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施故里珍珠养殖的美丽转身

2021-06-17 17:05:16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佰瑞拉1200平方米的养殖池,河蚌住在四层楼的“别墅”里
 
  “18.6毫米,从色泽、圆润度、成珠率等标准看,这颗珍珠都属于上好的珠宝级,市场价大约是4万元(人民币,下同)。”浙江佰瑞拉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傅百成,从养殖池里随手捞起一个河蚌,熟练地剖开,取出一颗淡粉色的圆形珍珠,拿出携带的尺子一量,显得有些兴奋。为了这池中国首个工厂式智能珍珠养殖基地的正式开蚌,他已经等待了整整十五年。\大公报记者 俞 昼
 
  淡水珍珠是由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河蚌经过特殊手术后出产,河蚌养殖过程中因投肥过量、超密度养殖等问题,容易导致对水体的污染。2015年,国务院发布《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淡水珍珠养殖业因此遭遇了史上最严的环保禁养令。作为西施故里的浙江诸暨,这个世界闻名的“中国珍珠之都”,也将珍珠养殖总面积缩减一半以上。
 
  生态养殖 尾水零排放
 
  “我们将公共开放性水域、水库山塘、水源保护地、湿地公园等公共水域以及全市三环线内、城镇村庄规划区内、主要道路两侧200米内等区域划定为禁养区,所有该区域内的养殖场将全部被取缔。”诸暨农业农村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划定的禁养区共计9000多亩,涉及170多家养殖场。
 
  在此背景下,无污染、智能化的养殖模式已迫在眉睫。记者看到,在佰瑞拉1200平方米的养殖池里,10万只河蚌放置在一排排养殖架上,自上而下共有四层。“我们的蚌都住在自己的‘别墅’里,它所需的食物──藻类则通过细细的营养管道直接投喂。”傅百成笑着说,这相当于人类的“宅家待产”,河蚌们什么都不用操心,只需要好好孕育肚子里的珍珠就行。
 
  如此高密度的养殖,水体污染问题如何解决?“大棚养殖槽本身就是一个小型的生态系统,河蚌的排泄物由鱼虾等生物消化处理,池底的固体沉淀物通过水下机器人进行自动除污。养殖尾水可循环利用,经过物理、生物处理后,再进入养殖槽内,基本实现了尾水零排放。”通过循环利用,整个养殖场实现了水体只进不出,水质可以常年保持在Ⅲ类及以上标准。
 
  “更为重要的是,这种模式的养殖效率极高,一个面积2400平米的小型养殖场可以养殖20万个河蚌,相当于传统模式下150亩水域的养殖数量,有效节约了水资源。此外,河蚌的养殖周期从过去的3至5年缩短到1年半,还可以通过调整藻类营养液的成分,来定制各种颜色的珍珠。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有了根本性的改变。”
 
  科技助力 实现精准投喂
 
  “下池捞蚌终于不用忍受那股子腥臭味了。”春节前夕,位于诸暨的清湖农业珍珠养殖基地,一支山东商队前来执行采购河蚌的订单,与几年前需要捂着鼻子下池相比,今年的打捞过程尤为顺利。经过几天的打捞作业,一批通过自动化管网式养殖技术培育而成的5万只河蚌被运往了山东济宁,将供景区游客现场开蚌取珠。
 
  自珍珠产业被列为诸暨数字经济建设重点产业后,越来越多的科技企业参与到智能养殖的过程中来。记者看到,在清湖农业的自动化清水养殖基地里,240亩水域养殖了130多万只河蚌,养殖密度为传统的6倍。信息车间内,总经理郭伟锋在电脑上输入一串数字,基地里就传来“嘀嗒”“嘀嗒”像秒针走动的声音。
 
  “这是给蚌投食的信号声,这个信息车间就是滴灌养殖的智能终端。”郭伟锋介绍道:“我们把培育有益河蚌生长的菌、藻、浮游生物的过程搬到室内,还在蚌壳上钻了孔,通过管道输送的方式将涵盖藻类食物的营养液‘一步到位’精准投喂到河蚌‘嘴里’。”
 
