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齐心谋出路求发展(上)

2020-05-22 09:51:15大公报作者:王春新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香港齐心谋出路求发展(上)
图:香港受到修例风波及新冠肺炎疫情双重打击之下,豪宅、奢侈品消费、资产管理及私人银行受影响,市场面临萎缩压力。港人至爱消遣之一的闲聚酒吧,於本月初才能再度享受
 
大量事实证明,去年6月份爆发的修例风波,对香港经济社会造成严重影响,使香港面对诸多前所未见的难题,包括经济陷入衰退、营商环境受损、金融中心地位下降及政府施政维艰等等,有需要对修例风波带来的影响做深入分析和总结,以便为香港寻找出路,谋求新的发展。香港中资企业是修例风波中最受伤害的群体之一,未来需从大局和长远出发,力争在促进香港经济复苏和维护社会稳定方面发挥主导作用。
 
一、修例风波令经济陷入严重衰退
 
去年香港经济从上半年的轻微增长0.5%,到三、四季度转为大跌2.8%和3.0%,令全年GDP下跌1.2%,为2009年以来首次录得负增长,也是香港有GDP统计以来的第五次经济衰退。与历次经济收缩不同,今次衰退虽有中美经贸摩擦加剧的影响,但主要受本地修例风波的冲击。
 
1.与民生密切相关的旅游零售等行业首当其冲
 
修例风波以阻碍经济活动为目的,波及港九与新界各交通枢纽和商业中心,令香港经济四大支柱产业之一的旅游业严重受创,服务输出急剧恶化,内部消费和投资需求也明显转弱。访港游客人数在去年上半年仍大幅增长13.9%,达到破纪录的3487万人次,但在7月份开始下滑,其后随着修例风波愈演愈烈,访港游客大幅减少,8月至12月分别下跌39.1%、34.2%、43.7%、55.9%和51.5%,下半年全部访港游客按年大跌四成,其中消费能力最强的内地游客急跌1115万人次,占全部游客减少量的82.6%。
 
由於访港游客急剧下降,本港旅游业每月总收入减少超过100亿元,酒店、饮食、零售及相关行业大受煎熬。以酒店业为例,往年耶诞节是香港酒店业的旺季,但去年香港酒店的耶诞节显得格外冷清,核心区酒店的入住率同比下降了60%至70%,价格则降低了三分之一至一半。再以零售业为例,去年下半年本港零售业销货价值减少20%,其中10月至12月份分别收缩24.4%、23.7%和19.4%,是1981年有纪录以来的最大跌幅。
 
2.内部需求大幅滑落
 
受修例风波影响,去年下半年香港内部需求大幅收缩。其中,私人消费开支实质下滑3.2%,令全年私人消费开支收缩1.1%,反观过去五年却平均上升4.2%;本地固定资本形成总额自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连续五个季度收缩,在去年下半年更大泻16%,2019全年则大跌12.3%,表现远差过2009年全球金融海啸时的-3.5%,创下20年来的最低纪录。
 
3.拉低经济增长逾5个百分点
 
综合估算,本地修例风波影响去年下半年香港GDP增长率高达5.3个百分点,影响去年全年GDP增长率约2.7个百分点。而去年香港GDP升幅对比2018年一共下滑了4.1个百分点,可见本地修例风波是引发今次经济再陷衰退的关键因素。
 
今年以来,在新冠肺炎肆虐下,香港修例风波引发的暴力行为虽有所缓和,但并未完全平息,还时不时发生示威游行、堵塞交通和破坏行为,为全港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添烦添乱。这是困扰2020年香港经济的一大挑战,如果年内修例风波持续发酵,且暴力重演再次升级,将会进一步压抑旅游业及内部需求,使香港经济雪上加霜,难以期待短期内出现明显反弹,未来几年香港经济均存在较大的放缓压力。
 
