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港青“疫”流开口罩厂 勇闯商机

2020-04-29 13:02:24大公报作者:大公报记者 方学明(文)凯杨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三港青“疫”流开口罩厂 勇闯商机
图:李秉峰表示即使口罩市场因疫情稳定而“泡沫爆破”,仍会坚持继续生产高质口罩
 
三名在元朗经营藥房的80后青年,在新冠肺炎疫情下毅然集资千万元,於本地设立口罩工厂,他们有信心赚钱之余,亦深信可帮到市民。然而面对本地疫情逐渐受控,加上本地口罩供应增加,赚钱如意算盘未必打得响。三人仍表明坚持到底,不想再见“口罩荒”,务求做出属於自己的高品质口罩。\大公报记者 方学明(文)凯杨(图)
 
大公报记者日前到口罩厂直击,该公司以月租40万元租下一层厂房,面积约7000平方呎,4000多平方呎劃为工场,余下位置则为货仓。该口罩工厂行政总裁李秉峰说:“呢度原本係光纤工厂,但工厂萎缩,空出咗一楼。我哋睇中佢本身有‘十万级’嘅无尘车间,贵一贵都租。”所谓“十万级”无尘车间,即每立方米空气可允许粒子数量,数值愈细标準愈高,一般“十万级”可用作製藥工场。
 
经营藥房 见尽抢口罩
 
工场内设有十部口罩机,一部是台湾製全自动,其余九部是内地製半自动。李秉峰表示,台湾製口罩机买入价200万元,内地製口罩机每部50万元左右;大部分口罩机两星期前已投入生产,每天可生产约20万个口罩。“我哋主要生产欧盟EN14683-01标準嘅口罩,另外亦生产少量欧盟EN14683-type2R,即BFE、PFE及VFE均达99%口罩”。工场聘请80多名员工,分三更24小时不停运作,他相信随着生产线逐步运作顺畅,产能可提升至每日30万个。
 
记者走进无尘车间观察口罩的製作过程,由一卷卷不织布及熔喷布结合,再製成一个个口罩成品。李秉峰说:“而家全球最贵、最抢手係熔喷布。我哋两个月前买时仲係每吨50万,而家已经升至每吨80万。”他直言,随着原材料不断提价,目前每个口罩製作成本大约二元。
 
口罩工厂由三名在元朗经营藥房的80后青年集资过千万元成立,李秉峰是最大股东,“话唔想赚钱係呃你,但我希望赚到钱、保得住工厂正常营运,及一班员工有工开之外,亦回馈社会”。他表示,目睹农曆新年过后到处出现抢罩潮,觉得痛心,毅然提取储蓄成立工厂,“当时连我做藥房都抢唔到口罩,就知问题几严重”。
 
揾厂房买机 由零开始
 
他连同藥房其余两名生意夥伴,由零开始揾厂房、买机械、请人生产等,足足花了超过两个月时间,终於生产出第一个属於他们工厂的口罩。“第一眼见到口罩成品出嚟,好想喊,好似睇住亲生仔出世咁”。回想当日的投资决定,李秉峰承认“非常搏命”。“疫情前根本无人买口罩,我哋藥房入货20蚊一盒,卖50蚊,攞十盒都係得个摆字,摆足一个月都卖唔晒”。
 
惟时势造英雄,疫情严峻令口罩严重短缺,造就很多人投入市场成立口罩工厂,但面对疫情最近开始稳定下来,记者问李秉峰会否担心市场供应大而造成“泡沫爆破”?他表示,“既然开了厂,就要坚持到底,Keep住做,只求做出属於自己的高质口罩”。
 
责任编辑:赵逸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