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不再 互联网公司掀裁员潮

2019-12-27 13:41:33大公报作者:大公报记者张帅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风光不再 互联网公司掀裁员潮
图:通过编程促进机器人更加智能,是互联网从业人员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图为在世界机器人大会上指尖可“纵横捭阖”的沙画机器人\大公报记者张帅摄
 
“刚就业时,我们同寝室都锁定目标,挤破头也要进入薪多又稳定的互联网大平台公司。现在情况好像发生了变化,不断有同行在微信群诉苦:上午还在写代码修Bug,下午就被裁掉了……”今年以来,内地互联网企业掀起裁员潮,在一家语音识别独角兽企业工作的刘宁(化名)向记者介绍上述情况时,正逢农曆冬至节气前夕。刘宁说,大家都知道没有工作绝对稳定,但没想到互联网从业者的“寒冬”来得这麼急促。
 
2014年刚从计算机专业毕业时,刘宁和众多IT男一样,一门心思地想要挤进知名互联网企业的门槛。“大家都明白‘庙大好修行’,做互联网的人能进独角兽公司工作,就相当於进入‘大庙’取经,成长提升的机会更多。”刘宁向记者介绍,他毕业后就进入了一家成立两年的语音识别互联网公司,为银行和医院等行业提供语音智能速录业务。公司由於专攻语音识别业务较早,一直到2018年,都处於上升轨道。
 
刘宁清楚记得,他步入工作的那一年,互联网行业呈现一片“繁荣”的景象。那一年,内地上演了打车软件“烧钱”大战、阿里巴巴在美上市创造了世界最大IPO纪录、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也在乌镇举办。与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相比,刘宁的薪水要高出一大截儿,他找了一个“多金”的工作。
 
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刘宁和同事“稳定而平静”的生活开始出现了波澜。扰乱互联网从业者“稳定而平静”生活的,主要是一个传统而简单的公式:利润=收入-成本。业内人士分析,大多互联网公司此前都曾过度扩张业务,员工福利和薪资不断高涨。现在经济下行,巨大的财务开支压力迫使企业不得不收紧预算,裁员是首当其衝的事。
 
“不宽容低绩效员工”
 
智能语音和人工智能上市企业科大讯飞的经营性利润去年出现近3年来首次下滑,今年全年计劃裁员30%。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公开回应,面对激烈的竞争格局,市场不相信眼泪,不会“对少数不符合讯飞要求的低绩效员工的过度宽容”。今年,网易深陷“暴力裁员”事件影响,随后在2019年第二季度的财报中,网易明确提及营业费用环比下降原因就有“人员成本略有下降”。
 
北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负责人说,时间一长,有部分员工便开始躺在以前的业绩簿上,对新业务不上心。以前说机关的人“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现在互联网有些员工是“一杯茶,一支烟,一行代码写一天”,不“换血”已经不行了。
 
“在互联网公司的人不管是主动离开,还是被辞退,因为已经有行业沉浸经验,这些人员新的职业选择大多还是在互联网领域。”秦小姐曾是今日头条某部门的运营总监,如今已离开今日头条的她告诉大公报记者,互联网企业毕竟是民企,几乎所有互联网企业每年人员出入都“相当的大”。
 
脉脉研究院发布的《人力迁徙》报告称,多数互联网公司出来的人,大部分又被互联网公司“消化”了。主流互联网从业者“出圈”并不多见,仅小部分人主动跨行选择了新职业。李非是一家直播平台的测试工程师,今年他所在部门被裁员后,曾经的“手下们”有的去了阿里,有的去了京东,基本都没有“出圈”。
 
值得注意的是,旅遊出行巨头马蜂窝近日也被曝将裁员40%。马蜂窝相关负责人表示,人才引进计劃仍在继续。这一轮业务调整,基於宏观环境及公司战略升级。
 
行业面临周期调整
 
百合网联合创始人慕岩对大公报记者表示,任何一个行业都存在周期性,中国互联网行业已经发展20年,现在面临周期性调整。过去20年,不靠谱儿的互联网企业基本都死掉了。现在还活着的互联网企业要继续健康发展,还需保持创业的心态才行。
 
 
责任编辑:赵逸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