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限观点\全球经济减速 货币易鬆难紧

2019-06-13 10:52:11作者: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姜超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今年年初以来,多国开启降息。2月印度央行下调回购利率25个基点,打响了2019年央行降息的第一枪,随后不久埃及也实施降息。5月以来更多国家加入降息行列,马来西亚、新西兰、菲律宾相继开启了各自多年来的首次降息。6月澳洲加入降息阵营,基準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历史最低的1.25%。印度则继2月和4月之后,宣布了今年的第三次降息。
 
  上述国家降息的原因大多是经济通胀放缓以及未来前景走弱。印度一季度GDP实际增速5.8%,是2014年二季度以来的最差表现。儘管已两次降息,但通胀依然低於目标。马来西亚、菲律宾5月接连降息,也都是应对国内经济下行。新西兰是最先降息的发达国家,过去两年经济持续放缓,并且预期有进一步降息的可能。澳洲近年经济增速放缓同样明显,同时物价走软,失业率连续三个月回升。
 
  事实上,今年全球经济整体也都面临放缓趋势。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半年内三次下调经济增速预期,4月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速3.3%,比一年前的预测下调了0.6个百分点。世界银行6月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增速2.6%,较1月预测下调了0.3个百分点。
 
  往后看,全球经济进一步放缓的最主要担忧或来源於贸易放缓。去年底开始,韩国出口增速持续负增,今年5月同比仅-9.4%,意味着今年全球贸易大概率放缓。
 
  全球贸易减速和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削弱了企业生产和投资扩张的动力,并且可能进一步破坏原有的产业链,5月全球PMI(製造业採购经理指数)回落至49.8,跌破荣枯线,是2012年12月来的首次,预示今年全球经济增速放缓或难避免。在此环境下,各主要央行货币政策即便尚未降息,未来或也都将易鬆难紧。欧央行6月维持三大利率不变,虽然短期经济数据不差,欧央行小幅提高了对2019年的通胀预期0.1个百分点,但同时判断经济增长依然存在趋於下行的风险,认为QE(量化宽鬆)方面仍有相当大的提升空间。日本央行4月维持利率不变,继续保持强有力的宽鬆,并将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速预期分别下调了0.1个百分点。
 
  美国降息预期升温
 
  近期就连去年经济一枝独秀的美国,增速放缓的迹象也愈发明显。一方面美联储去年货币政策收紧导致宽鬆环境不再,同时财政刺激力度不及之前,另一方面,近期美国与其他国家贸易摩擦的升温,也一定程度产生拖累。除了经济走弱以外,美国通胀和就业最新数据也表现低迷。近期多位美联储官员表态偏鸽,市场预期美联储今年降息概率超过90%,年内降息三次的概率超过50%。6月4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并不确定贸易摩擦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必要时将採取适当政策支撑经济增长,而这一表态被市场解读为美联储对降息政策持开放态度。随后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也提及在经济增长或通胀低於预期时美联储将採取适当政策。
 
  截至6月6日市场预计今年美联储维持基準利率不变的概率仅为2%左右,而到年底降息的概率超过90%。从历史情况来看,美国加息到降息的转换相隔时间确实往往不长。1995年美联储在7月重启降息,距前一次加息仅五个月,2000年互联网股市泡沫破灭导致美联储於2001年1月降息,距前一次加息八个月,2007年次贷危机迫使美联储短期大幅降息,距前一次加息十五个月。
 
  一旦美元重新进入宽鬆周期,会对资产价格带来何种影响?笔者以美联储每轮最后一次加息为基準时间,来分析各类资产在美联储加息结束到开始降息的过程中的变化。首先,美股在停止加息到降息之间往往还会上涨,货币转鬆支撑股票估值,但经济大幅下滑会引发股市调整。
 
  其次,美债收益率走势与美联储基準利率一致,但往往在降息前就开始下行。再者,美元指数在停止加息到降息期间走势分化。最后,黄金在美联储停止加息以后往往处於震荡,但是在降息以后都会经历一波上涨。
 
责任编辑:赵逸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