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战疫下的“去工业化”

2020-03-25 10:46:08文匯網作者:许桢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许桢教授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总监
 
眼前,各国政府和全球媒体的焦点都放在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上。除了中国内地以外,欧美、中东、中亚的疫情有持续恶化的趋向,稍一不慎,就有失控的风险。由于中国内地在可见将来,继续担当「世界工厂」的角色,而在从石化能源转向洁净能源的永续发展道路上,我们仍然任重道远。因此,中东、中亚地区的安危和前景,始终牵动着中国的能源安全。天然气、石油来源稳定,对长期依赖制造业的中国而言,仍然属于重大战略安全问题,必须慎重、积极、精准应对。
 
首先要说明的是,在中国现代化大业中,经济升级转型是必须持续推进的关键环节。然而,升级转型是一回事,整个经济结构、发展模式和重点作「范式转移」﹙Paradigm Shift﹚,则属另一回事,其核心问题是工业,包括耗能、污染严重的重工业,是否应当保持作为中国发展的重心。英国是世界现代化、工业化的源头,却也是最早摆脱采煤、炼钢、造车、造船等重工业作为支柱产业的发达国家。
 
若说英国的领土、人口、地缘条件与中国不可比,那么二战前后,美国经历了1940到60年代最鼎盛的工业化时代后,就进入长逾一甲子的「去工业化」历程。在2000年之前,美国经济支柱产业,由重工业转为服务业、金融业和文创业。
 
进入21世纪之后,美国科网企业经历多次挫折后,进入全新的发展阶段,支撑该国的经济发展、投资市场以及就业。到了今天,美国的制造业,尤其是重工业,无论从规模到竞争力,都难以与二战前后相提并论。
 
从英国到美国,从中型到超级经济体,「去工业化」过程,让相关国家账面上的资产和收入都有所增加。由于建立、维持、更新工业体系,所需要的人力、物力和土地投入不菲,假如追求短期的得益,推动经济金融化、虚拟化,似乎是推高国家及国民收入的快捷方式。
 
这一点,在经历多次金融危机,西方国家先后以量化宽松「解决」问题,仿佛越来越具说服力。靠资本运作、所谓创意设计,似乎比实质生产力更利于提升国民生产总值以及国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责任编辑:吴洋洋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