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牌黑猪卖出万八高价

2020-07-14 17:22:55大公报作者:顾大鹏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狼牙山黑猪训练营的跑道南北长有200米,猪队友每天至少跑十个来回。一头刚满月的猪仔,经过跨年饲养直到出栏,黑猪至少要奔跑近5000公里,相当北京到狼牙山里程的50倍。小学毕业证也没有拿到的猪倌贾联合,把黑猪当宠物饲养,200余头生猪足不出户就被抢购一空。
 
“宁做大骡子大马,不做大儿大女。”在河北农村贾联合是个例外。他是长子,还有四个妹妹。父母却将百般宠爱集於他一身。1984年,十五岁的狼牙山小子贾联合,小学没有毕业就跟着同乡闯北京。第一站是北京昌平铁路工地,负责给大师傅挑水劈柴烧火,老板管吃管住,每天工钱0.12元(人民币,下同)。他感到委屈:“虽然力气还没长足,但工钱也不至於差十倍。”
 
他想领到工钱走人,结算的日子还没到,工地出了事故。大他九岁的同乡雪儿,因塌方丧失了性命。老板说工程赔了钱,贾联合半年的工钱,一分也没有拿到。他从北京到了天津,在建筑工地当小工,每天工钱2.5元,半年拿到450元。
 
二次进京闯旧货市场
 
十六岁那年,他从天津折回北京。怀揣着400多块钱,用30块买了一辆旧自行车,换上新轮胎,穿行於大街小巷收破烂。
 
一次偶然机会,他与北漂的四川姑娘锺琼辉相遇,两人在一间10平米的矮房里,支起了一张简易床成婚。他靠收破烂,积攒了5万块钱,一心想干点大事。
 
在北京胡同,他与同乡郭老板不期而遇。郭老板在周口店买了一面坡,开采石材发了家。眼下他遇到过不去的坎,贾联合用5000元把石材场盘到手。
 
“一个叫王小龙的北京小老板欺负我,天天往我这边倒矿渣。10月份我把石材场盘下来,到年底一天也干不成。”贾联合气愤地说道:“谁都怕死,逼得活不下去时,必须拚死一搏。”
 
腊月二十九,贾联合摸到老冤家的门。王小龙见来者不善,赶紧让座。贾联合说:“你把老婆和孩子支走,老爷们儿的事不伤妇女儿童。”王小龙认了怂,马上给大老板冯二虎打电话。冯二虎给贾联合500块损失补偿,让他安心回家过年,今后和平相处。
 
八十年代初期,北方城乡百业待兴,到处是建设工地。贾联合包揽了易县、满城、定兴等北京周边多个县的石材业务。业务繁忙的时候,十辆大货车一天要跑50趟。
 
生意成功却暗藏危机
 
贾联合在北京周口店开石材场,日进斗金,又接连生了三个姑娘一个儿子,人才两旺,心里开始飘起来了。在周口店接手一家煤矿,财运开始逆转。一次坍塌事故,一死三伤两残废。他拿出近500万元,私了掉这次矿难,执法部门用12吨炸药夷平了他的煤矿。天不怕地不怕的狼牙山后生,打发妻子儿女回老家暂避风头。他蛰居京城,伺机东山再起。
 
他坦言:“十几年干的都是盗采国家资源的勾当,经常与执法部门打游击战。”老婆跟着他东躲西藏,直到生意出了问题,她才带着四个孩子回到婆家。
 
狼牙山脚下的土地都是围山转,锺琼辉在婆家的围山转种了谷子,流转台阶下邻居家的围山转当养猪场。起初,猪圈没有围栏,黑猪满山跑,孩子们就满山追。台阶下200米长的围山转,成了黑猪的赛跑场。台上的谷子地,变成了孩子们的观礼台。
 
黑猪赛跑成为了孩子们的游戏,北京朋友觉得好玩儿,进村选猪每每要看一场黑猪赛跑。他们买猪不论重量,而是按比赛成绩出价。2018年,头牌黑猪北京朋友给出1.8万的天价。猪婆婆锺琼辉说:“猪肉并不值那个价钱,是朋友照顾老公的生意。”
 
“北漂三十年,钱落下不多,朋友交了不少。”贾联合说:“狼牙山猪肉好吃,每年要送出几十头猪。”起初,妻子养十几头黑猪,当礼物送朋友,一年能省十几万公关费。
 
“北京申奥成功后,周边环境整治天天加码。”2017年,贾联合断了东山再起的念头,卷铺盖回家一时无事可做,屈身做了猪公公。时间不长,他就爱上了这一行,把礼品猪做成一份家业。
 
 
责任编辑:陈梦瑶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