  “现在的天气还凉爽,一只蚌10分钟喂一次2毫升营养液,6、7月份1分钟喂一次。电脑自动化控制‘滴答’一声,就代表着喂养区内所有河蚌同时吃到了营养液。”郭伟锋说:“此外,为了发挥河蚌自身的净水能力,我们通常只给河蚌投50%的饲料,留出一半饥饿空间,让它吞食水体中自然繁殖的藻类,实现珍珠养殖与水体净化的双赢。”
 
  品质提升 珠宝率增80倍
 
  更为重要的是,通过滴灌养殖既能改善生长环境,也能保障河蚌的营养摄入,从而提升它的品质。“我们可以在营养液里注入模拟海水的微量元素和矿物质,使得河蚌产出的淡水珍珠获得更高的良品率。”
 
  “既要珠光宝气,又要碧水清波。”诸暨山下湖镇副镇长祝新军告诉记者,疫情期间,养蚌工人回不来,用智能养殖手段培育藻类进行投喂,可以大幅度减少人工用量,缩短养殖周期,提升珍珠品质,在实现机器换人的同时达到环境改善。“接下来,我们将在山下湖镇全面推广智能化的养殖技术,争取到2021年,生态化养殖率达到100%。”
 
  “通过智能养殖系统,淡水珍珠的珠宝级珍珠出产率提高了80倍,从0.5%上升至40%。”让傅百成兴奋的还不止这点,他透露道:“与同样品质的海水珍珠相比,售价是国际市场的一半,还能有400%的利润!”
 
行情分析\物以稀为贵 价格有望小幅上涨
 
   浙江省诸暨市华东国际珠宝城总经理马飞告诉记者,从整体市场上来看,因为环保禁养令的影响,珍珠的产量每年下降,虽受疫情影响销售有所回落,但物以稀为贵,后期价格仍会有小幅上涨。不管是河蚌还是成品珍珠,到今年已是连续第三年出现价格上涨。“如今,珍珠统货价格已比去年普遍上涨了20%左右。”
 
  疫情之下,珍珠还有投资价值么?马飞认为,受疫情影响,珠宝品类并非刚需,回暖过程会晚于餐饮、零售行业,珍珠首饰的销售额也会有明显的降幅。“但收藏级别的单粒珍珠仍有投资价值,就像目前金条的销售明显好于黄金饰品的情况一样,收藏级别的珍珠具备避险功能,且容易携带、方便出手,或成为投资方向。”
 
  此外,也有业内人士指出,虽然现在珠宝市场处于低迷的状态,但随着疫情得到缓解,也会让消费者释放积压的购买力。据了解,在2003年的非典期间,4、5月正处于爆发期,彼时珠宝行业的社会零售额下跌15.8%。当6月份疫情得到控制后,珠宝的消费也快速反弹,并在12月份社会零售额增长了31.9%,创下当时历史最高涨幅。
 
差距悬殊\国外珍珠贵150倍 把控高端市场
图:傅兴奋地向记者展示珍珠
 
  “香港是亚洲珍珠原料的集散地,仅山下湖的珍珠饰品、珍珠工艺品交易市场,每年就要从香港进口价值100至120亿元(人民币,下同)的珍珠原料,其中大部分来自大溪地和日本。”但浙江佰瑞拉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傅百成坦言,虽然中国有着更加悠久的珍珠文化历史和更丰沛的产量,但在国际市场上并没有什么话语权,顶级的珠宝级珍珠品牌都来自日本或者欧美,国产品牌只能跑量,价格做不起来。
 
  “世界珍珠看中国,中国珍珠看诸暨。”自上世纪60年代末诸暨山下湖镇播种河蚌收获第一桶金开始,这个面积仅40多平方公里的江南小镇便成为了中国最大的淡水珍珠养殖、加工、贸易中心,这里出产的淡水珍珠占全国的80%,占全世界的73%,年产值超过百亿元。
 
