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市场风险因素 衝击环球经济前景

2019-06-28 10:32:37大公网作者:鄂志寰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根据美联储联邦基金利率期货,美联储7月前降息的概率由之前的50%以下快速攀升至86.2%,预期美联储9月前降息的概率一举跃升至98.4%

2019年上半年,环球主要经济体GDP增长同步减速,货币政策转趋宽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受周期性和结构性因素的交错互动影响,环球经济将面临过度依赖宏观政策刺激、一些国家债务水平持续上升、贸易摩擦可能导致金融市场逆转,以及地缘政治紧张积聚等四大风险因素的衝击,环球经济仍将处於低速增长区间,从而对新兴市场经济体产生不容忽视的不利影响。
 
一、环球经济缺乏增长动力
 
2019年以来,主要经济体GDP增速普遍减慢,改变了此前的同步复甦态势。为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连续三次下调环球经济增长预测,4月份最新预测为3.3%,远低於去年的3.6%和2017年高峰期的接近4%,创下金融海啸以来的最低增速。其中,美国和欧元区的GDP增长率分别下调到2.3%和1.3%。
 
各主要经济体的经济表现加速分化,美国经济低速增长,欧元区亦较2018年有较大程度的下调,日本则保持在接近零的增长区间,新兴市场有轻微下滑。从环球经济总体结构上看,缺乏具备足够牵引能力的增长火车头。
 
美国2019年一季度经济按年实质增长3.2%,是2015年二季度以来的最好水平,劳动力市场保持全民就业,失业率为3.6%,创出五十年新低,通胀指标保持在较低水平。4月份,个人消费物价指数及其核心指数分别仅按年上升1.5%及1.6%。工人平均时薪从2月份按年增长3.4%放缓至3.1%,通胀压力持续偏低。
 
6月以来,美国多项经济数据较前期大幅下滑,表明美国经济周期的增速很可能已於今年一季度见顶,美国经济结构性失衡的风险上升。在一季度3.2%的实际GDP年化增长中,主要来自贸易、政府支出增加及库存增长,佔美国GDP比重70%的消费依然疲软,一季度个人消费支出(PCE)年化季环比增长1.3%,是一年来的最低水平,反映出美国经济动力较弱。美国非住宅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7%,低於上一季度的5.4%。5月Markit製造业PMI降至50.5%,创下2009年9月以来新低,其中新订单指数也自2009年8月以来首次陷入萎缩区间。2018年全年平均新增非农职位数目为22.3万个,5月份单月跌至7.5万个,远低於前值22.4万人,创近三个月以来新低。5月CPI增长1.8%,低於4月份的1.9%;核心CPI上涨2.0%,低於4月的2.1%,表明通胀表现迟滞。
 
欧元区经济2019年一季度按年增长1.2%,是2014年二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低於欧盟委员会估计的1.5%潜在增长率。欧元区四大经济体,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经济增长分别从过去两年的高位2.8%、2.8%、1.8%及3.1%放缓至2019年一季度的0.7%、1.1%、0.1%及2.4%。欧元区失业率持续改善至7.8%,创2008年10月以来新低,但其他数据表现疲弱。製造业和非製造业採购经理指数分别由2018年初的高位60.6及58.0回落至2019年4月的47.8及52.5。整体通胀为1.4%,核心通胀为0.8%,均未达标。
 
日本经济持续波动,受天灾和天气等因素的影响,去年下半年经济增长再次回落至低水平。今年以来,在中美贸易争端、美国可能向汽车实施关税,以及科技产品周期转弱等因素的衝击下,日本经济增长乏力。日本政府计劃於2019年10月上调销售税,料对首三季经济构成支持,但四季度则会大幅下滑。今年下半年,日本经济仍将面临劳动人口不足的结构性问题,失业率低企,但工资和通胀升幅有限,日央行维持超宽鬆货币政策
 
显然,上半年环球经济在中美贸易争端持续、美联储货币政策态度的转变等因素的影响下,总体呈现低速增长态势。
 
二、过度依赖宏观政策刺激
 
2019年6月初以来,美联储官员陆续开始暗示降息的可能性,指出通胀低於目标水平以及低失业率是美联储应该降息的理由。同时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曾表示,将对降息持开放态度。美国5月CPI表现不佳,强化了市场对於美联储降息的预期。
 
6月18日,美联储议息会议发表议息声明删除了自今年1月开始使用的“保持耐性”措词,暗示下半年将採取适当行动(即减息)支持经济持续增长、劳工市场稳固和通胀接近2%的对称目标。公开市场委员会委员更新了息率走势点阵图预测,17名委员对今年联邦基金利率预测中位数维持利率不变,有8名委员认为今年应该减息,其中7名认为减息幅度应高达半厘,相信联储局会根据5、6月份相关经济数据,作出利率调整的决定。美国货币政策重启宽鬆将为下半年环球经济增长提供支撑。
 
市场对於美联储在短期降息的预期,会导致对利率更敏感的3个月国债利率就出现了比10年收益率更大的降幅,由於长期利率对加息反应温和,长短息差持续收窄,孳息曲线处於扁平状态,一度出现局部倒挂。事实上,5月底以来,关键美债收益率倒挂情况持续,一度倒挂26BP,创2008年以来新低,倒挂幅度约10BP。关键美债收益率倒挂情况持续引发市场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忧,使美联储降息预期升温。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跌破2%,至2016年11月以来最低水準;3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跌破2.5%,为2016年来首次。孳息曲线倒挂往往是经济周期转向的先兆,但本轮倒挂部分或受量化宽鬆压低长息的影响。
 
根据美联储联邦基金利率期货,美联储7月前降息的概率由此前的50%以下快速攀升至86.2%,预期美联储9月前降息的概率一举跃升至98.4%,年底前降息两次的概率高达93.6%。
 
欧洲央行下调2019年经济增长预测由1.7%至1.1%,通胀预测也由1.6%下调至1.2%,欧洲央行进一步宽鬆其货币政策,以支持金融机构和整体经济表现,修改其利率前瞻指引,预计至少在2019年底前维持利率不变。将於2019年9月至2021年3月期间推出七轮两年期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一季度欧元区经济表现疲弱,对消费和经济带来下行压力,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表示,如果欧元区通胀无法返回目标水平,央行将需要採取额外刺激措施,可能减息或购买资产,资产购买计劃仍有很大空间,事实证明负利率在欧元区是非常重要的工具。
 
美国联储局和欧元区央行相继调整货币政策取向,从以往希望逐步达成货币政策正常化转为有空间进行宽鬆,将可以对冲环球经济下行压力,环球经济增长将温和放缓。
责任编辑:吴洋洋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