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堂江湖 | 挪威如何做到“富传三代”?

2019-05-21 16:01:57大公报作者:沈凌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挪威主权基金目前有一万亿美元的规模,因挪威人口才五百万,人均约有二十万美元

经济学上有个名词叫“荷兰病”,大意是说荷兰历史上因为发现了海上油田,一夜暴富,GDP大幅度增加;同时,因为油气资源的大量出口,推高了荷兰盾(当时还没有欧元,荷兰盾是其本国货币)的汇率,从而降低了其他产业的出口竞争力;於是市场经济迫使荷兰经济从製造业为主转型为资源出口为主,除了油气行业之外的其他行业逐步衰退,因此加大了对油气行业的依赖。这样的经济一旦遭遇油气行业的衝击(比如石油价格的大幅度下跌),也会一蹶不振。

近期“荷兰病”就发生在主要石油输出国的身上,比如委内瑞拉、俄罗斯,可见该病早就从荷兰传染到了世界其他地区。

在荷兰旁边,有一个和它差不多的欧洲小国,也经历了和它一样的发家史,却并没有得病,反而成为世界上人人羨慕的高度发达和高度福利保障的国家,这就是挪威。

挪威主权基金目前有1万亿美元的规模,和中国11万亿美元的国有资产比起来当然并不大。不过考虑到挪威人口才五百万,人均差不多20万美元,就远超中国人均国有资产水平啦。这个主权基金就来自於挪威的油田收益,挪威人把油气收益存积在一个投资基金中,作为未来一旦油气资源耗尽之后的收入补贴,相当符合经济学上讲的永久收入假说原理。

永久收入假说原理说的是,理性消费者会把自己一生的效用最大化。因此,对於那些短期得到的收入(比如中个彩票什麼的),并不会大吃大喝一夜消费完毕,而把它积存起来慢慢地在生命中的每一天享用。挪威人认为他们的社会会长久存在,至少比海上油田的开发周期要长,所以现在积存起来,留给后代享用,会使得挪威社会整体福利最大化。

当然,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还需要一个必要的手段,那就是确保积存下来的财富能够保值增值,别过了几年在资本市场上输光了。为此,我们看到挪威主权基金奉行了几条基本的投资準则:

投资分散风格保守

首先,鸡蛋没有放在一个篮子裏。挪威主权基金的投资相当广泛。据报道,它持有了差不多一万家上市公司的股票,遍布全球70多个国家。

其次,注重安全性。虽然遍布全球,但仍然相对集中在发达国家。比如欧洲的英国德国法国等加起来吸引了挪威主权基金的五分之一的投资,而美国一个国家就吸引了它40%的投资额,像中国这样的新兴经济体,才在挪威主权基金的投资中佔了微不足道的2.5%。如果类比到A股股民的话,相当於三分之二的资金是投资在那些稳健的蓝筹股上,而不是暴涨暴跌的成长股。

而且,挪威主权基金的投资风格相当保守,以指数基金为投资对象。所以被动为主,投资经理的主动选股的範围很小。这样的结果,当然导致它的年化收益率并不高。有报道说,该基金四十多年来的平均年化收益率不到6%,跑输了主要的股票指数。但是这样的风格也保障了它的资产价值,规避了很大的金融风险。特别是在石油价格大幅度下跌的今天,那麼多的石油输出国财政捉襟见肘,而挪威政府却毫无这样的窘境。

对於我们大部分小散户来讲,似乎挪威主权基金这样的故事相距遥远,毕竟,我们的家庭资产连人家的一个零头都不到。笔者却觉得,挪威主权基金的投资策略离我们很近。其每年6%的收益率远比巴菲特的20%多来得亲民。笔者不得不承认,虽然经济学功底可能好於巴菲特老爷爷,但是自己的投资收益率远低於他,巴菲特的财富传奇难以複製。但是挪威主权基金的故事,却能够複製,也能够超越。那麼,为什麼我们不能静下心来,好好学习一下呢?

责任编辑:juxin

相关内容