  “河蚌是水生动物,飘忽不定的水温和难以监控的微生物是造成淡水珍珠质量下行的主要原因,市面上淡水珍珠的珠宝率仅0.5%。2019年,500多吨国产淡水珍珠原料总销售额约为50亿元,但那些来自国际产地的海水珍珠原料,65吨能卖出1000亿元的价格,单价是我们的150倍,相差悬殊。”傅百成表示,这也是珠宝级珍珠市场长期被大溪地、日本、澳洲的海水珍珠所把控的原因。  
 
  傅百成分析称:“其实中国的河蚌资源非常好,像日本阿科亚(Akoya)的珍珠,它的河蚌就来自广西,在广西插核后再带回日本去养殖。但是人家的养殖手段非常科学,工人会计算好开蚌的时间,然后提前半年把河蚌从海底两米降到海底三十米去养殖。由于下面的海水压力更大、密度更高,最后开出来的珍珠就会更平整、更圆润,光泽度也更好。”
 
  此外,在他看来,优秀的职业素养也是大溪地珍珠驰名中外的原因。“日本有专门的珍珠协会,质量差的珍珠会被直接销毁掉,最后选取的能挂阿科亚牌子的,都是最好品质的珍珠。而我们这里养河蚌,开出来的珍珠哪怕质量再差,养殖工人一毛钱能卖都要卖掉。所以造成珍珠的产量很大,但是非常廉价。”
 
危中有机\店铺无奈闭门谢客 屋中直播日进斗金
图:疫情之下,越来越多的养蚌农户在家里开设了直播间
 
  作为中国最大的淡水珍珠生产、加工和销售中心,浙江诸暨山下湖镇有2100多家从事珍珠养殖、加工与批发、零售的企业和小作坊,从业人员超过2.5万人。如今,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昔日熙熙攘攘的珠宝一条街门可罗雀,不少店铺的卷闸门都被拉了起来,摆出了一副“闭门谢客”的模样。
 
  然而,走近那些店铺,你能隐隐约约听到屋里的人们正在扯着嗓子大喊,其中有一句高频话语即是:“欢迎宝宝们!”从小镇中心的华东国际珠宝城,到珠宝城周围的商铺,再到离商铺五六公里的村庄,人们沉浸在淘宝直播中,沉浸在一句叫喊一份订单的赚钱热潮里。
 
  “哇!小姐姐发财了,这颗珍珠品相真好!”伴随着热烈的音乐,海爸家十平米不到的直播间一如往常,架着三部手机。镜头里,海爸左手拿蚌,右手持刀,咔啦一声,打开了蚌壳,前后不过两秒钟,一颗亮堂堂的珍珠露了出来。
 
  海爸原名何志校,今年58岁,他所在的淘宝店“珍珠小海”是儿子小海开的,现在则建起了直播间。原本负责协助的海爸由于嗓音颇具磁性,直播后成为了店里的主力军。在“珍珠小海”的淘宝店里,直播间开5个异形蚌巴洛克是255元(人民币,下同),开10个纽扣珍珠蚌是399元。取出的珍珠都归客户所有,可直接寄回,也可以在店里加工。
 
  六旬老人直播开蚌变网红
 
  作为土生土长的山下湖人,海爸23岁便开始养殖珍珠。“以前,山下湖人做珍珠只有两条路:自己去镇上开店,做批发生意;或者卖给本地的大公司,但钱款需要半年或者一年才能收回。”海爸边开蚌边陪着记者闲聊:“后来儿子开店了,我就帮忙一起弄,没想到疫情一来玩起了直播,我这个老头子竟然成了‘网红’。”
 
  目前,“珍珠小海”在淘宝直播上拥有超过8万名粉丝,疫情期间直播一晚的成交额在五万到八万之间。“直播开蚌给我们带来的收益远超沿街叫卖。”海爸笑着说,如今,越来越多的养蚌农户在家里开设了直播间,跟他打起了擂台。“疫情把人们困在了家中,直播间的生意反而更好了,花几十块上百块玩个心跳,也算是为平淡的生活添点儿乐趣吧。”
责任编辑:张晨阳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