司的人才来源主要为高校培养应届毕业生,以本科生和专科生为主,但近两年,随着无人机应用的深入,对专业技术、跨学科背景的研发人才需求更甚,需要有更高层次的人才加入,比如硕士毕业生;同时,由于无人机在行业垂直应用领域的深度开发,专业化的项目管理人才、应用层面的人才也十分紧缺。

潘炯指,工业级无人机涉及的学科很多,电子、材料、新能源、通信、网络、雷达、计算机软件等等,企业需要跨学科人才,但是企业研发的规模和市场是基础,上百人规模的小微企业,不是每个专业都要高层次人才,养不起,且人才流动性大,很不稳定,有些服务不如直接买华为或阿里的,产学研结合,优势互补。

本月初,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发布《关于“双一流”建设高校促进学科融合 加快人工智能领域研究生培养的若干意见》,提出精准扩大人工智能相关学科高层次人才培养规模。卢致辉称这是好事,说明国家和教育体系更重视高层次科技人才的培养,助未来给企业输送更多响应市场需求的人才。

行业痛点\主控芯片被发达国家垄断

“无人机将是未来生活中的必需品,肯定会在各个领域有着更为积极的应用,像是物流、农业、巡检等方面。”对无人机行业非常有信心的同时,深圳市无人机行业协会会长杨金才也希望,我国无人机企业在应用中不断完善芯片、续航、信号、抗干扰等能力。无人机的“心脏”是飞行管理与控制系统,这个系统对于无人机整体的稳定性、精确性、数据传输的可靠性、即时性都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无人机飞行控制系统主要包含主控芯片、飞控系统和陀螺仪。“主控芯片是无人机的核心零部件,它直接决定了操控性能、通信能力和处理图像信息的能力。”杨金才指出,尽管华为曾于2016年基于海思芯片推出过无人机解决方案,但不得不承认,目前,这个核心部件还基本掌握在高通、英特尔、意法半导体、德州仪器、三星等欧美韩发达国家的企业手中。

在飞控系统、陀螺仪以及无人机材料、动力系统等软硬件上,这几年来,我国无人机企业则取得了一定的进步。杨金才表示,像大疆、极飞、协创、亚拓、倍特力、极翼、纵横、零度、创衡、致导、翔仪等企业,在这些方面的技术已经追平甚至领先了世界同类产品。

而导航系统方面,不仅国内无人机受地形、天气等客观条件影响,存在导航卫星信号易受干扰、精度稳定性不足的问题,全球无人机企业也面临共同问题。杨金才介绍,国内无人机普遍采用GPS和北斗双模模式。GPS定位分为码定位和载波定位,一般民用精度为3-10米,军用精度为0.3米;北斗系统定位精度在10米至20米。目前,各大无人机厂商在优化自己的算法,令基于导航卫星的无人机定位系统精度勉强达到米级。

科卫泰副总经理潘炯也表示,目前无人机主要需解决动力问题,特别是电池技术、通信技术、导航系统和关键芯片等,管控无人机离不开通信,导航系统不能完全依赖卫星导航,一旦卫星导航频率受到干扰,无人机就会失去方向,需防止导航失灵的补充方案。

责任编辑:宫锡曼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