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疫情反覆 市场续承压

2020-07-01 10:35:13大公报作者:明明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美国每日新增确诊人数自6月中下旬开始上升,再度抬高了市场的避险情绪
 
近期美国新冠疫情出现反覆,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再次站上4万人的高台。而受到对於美国二次疫情担忧的影响,市场避险情绪再度提升,6月中下旬以来,美国金融市场也出现了一定的波动。如何看待未来美国金融市场的走势?美国是否会面临第二轮金融风暴?本文将针对以上问题给出笔者的看法与观点。\ 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研究员 明明
 
3月下旬以来,全球美元流动性危机逐步缓解,进入5月份以后,随着全球新冠疫情的逐渐控制和各国经济重启政策的陆续推进,美国金融市场进一步表现出投资者对於未来的乐观预期,但到了6月中下旬,当前的美国金融市场再度出现波动。背后原因主要是由於近期美国新冠疫情的反覆,新增确诊人数的提升再度抬高了市场的避险情绪,同时也引发了美国是否会爆发二次疫情及美国是否会面临第二次金融风暴的担忧。从原因上来看,6月中下旬美国金融市场再生波澜主要是由於近期美国新冠疫情的反覆,从美国新冠肺炎每日新增确诊病例的数据上来看,4月初开始美国新冠肺炎病例人数增长进入平台期,并有缓慢的下降趋势,但6月中旬开始可以很明显地发现美国每日新增确诊人数又开始上升。6月26日美国单日新增确诊人数一度达到48392人,新增确诊人数的提升再度抬高了市场的避险情绪,同时疫情的反覆也引发了美国是否会爆发二次疫情以及美国是否会面临第二次金融风暴的担忧。
 
对於当前的美国金融市场,笔者认为其重要的影响因素在於市场对於未来美国经济走势的判断。而对於未来的美国经济,新冠疫情与经济重启之间的权衡无疑非常重要,经济重启的过程中如何带动需求的恢复,后续财政刺激的力度也是重点考量的因素。对於未来的美国经济基本面,存在以下三个要点值得关注:
 
关注点一:新冠疫情与经济重启之间的权衡
 
不同於传统的衰退,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在一定程度上是防止疫情扩散的代价,各行各业集中停摆导致经济数据在短时间内断崖式下跌,回顾美国疫情应对的发展历程,4月中旬开始美国的工作重点从防疫情向保经济倾斜。美国疫情从3月开始爆发,第一阶段以纽约州为中心,随着该州疫情失控,其他各州的疫情也陆续爆发。4月起,美国疫情出现好转迹象,新增确诊曲线逐渐平坦,在约一个月的高位震荡后逐渐回落。5月后,新增病例人数明显下降,从高点的单日病例新增4万人回落。由於此前在防疫情和保经济之间权衡不佳,特朗普民调数据持续下滑,为改善经济状况以增加支持率,不同於民主党倾向於防控疫情,特朗普一直致力於推动经济尽快重启。
 
但在疫情尚未得到真正有效控制的背景下,恢复经济与防控疫情的矛盾使得疫情的尾部被拉长,拖尾、厚尾的现象开始显现,未来美国仍将面临新冠疫情与经济重启之间的权衡问题。但随着经济重启,近期多州疫情已经出现反覆。南部和中西部的人口和经济大州成为了本次疫情反覆的主要增量来源。从另一个角度看本次美国新冠疫情的反覆,以美国的苹果公司为例,尽管此前苹果在美国境内的271家门店中已有过半恢复营业,但在疫情反覆影响下,又有32家重新关闭,佛罗里达州的18家门店中,仅剩两家维持营业。
 
关注点二:如何带动需求是关键
 
不同於传统的经济衰退,疫情对经济带来的冲击显现得更为迅速,从国内经验来看,经济重启后,需求端的复苏是要慢於供给端的,就业形势恶化、收入预期转冷叠加疫情余悸的影响,居民的消费意愿的恢复或将是一个较为缓慢的过程。疫情初期,出於疫情防控的需要,生产端大面积接受“指令性”的停工,社会迅速停摆。供给端的劳动者与需求端的消费者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大量消费者被限制活动使全社会消费不振,企业订单迅速收缩引发现金流紧张,进而出现破产与裁员。居民收入的减少进一步压缩消费空间,形成“消费下行─服务业走弱─收入下降─消费下行”的循环链条。因此从源头上讲,经济恢复的关键在於需求端的回复,但从中国经验看,需求端的复苏明显慢於供给端。经济重启后,复工复产的推进将带来生产线和供应链的回补,这意味着经济数据可能较经济停摆时期较为快速地出现边际改善,但就业形势恶化、收入预期转冷叠加疫情余悸的影响,居民的消费意愿的恢复或将是一个较为缓慢的过程。
 
经济重启的核心问题在於如何带动需求,提升民众的消费意愿,从当前美国个人收入与个人支出反映出的现象来看,民众在消费方面仍旧表现得较为谨慎。从美国消费者信心情况来看,芝加哥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在经历了3至4月底骤降后,较4月71.8的低谷有所反弹,但反弹幅度有限,消费者信心的不足更多体现於居民储蓄习惯的改变。疫情爆发初期的3月,居民个人总收入环比下滑超2个百分点,但居民个人总支出环比下滑超过7个百分点,就业形势恶化、收入预期转冷叠加疫情影响,居民部门开始削减开支。
 
关注点三:财政刺激力度的持续性
 
回顾疫情发生以来美国推出的几轮财政刺激政策,疫情期间美国的财政政策主要围绕“应急”和“托底”展开,目的在於缓解各领域的现金流困境。3月6日,为应对突发疫情,美国政府签署了83亿美元紧急资金;后又於3月18日支出1920亿美元以支持新冠病毒检测和工人带薪休假。3月底,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揽子财政政策CARES法案落地,通过共计2.2万亿美元的救助计划,为美国家庭、企业、州和地方政府提供全方位的资金救助;次月,美国再次颁布一项4840亿美元的法案,就此前CARES法案中涉及小型企业贷款的部分作出补充。
 
但在大规模的救助政策之下,财政刺激无疑使本身高企的美国债务负担进一步加码,美国财政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当前的低利率环境降低了政府融资的成本,但财政刺激无疑使本身高企的美国债务负担进一步加码。当前美债规模已经突破26万亿美元,仅年初至今,便增加超过3万亿美元。据估计,2020年5月,联邦财政收入约1750亿美元,同比下降约25%,而财政支出为5980亿美元,同比增加36%。在债务压力下,财政政策的施行会更加谨慎,财政刺激力度的持续性可能存在一定的压力。
 
美国是否面临第二轮金融风暴?
 
在当前美国疫情有所抬头的背景下,美国是否可能面临第二轮金融风暴,以上三个关注点的表现是非常重要的,美国经济基本面的恢复或将面临一定的压力。对於后续美国金融市场的走势,笔者认为当前背景下,疫情反覆带来的避险情绪或将使得美国风险资产承压,避险资产有所走强。
责任编辑:陈梦瑶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