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订单逼疯的口罩厂

2021-06-17 17:15:02作者:陈 旻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图为工人在生产线上操作
 
  翁铁建做梦也没有想到,2020年口罩竟成为最硬的刚需。仅3月份,深圳市新纶科技(002341.SZ)的口罩生产线就从两条增至百余条,产能从1月份的日产5万只飙至目前的200万只,所有生产线24小时不间断运行,令身为公司副总裁兼苏州基地总经理的翁铁建身心劳瘁。他对大公报记者表示,3月底刚做完内地4000多万只口罩订单,海外的订单又接踵而至。“西班牙、日本、美国、新加坡、澳洲等,我先接了400万只订单,不敢多接。”
 
  今年1月23日,新冠疫情爆发致武汉封城。翁铁建火速召回员工赶工,一天一夜之后,为武汉送去6万只医用口罩。从那一天起,翁铁建的工作时间就再也不分昼夜,他的微信火速增加了1500余个“新的朋友”,个个都火烧眉毛地要口罩。“一天几百个电话,几千条微信你怎么搞?我曾连续两天回微信直到凌晨四点多钟。”
 
  转产企业数量激增
 
  位于苏州工业园区内的深圳新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基地,是内地老牌口罩生产企业,有多年防护口罩生产经验,2016年,为增加产品附加值,开始生产医用外科口罩,并作为内地行业龙头企业参与了2016年4月25日发布实施的中国《日常防护型口罩技术规范》的标准起草。
 
  据内地商业数据网站“天眼查”记录,自1月23日武汉封城起至3月11日,共有5489家口罩生产企业注册;截至3月22日,经营范围包括“口罩、呼吸防护”的企业数共有5.2411万间,当中有1.7013万间的经营范围包含进出口。随着全民防疫时代的到来,内地口罩产能已从年初的日产2000万只飙升至近4亿只。为应对市场需求的膨胀,今年3月,新纶科技苏州基地新增了一百余条口罩生产线;而基地的工人数量从12人猛增至1100人,招工仍源源不断。
 
  “太多的企业转产做口罩了”,翁铁建称,但很多人并不知道从无纺布、熔喷布、呼气阻力、吸气阻力到口罩体连接处断裂强力等方方面面,都有一系列的标准规格。“甚至,口罩中间每一条的折痕宽度是多少?上面的距离是多少?到这下面的距离是多少?都是有要求的!看上去做口罩挺简单的,但你要真正把它做好,真的很难!”
 
  行业需要工匠精神
 
  “普通防护口罩达不到隔离新冠病毒的效果”,在苏州基地工作了6年的谢蕴,分管原材料和产品品质管控。据她介绍道,公司选择的熔喷布不仅要求细菌过滤效率达到99%以上,颗粒物的过滤效率也必须已经达到95%以上,且空气阻力在32Pa以下。“我们生产的医用外科口罩必须通过口罩合成血液穿透测试,只有验证合格才能有效隔离病毒,否则医用外科口罩和一般防护口罩就没什么区别了。”
 
  翁铁建比画着说道,公司生产的口罩从早上戴到晚上,里面不潮湿,而一般的口罩戴上里层会潮湿的。“我们用的是20克的无纺布,透气性好,一般的厂家都用25克的,但用20克的生产起来难度就会增加,很多厂做不了。”他笑称,只有全部达到数据指标时,你的口罩才会好用。
 
  2010年与2014年,苏州基地先后投资7000万元人民币,建立了两个实验室,专门检测产品质量,一个是检测医用口罩灭菌后环氧乙烷残留值,另一个是进行产品细菌检测分析。“这两个实验室,在内地口罩行业是不可能有第二家的。”翁铁建的语气充满自豪。
 
小资料\如何区分口罩品质
图:翁铁建展示他们生产的口罩,所使用的是十六针弹力耳线,吊上一公斤的砝码,五秒钟都不会与口罩体断开
 
手感:好的口罩拿在手里有一定的分量,摸起来柔软舒适,耳线柔软有弹性
 
眼看:外观整洁,无其他褶皱,无黑点异物
 
味道:好的口罩用鼻子闻无异味
 
佩戴:里层贴合肌肤,耳带柔软佩戴舒适,口罩更好贴合面部
 
简单的检测方法:耳带用手去拉不能脱落,口罩边封超声波压合牢固,口罩无毛刺、黑点、异物
 
医用类口罩产业链分析
 
上游
 
  聚丙烯:医用无纺布专用料、熔喷布专用料
 
  橡胶
 
中游
 
  生产材料:无纺布、熔喷布、鼻梁条、耳带材料
 
下游
 
  口罩制造
 
(资料来源:信达证券研发中心)
 