二、修例风波影响营商环境及投资信心
 
良好的营商环境是香港赖以生存和发展的重要条件。多年来香港的营商环境始终位居全球前列,尤其是法制、政府效率和商业效率一直备受投资者信赖,但修例风波使跨国公司、本地财团及内地民企对香港能否维持良好法制及营商环境的信心受到削弱,如何稳定信心面临挑战?如果国际社会担忧香港营商环境变差,竞争对手可能渲染香港法治环境恶化,与香港争夺客户资源,必然使香港减少、甚至失去许多难得的发展机会。
 
1.失去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地位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修例风波使香港失去了保持长达二十五年的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地位,首次被新加坡超越。报告提到,去年修例引发的持续政治及社会动荡,开始削弱香港作为最佳营商的地点之一,抑制投资流入。其中拖累香港失落桂冠的重点评分项目─“开放市场:投资自由”大跌10分,报告认为跟加剧了与安全相联不确定性有关,破坏本来有利投资的环境。
 
2.外派雇员居住地点排名急跌
 
再以外派雇员最宜居地点为例,全球外派人力资源顾问机构ECA International发布的最新调查显示,香港在东亚区最适宜外派雇员居住地点的排名急速下跌52位,目前仅位列第93位,被首尔及台北等亚洲主要城市超越,排名下跌幅度之大实是前所未见,主因是社会政治形势持续紧张,令居於香港的外籍人士感到担忧,修例风波也对外派雇员习惯的日常生活产生负面影响,其中包括交通设施受损和犯罪率上升。
 
3.打击投资管理及理财信心
 
在修例风波发酵期间,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煽动民众对内地法制的不信任情绪,宣称修例一旦获得通过,两制的防火墙便会大打折扣,各地富豪放在香港的资产也有机会被内地通过《刑事互助修例》冻结或没收,从而造成恐慌情绪。现在这些富豪不少都在港设立家族办公室,并进行全球配置,如果投资信心下降,就会降低配置於香港的资产比重,对香港的相关行业造成冲击。如果香港不能有效稳定营商环境和投资信心,那么香港一些领域包括豪宅、奢侈品消费、资产管理及私人银行将受影响,市场面临萎缩压力。
 
三、修例风波冲击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1.引发沽空港元及信用评级下调
 
值得注意的是,修例风波给香港一向引以自傲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也带来严峻挑战。在修例风波触发大规模示威活动期间,有多家对冲基金看淡港元并进行沽空,包括着名对冲基金海曼资本(Hayman Capital)创办人巴斯(Kyle Bass)、一向看淡中国的Crescat Capital创办人及行政总裁Kevin Smith等,他们均认为香港政治动荡将导致资本外逃,从而推动利率上升,逼使香港政府放弃已运行逾三十六年的联系汇率制度,令港元走向崩溃。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将香港长期信贷评级由AA2下调至AA3;惠誉自去年9月以来更是两次下调香港信贷评级至AA-,一个重要原因是修例风波引发的社会矛盾仍存在,为香港营商环境带来不确定。
 
2.全球金融中心排名大跌
 
受修例风波冲击企业信心下跌,香港在今年“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排名中,由去年的全球第三名,连降三位至第六位,被新加坡、东京和上海超越。一个重要原因是修例风波给民众的日常生活造成不便,令受访者对生活质量方面有负面的观感。报告又引述来自香港的投资管理法律总监称:“由於社会动荡,预计人才将不断流失,熟练劳动力的供求将减少。”尽管教育水准、劳工市场灵活度等其他人力资本条件未有明显改变,但相关次级指标排名已受修例风波影响而下跌一位至第三位。
 
3.金融市场面对更多不确定因素
 
更值得留意的是,如果修例风波持续发酵,引发香港出现信心危机,导致人才和资源外流,不仅有损香港竞争力,亦将给国际投资机构冲击联系汇率机制可趁之机。与此同时,国际评级机构如果进一步下调香港和内地的信用评级,将大幅增加两地企业的融资成本,一些债务较高的企业再融资失败,有机会引发企业“暴雷”。一旦“暴雷”的企业多了,将影响香港金融市场的稳定和发展。
责任编辑:刘双艺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