材料抢手\熔喷布洛阳纸贵 月涨价29倍
 
  清早踏进办公室之后,翁铁建的眉头就没舒展过。他根本坐不住,手机不离手,来回踱步,一会儿说语音发微信,不时接听和打出电话。他声音沙哑地说:“再进不到熔喷布,明天下午就要停产了。”
 
  “这两天我到处在买熔喷布,几天几夜都没睡觉。买熔喷布比买毒品还难。”翁铁建重重地叹息:“你知道熔喷布交易是什么样子?熔喷布在哪里你根本看不见,却得先交钱给他。现在市场上有太多骗子,付了钱都拿不到货,你怎么去做?”
 
  熔喷布是口罩的心脏,主要原料是聚丙烯,其独特的超细纤维具有卓越的过滤性能,一吨料可做100多万个口罩。“熔喷布的质量直接决定着口罩的防护性能”,翁铁建强调道:“我们每进一批熔喷布的料都必须进行严格的检验”。
 
  在口罩生产车间里,熔喷布即将“弹尽粮绝”,而仓库里,一卷卷熔喷布成堆。谢蕴说,这些熔喷布检验都不合格,必须退货。“不合格的我都不会要,哪怕车间停产,我也不会要。”翁铁建话语坚定。
 
  市场上熔喷布几乎成为期货,甚至每分钟一个价。翁铁建回忆道:“年初熔喷布还是2万多元(人民币,下同)一吨,我用5倍的价格买断了50吨,全款打给他,卖家却在笑我是一个傻子,但我心里清楚地知道熔喷布一定会涨。”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内地医用口罩曾一度脱销,其核心熔喷布缺口达到顶峰,价格跳跃式极速攀升,从疫情前的每吨2万元,到2月底的每吨20万元,3月上旬翻番至每吨52万元,涨价29倍。
 
      客户围追\企业复工抢口罩 报警兴讼多离奇
 
  忆及春节后因“一罩难求”被各色客户围追堵截的经历,翁铁建依然心悸。原先办公室在一楼的他,被逼得没办法迁至三楼办公。“之前我天天被追杀,因为你接了人家订单以后拿不出口罩。有人报110,也有人去法院起诉我。”
 
  1月25日,内地多地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要求民众出行必须佩戴口罩。“每天都有很多人来工厂门口围堵,拦截我,不让我工作。”翁铁建还因此被告上法庭,一家建筑企业老板承建的工地亟待复工,复工的必备前提是必须有足够的口罩。“那个时候口罩市场严重缺口,我说大家都要按照比例来分配,不能把资源都给到你一家。他就找了律师告到法院,编造我们乱涨价,据此起诉要求法院查封我们仓库”。
 
  翁铁建哭笑不得,厂里的口罩从头到尾就是一个价格,所有的人来买都是一个价格。后来法院院长裁决,非常时期不能查封防疫物资。“那位老板就找律师出来协调,只要我卖3万只口罩给他就撤诉。他当时预订40万只口罩,可我真没法给到他这么多。”
 
  后来,了解到口罩的确已经影响到企业的生命线,翁铁建感叹:“在工地上施工,没有口罩是不被允许的。他不能施工,可那么多施工人员还要吃住。是被口罩逼成了这样不择手段。”
 
       世界认可\订单多到不敢接 外商包机等现货
 
  翁铁建目前手上有400万只口罩的海外订单,但他已经停止接收订单。“因为我改变了思路,要卖现货。”
 
  春节前,翁铁建只放开三天接收内地订单,4000多万只口罩订单做到3月底才完成。“若是再像以前国内那样接受预订,我一定会被订单给逼疯了。”他不再愿意担惊受怕,现在等手上攒个四、五百万只口罩,才会对外卖现货。
 
  翁铁建表示,海外的市场这一块很特别,特别是量大的几个单子,都是飞机在机场上等着口罩。“西班牙包机要买200万只口罩。飞机等不起的,你就必须按照他们的时间送到,这是很大的一个挑战。”
 
  4月初,苏州基地生产的口罩陆续发往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瑞典和新加坡。
 
  “昨天晚上得到了澳洲国家的认可,目前已被新加坡、巴西列为政府采购名录。”产品质量获得海外的认可,翁铁建似乎暂时忘却了熔喷布的烦恼,变得踌躇满志。
责任编辑:张晨阳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